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


  • 確認
  • .
2017/11/05 | 王陽翎
那些年:大學教授啞忍在妓院講課、被丟石、潑尿的日子
你今日怎麼看「究竟是英雄造時勢,還是時勢造英雄?」這設問?為什麼大學學院文化對「科學革命」如此重要?作者透過不同歷史與事例加以說明。
專訪蘇文鈺:大學教授的那些「緊箍咒」
蘇文鈺說,就算是從生物多樣性的角度來看,這也是很危險的,如果全台灣的大學教授都「長得一樣」,同一種教授就只會教出同一種學生,最後台灣的社會怎麼會多元呢?
2017/10/26 | 王陽翎
如果認清歷史,社會繁榮不應歸功「偉大領導」
這日十九大閉幕,北京大學法學系教授強世功即發布文章〈中央治港全面進入「習近平時代」〉,彷彿回應為數不少的香港人,經常在這類「國家大日子」諷刺報告內容吹噓,只是大聲唸出抽象政治術語和思想綱領,相比香港的《施政報告》更虛更空,港人完全不當十九大報告是一回事。於是,強先生看來藉由文章強調,全因港人不熟悉黨國歷史,自然不諳習近平講話的嚴肅意義。在談談強先生這篇文章之前,我們不妨先回顧十九大布局,預期跟最終結果有何不同。
2017/10/21 | 李修慧
流浪博士多、年改砍福利,福建打算挖角1000名台灣大學教授
中國想挖的台灣人才,一是高知名度者,一是教學剛起步的優秀年輕老師,而後者對台灣影響最大。
2017/09/15 | 理 奧客
聽聽「過來人」這十點心聲,希望大學新鮮人的你少走點冤枉路
縱使身處台大,大學四年除了馬齒徒長,絕對可以兩手一攤承認自己完全荒廢。或許,我可以用「過來人」的身份來讓大學新生們少走點冤枉路。
2017/09/08 | Lo
【影音】美國矽谷的50歲大學教授,付不起房租只能睡車上
原先無家者都是刻板印象中酗酒、吸毒的人,但現在已經不是這樣了。「那些無家者就跟你我一樣並非癮君子,他可能是你孩子的老師。這對我們是很大的衝擊與挑戰。」
2017/07/03 | 精選轉載
身為大學教授,為了台灣被砍退休金我非常高興
教授待遇比不上我們剛要回來的時候?在職待遇條件根本沒有改變,只是現在退休條件變得更加明確,我也不會說我是被騙回來的。薪資和物質條件當然是選擇職業的重要關鍵因素,但不是全部,年輕人應該有自己的人生和價值選擇。
2017/05/17 | 王偉雄
被迫入讀哈佛的哲學家
在哈佛的第一年,Pete過得很不開心,除了因為不知道自己想主修甚麼,還因為哈佛的環境競爭性太強,有很多無形的壓力。
2017/04/24 | 李修慧
遭秋後算帳?淡江大學「抗爭最積極」的兼任教授上課時數被砍到剩2小時
抗爭的教授宋亞克表示,系上開始回聘兼任教師後,將她原來擔任的兩門四小時的文法課全部刪除,只留下一門兩小時的課程,全系回聘的老師只有她被削減至最低課時。
教授的論文都是用抄的?台大校長倫理爭議的分析
台灣如何製造出這麼多轟動國際的不倫理案件?科技部的研究計畫審查機制是否有什麼問題?未來學界該如何回應研究倫理的議題?
2016/12/21 | 李修慧
勞基法不保護「有其他正職」的兼課老師,教授被要求「生出」正職證明
「具本職」的兼課教師不納勞基法,老師生病不敢請假,產假和喪假根本不敢奢求,來校途中若遇到交通事故也得自行承擔。
2016/12/19 | 羊正鈺
不出版就滾蛋?最高行政法院否決教授「限年未升等不續聘」條款
終身聘最初來自德國大學,後來在美國也開始實行。教授終身制的目的是為了保證教授的學術研究不會受到政治、商業以及資金來源的牽制和困擾。
2016/12/19 | 讀者投書
年輕人,你要做科學家嗎?成為科學家之路(二):科學家的錢途
有志成為科學家的年輕人不要受種種謬誤所影響,以為大學唸理學院必然沒前途(或錢途),最終還是得看你有沒有熱誠和堅持。
2016/12/17 | 羊正鈺
高等教育畸形化:一篇論文「掛名」一堆作者、千篇論文不如解「一道難題」
如今大學和教授都有很大壓力,有人若承受不了,就會發生不幸的事件,讓教授走偏。以往科技部的審核計畫,卻扭曲了學者的價值,「這種評鑑方式已落伍了」
2016/10/04 | Huxley
清大首創「雙博士學位」 成大教授:買博士送教授更有吸引力
成大電機系教授李忠憲批評,有用的學位一個就好了,「買一送一」是全世界都很少聽到的花招,大學不解決核心問題,只想花俏手段「很荒謬」。
2016/08/16 | 黃世宜
沒人教就自己教自己:在那個壓抑的時代,我是怎樣在台灣讀文組的?
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未來會變成怎樣的一個人。我只有很認真地去想,我現在是一個怎樣的人。
2016/07/29 | 李牧宜
美國神經科學權威來台演說,過馬路遭公車撞擊不幸身亡
美國知名心理學系教授布里吉曼(Bruce Bridgeman)本月10日來台演講時,因為不熟悉台北市公車道設計,不幸被公車撞擊身亡。
2016/05/30 | 羊正鈺
台灣學期太長、學分太多...台大欲改15小時就拿一學分
「這麼長的學期,搞的師生到學期末個個都疲累、失焦。跟國外的老師相比,台灣老師也少了很多時間可以做深度的研究、教學的創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