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改革

教育體制改革是一種通常由政府主導,以提升教學水平為目的,通過改變教育方式、管理方式、學校和政府有關部門行政設置及劃分方式的一種社會進步。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6/28 | 精選轉載

中學教師組「復仇者聯盟」:成功整合跨領域「超級英雄」,摸索建立「教師網絡學習社群」

「過去的教改都不盡理想,為什麼呢?」陳佩英教授說:「如果能夠同時提升教師的熱誠和積極性,並且能夠相互交流和學習,是不是能夠找到新的途徑?」於是陳佩英開始促成教師的跨校網絡學習社群。

2021/04/29 | 讀者投書

當新課綱強調學生「素養導向」時,教師甄試還在走「一試定終身」的老路

筆者憂心的是,自己要一批有「素養」的老師,結果長期以來可能培養出一堆「兩腳書櫥」的老師,無法對應與引導學生的學習,這樣我們還要口口聲聲地說,「我們是一群為學生著想的教育家嗎?」

2021/02/18 | 讀者投書

走偏的實驗教育:我的童年是一個實驗品

一些實驗教育或自學團體全盤否定了所謂的體制內教育,造成部分學生缺乏基礎知識的問題。像是經歷走偏的實驗學校的我,因為缺少過去該學的基礎學科,曾經連國中的基礎數學都無法掌握,甚至跟不上高中課業......

2020/08/31 | 讀者投書

隨著108課綱對學習歷程檔案的重視,教育是否扭曲為競逐響亮頭銜的比賽?

當我們鼓勵、表揚學科成績與課外表現兼優的學生,便是在對學生施以一層又一層的壓力、附加一輪又一輪的黑眼圈,如此菁英主義的教育,就常衍生出資源落差帶來的不公以及教育意義的變質等問題。

2018/07/04 | 物理雙月刊PSROC

告別超厚的原文課本:「整學期只教十個問題」的普通物理課

教過普物的老師都知道,不趕課根本無法教完,但當老師卯起來趕起課,學生一個接著一個摔下車,寫完黑板回頭一看,學生失神的眼洞真是嚇人。

2017/09/08 | 張訓譯

高教擴充做到了人人可上大學,卻也藉教育之手再度拉開貧富差距

台灣高等教育經由教育改革後走向「量」的均等,但是走向「量」的均等卻犧牲了「質」的均等。

2017/06/05 | Ms YU

芬蘭教育(三):跟同學閒聊,我上了寶貴的環球教育課

課上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我們用一個下午在課室內看似閒聊著,其實在當彼此的老師,上了一堂寶貴的環球教育課。

2017/06/05 | Ms YU

芬蘭教育(三):跟同學閒聊,我上了寶貴的環球教育課

課上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我們用一個下午在課室內看似閒聊著,其實在當彼此的老師,上了一堂寶貴的環球教育課。

2017/05/23 | Ms YU

芬蘭教育(一)︰不過是一場成功的營銷?

我到芬蘭報讀一個教育課程,沒想過教授一開始就指芬蘭並不是教育的烏托邦,而近年對芬蘭教育的吹捧不過是一場十分成功的營銷。

2017/05/23 | Ms YU

芬蘭教育(一)︰不過是一場成功的營銷?

我到芬蘭報讀一個教育課程,沒想過教授一開始就指芬蘭並不是教育的烏托邦,而近年對芬蘭教育的吹捧不過是一場十分成功的營銷。

2017/04/27 | 厭世哲學家

國文教育改革不在於啟發學生自己找答案,而是問一個真正的問題

國文老師能做的就是引導,而且要好好地引導,從提出問題、釐清問題開始,教學生應該怎麼問出一個真正的問題,如何精確描述這個問題,證明這個問題確實是一個成立的問題。然後才是指引他們如何動手去找答案。

2017/02/13 | 精選轉載

【圖輯】現實世界中,勇者最該做的不是要「打倒大魔王」

在教科書界,到底誰才是真正的大魔王?我們要打敗誰才能拯救教科書?就讓我們來告訴你!

2016/11/08 | 精選書摘

大前研一:日本只要有10所公立大學就夠了,設立這麼多大學很荒謬

現在,年輕世代「不工作、不結婚、不出門」,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需要一個概念完全不同於以往的高等教育,讓孩子盡早置身於波濤洶湧的世界中,感受世界的衝擊與刺激。

2016/11/08 | 精選書摘

大前研一:日本只要有10所公立大學就夠了,設立這麼多大學很荒謬

現在,年輕世代「不工作、不結婚、不出門」,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們需要一個概念完全不同於以往的高等教育,讓孩子盡早置身於波濤洶湧的世界中,感受世界的衝擊與刺激。

2016/10/02 | 親子天下

芬蘭教育委員會主席:我們的孩子多元、有世界觀,但別太自私

「我看到加拿大或蘇格蘭,花很多力氣,讓孩子具備同理心、有禮貌和尊重他人。我們應該多花心力,教年輕一代不能太自私,要把別人的需求一起思考。」

2016/10/02 | 親子天下

芬蘭教育委員會主席:我們的孩子多元、有世界觀,但別太自私

「我看到加拿大或蘇格蘭,花很多力氣,讓孩子具備同理心、有禮貌和尊重他人。我們應該多花心力,教年輕一代不能太自私,要把別人的需求一起思考。」

2016/10/01 | 親子天下

芬蘭每十年就有一次「課綱大改」,傳統的學科式教學要走入歷史?

過去的學習只是一直把資訊塞進孩子腦袋,但是,未來他們必須有能力判斷:「我在哪裡?怎麼知道學得好不好?要怎麼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