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1/02 | 精選書摘
楊錦郁《霧中恒河》:遇見等身佛
據說,這個世上有三尊佛陀加持過的等身像,一尊消失,一尊在拉薩的大昭寺,另一尊在菩提迦耶的正覺塔。祂們是佛教徒心中的無價之寶,或說見到等身佛就如同見到佛陀。
2019/11/02 | 精選書摘
吳鈞堯《重慶潮汐》:介壽路上的情書
是介壽路也好、是凱達格蘭大道也罷,在這條大道上有愛國行動、自力救濟,以及各種訴求的靜坐。活動過後,路又乾乾淨淨,帶著點無情、疏離,不干己事的模樣。
2019/10/04 | 精選書摘
李娟《我的阿勒泰》:阿瑪克家的小兒子​​​​​​​
冬天的喀吾圖,讓人覺得喀吾圖的任何時候都沒有冬天那麼漫長。而到了夏天,又總覺得什麼時候都沒有夏天那麼漫長。好了,阿瑪克的小兒子走了,又有一個年輕人離開了。而我還在這裡。
2019/09/17 | 精選書摘
阿城《常識與通識》:基因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我們好不容易進化了幾百萬年,有了喜怒哀樂,結果到了基督降生快兩千年的時候,不知道是該喜該怒還是該哀該樂。基督是救世主的意思,還要不要救呢?耶穌是上帝的兒子,這回搞清楚了,我們不是上帝的子民,我們只不過是他媽的「數碼」。
2019/08/31 | 精選書摘
《我有一個白日夢》:畢飛宇、駱以軍談「寫作」
關於寫作,我想我可能是在一個所謂「專業寫小說的人」和「可能掉落下去,無法再寫出這世界需要你寫出這樣小說的人」之間,像在高樓徒手攀爬陡牆、窗玻璃,或任何突出物以找尋那樣攀爬處境。
2019/08/30 | 精選書摘
《我有一個白日夢》:畢飛宇、駱以軍談「閱讀」
做為一個小說家,我想說,如果我的小說裡頭可以有一些詩意,可以涉及哪怕一點點的哲學,它所依仗的,依然是我的閱讀。
2019/08/02 | 精選書摘
《借你看看我的貓》:寫給大人的迪士尼攻略
你也是三十歲發覺膠原蛋白從臉上逐漸消失,才明白壞皇后住在每個女人心裡,女人為美貌的明爭暗鬥不會止休,不只恐懼青春不在,更恐懼後繼有人。
2019/06/16 | 精選書摘
孫維民散文〈紅蟳〉:君自橫行儂自淡,昇沉不過一秋風
我的確非常驚訝。臨時在路口販賣螃蟹——或者紅蟳——的一名看來頗為落魄的男人,竟然知道李苦禪的詩句。我想到李苦禪畫中的那些竹子、白菜、荷花、蕉葉,以及寓意明顯的題字。
2019/06/16 | 精選書摘
孫維民散文〈誤認〉:我應該如何認識一個人,或者一條街道?
古希臘的哲學家早就說過,這是一個「萬物流轉」的世界,我又如何能為其中的事物顯影造像?後結構主義者認為自我是不連貫且充滿矛盾的。這樣的一種自我,又如何能夠正確地觀照外在,或者理解他人與自己?
2019/05/31 | 精選書摘
《雲端的丈夫》:我幾乎被他們說服了,相信我有一個深知反省的好丈夫
大家留言說他是一個會反省的人,優秀的丈夫。他們不只看見他形容的我,還從文字的縫隙竄進他迂迴的思路,拼湊他的形象。或許他們想像我正在他的護翼下安穩休眠,他們說我是個幸福的妻子......我幾乎被他們說服了,我幾乎相信我有一個深知反省的好丈夫。
2019/05/18 | 精選書摘
崔舜華〈咖啡與菸〉:孤身一人的時候,菸是煙火,而酒則是柴薪
烈酒易飲而難散,使人神智昏聵、心志曖昧。咖啡讓人心安,菸則供人取暖。
2019/05/18 | 精選書摘
崔舜華〈神在〉:如果世上有神,我對祂來說重要嗎?
對我來說,向神祈願是一條單線道,信眾僅被允許在道路末端竊竊觀望耳語。此路只容神意通行,等待神願發慈悲,施福予你。這是一場單方面的交易,成交與否,全取決於那隻握持神力的巨掌。我們只能期待自己渺小的心願在茫茫念海中被撈取,否則只能繼續等著也許某天運氣好轉。
2019/05/16 | 精選書摘
黃越綏《母女江山》:女人一生中有三個階段的心路歷程
有人說,女人只要認識一個男人,就能了解所有的男人,因為男人也由己出;而男人卻即使認識全天下的女人,卻不見得了解女人,因為他們對了解女人這件事就從未認真思考或行動過,真是如此?
2019/05/16 | 精選書摘
黃越綏《母女江山》:阿嬤的金玉智慧
有一天,當我把這個老掉牙的故事轉述給小妹分享時,她突然傷感哽咽地說:「其實外婆為咱黃家犧牲奉獻最多,也從不討人情,也許我們都太年輕不懂事,反而疏忽了對她的細心關照……」
2019/05/14 | 精選書摘
《華文文學百年選・馬華卷1》:木部十二劃──這個字,老喜歡跟童年糾葛在一起
我寫了一篇叫〈木部十二劃〉的散文,用這兩句話來結尾:「我喜歡樹,因為它可以簡寫成內涵豐富的村。」
2019/05/14 | 精選書摘
《華文文學百年選・馬華卷1》:娘惹──馬來亞的女性土生華人「峇峇」
近代峇峇、娘惹歐化後,他們的語言中當然又添入許多英語,而真正成為中、英、馬三民族混合的「不三不四」產物了。
2019/05/09 | 精選書摘
《華文文學百年選・馬華卷1》:這個字,老喜歡跟童年糾葛在一起
於是我寫了一篇叫〈木部十二劃〉的散文,用這兩句話來結尾:「我喜歡樹,因為它可以簡寫成內涵豐富的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