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2022/01/05 | 魯汶的袋熊先生

討論「要不要教文言文」之前,你可曾發現課本上都沒有「負面」的詩詞歌賦?

並不是古文不該讀,而是別把古文當聖經,因為古文有自己的時代氣質,更有自己的時代侷限,因此我們不應該讓那些詩書禮樂來同化我們,而是讓我們去同化它們。我們不該忘記曾經有人用這種形式、這種意象、這種文法去寫一種心情,它們,更應該是我們靈感的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