• 確認
  • .
2017/06/26 | 姜冠宇
沒人願意遇到醫療糾紛:淺談「內在調解,外在不責難」的理想處理模型
醫療糾紛其實是系統性問題,沒人願意看見他發生,尤其醫療人員,台灣醫療亟需完善的處理方式減少醫病雙輸的情況發生,讓我們來理解一下何謂「內在調解,外在不責難」的理想模型。
「支付命令」這種法律的疏漏,我們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
我想司法的本質,應該是讓每個不得不經歷訴訟的人,都有一個公平公正的審判流程。但從土雞城老闆的案例,你覺得他有受到公平公正的審判嗎?我認為是沒有的。當然因為法律是人制定出來的,難免會有制定時沒有想到的疏漏。重點是我們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疏漏?司法院的態度,讓我覺得他們面對疏漏的的態度就是:不認錯、少數案例可以忽略。有這樣的司法院,你覺得台灣司法值得你相信嗎?
我支持死刑,但我不想用「廢死是幫兇」這種情緒化言論支持
如果今天你問我,我對死刑會不會有遲疑,我還是會有遲疑的,我遲疑的不是死刑本身,而是為了執行死刑。在現在的社會狀況下,你勢必不可能採用私刑,那就必須要把這個權力授權給國家,那授權國家有奪取生命的權力,這真的沒有問題嗎?而因為冤獄,而造成死刑奪走不該奪走生命的狀況,又要如何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