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永續利用」的教育觀?檢視國中小教科書生態環境與動物保護課程
若能從教育領域逐漸跳脫物種歧視,在重視人權、女權、性別平等重要觀念,也能重視動物權利的價值,體現平等性的倫理觀,將會在未來人類世代產生巨大的改變。
2019/06/08 | 精選書摘
《戰後台灣現代詩風景》:從鄭愁予的〈錯誤〉談教科書選讀詩
二戰後,中華民國在台灣不是一面經歷失去家國,一面想要革新自己的國體嗎?作為國民人格和語格養成的高中國文教科書,選擇鄭愁予作品時難道沒有其他更適當的文本嗎?
2019/02/26 | 英語島
從日本看見「世界最美」的教科書:打開課本,到處都是貼心設計
日本精美的小學課本來自教育體系縝密的規劃,上至首相親自擬定的教育指導方針,下至各出版社結合教育與設計人才挹注的心血。有充足的時間與預算讓每個步驟環環相扣,才能共同成就兼具知識與美感的課本。
2019/02/26 | 英語島
從日本看見「世界最美」的教科書:打開課本,到處都是貼心的設計
日本精美的小學課本來自教育體系縝密的規劃,上至首相親自擬定的教育指導方針,下至各出版社結合教育與設計人才挹注的心血。有充足的時間與預算讓每個步驟環環相扣,才能共同成就兼具知識與美感的課本。
阿里山是從武夷山分出來的?中國課本裡的「愛國主義」
民國時期教科書所欲培養的是公民,不過這個理想在當時未能實踐,今日人們重新翻開民國教科書,只是一種懷舊的好奇,還是想成為摘掉紅領巾的公民?
一馬弊案將寫入大馬教科書?前首相納吉:勿如此利用我們的孩子
馬來西亞一馬發展公司的洗錢醜聞可能被寫入歷史課本,正在接受審查的大馬前首相納吉對此表示:「不要這樣利用我們的孩子、破壞他們的未來」。
2018/11/30 | 陳娉婷
深水埗紅漆大字舊書店,佛系老闆守業50年
深水埗青山道一帶有家50年歷史的二手書店,屹立在蕭條古老的舊城風景中。老闆趙炎桐行年70歲,快要退休關門,沒有什麼不捨,只懷念70年代做舊課本生意,窮孩子對知識嚮往若渴的樣子。
2018/06/12 | 陳娉婷
耀中國際學校:繁簡教學並行,尊重同學成長背景
大部分國際學校棄繁取簡,耀中則推行雙軌教學、繁簡兼教。教學總監稱是實用考慮,強調沒有任何一種語言更高尚。
2018/06/07 | 精選轉載
當台灣自詡將成為AI重鎮時,請政府先看看我們西邊那國家的決心
正在進行的台北國際電腦展中,「人工智慧」成為關鍵字,整個台灣似乎開始認為自己要成為人工智慧重鎮了。但作者從全世界各國在此領域競逐的角度,檢視中國在發展人工智慧的全面性做法,期待台灣的前瞻產業政策能夠更具有生態鏈觀。
2018/06/04 | 精選書摘
韓國教科書歷史攻防戰:將光州事件責任推給被鎮壓的民眾?
朴槿惠政府在強行推動歷史教科書國編版的過程中,也針對歷史學界進行一連串強烈的意識形態攻擊,公開批判歷史學界與歷史教育界不足以擔任歷史教育的重責大任。
2018/05/12 | 黎蝸藤
中共沒有「一黨專政」?洗白歷史從把事實貶為觀點開始
大概沒有人否認金氏北韓是獨裁政權,但其憲法第四條還有:「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權力屬於工人、農民、軍人、勞動知識分子等勞動人民。」然而,誰能否認北韓是個獨裁國家呢?
2018/05/11 | 黎蝸藤
中共沒有「一黨專政」?洗白歷史從把事實貶低為觀點開始
看金家下的北韓,大概沒有人否認它是一個獨裁政權,但其憲法第四條還有「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權力屬於工人、農民、軍人、勞動知識分子等勞動人民。」但誰能否認北韓是個獨裁國家呢?
2018/05/01 | 翁 稷安
《絲路、遊牧民與唐帝國》導讀:以唐代歷史挑戰「民族國家」想像
本書激烈的,可能不在於論點,而在於論法。作者將歷史寫作區隔為「理科歷史」、「文科歷史」和「歷史小說」,即史實、史論和虛構三個不同面向,依此標準,本書最搶眼之處,或許不在史實,而是史論。
2018/04/25 | 高教公民
香港教育的公式化危機
學校和老師早已習慣了背誦為主的填鴨式教育,因此即使教學模式已改革了不少,但教案仍是高度的僵化和公式化。
2018/04/02 | 精選書摘
美感教科書團隊:教育部「標準規格」,就是台灣美感無法進步的主因
四年多來和各相關單位接洽,我們漸漸明白教科書設計所受的重重限制。在此將我們觀察到的幾項問題列舉而出,希望這些大環境中深埋的病因終有被根治的一日。
2018/02/21 | 黎蝸藤
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六):日本「驕傲歷史觀」,罪孽要不要寫?
承認自己歷史有污點、有罪孽,一點也不影響美國人對自己國家的自豪感。因為他們認識到,能夠反省自己歷史,正是他們最自豪的地方,也正是中日兩國史學界都需要努力的方向。
2018/02/21 | 黎蝸藤
中日「歷史問題」再認識(六):日本「驕傲歷史觀」,罪孽要不要寫?
承認自己歷史有污點、有罪孽,一點也不影響美國人對自己國家的自豪感。因為他們認識到,能夠反省自己歷史,正是他們最驕傲的地方,也正是中日兩國史學界都需要努力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