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12 | 精選書摘
胡德夫《最最遙遠的路程》:這片大地從來不是私人的財產,不要學白郎
白郎是王明輝從原住民部落中學到的詞,意思是指外來的騙子。但是這種外來和台灣的外省人或本省人無關,而說的是清朝時候來到台灣,專門通過欺騙的手段與台灣原住民做生意的人。
2019/02/12 | 精選書摘
胡德夫《最最遙遠的路程》:解救雛妓,讓她們回來做大武山美麗的媽媽
那時候我們對這個病態的社會現象開始有了嚴厲的抵抗,我們不是黑道上的人,卻想要以暴制暴地解救那些小孩子出來,莫那能的妹妹就是這樣被我們救出來的。
2019/02/09 | 精選書摘
楊婕《她們都是我的,前女友》:恨的教育
與自己有類似質素的孩子,總讓成人想起年少的寂寞,而那種寂寞,又促使他把那個孩子變得跟他一樣寂寞。我在無意間,就這麼承接了歐最內裡認同危機的困苦。
2019/02/09 | 精選書摘
楊婕《她們都是我的,前女友》:原型女人
記憶瑟縮在茫茫大霧裡,慢慢撥開,慢慢走。有些片段像鳥群閃現、飛散,回頭再回頭。終於某天,所有風景迎面擊來──我意識到,為什麼迷戀〈童女之舞〉──紫玫瑰就是紫玫瑰,哪有什麼友情的?
2019/02/03 | 精選書摘
余其芬:過年,在一期一會的儀式感裡找到年年流轉的溫情
過年,以假期劃分,或許只有從大年夜到初七的短短幾天,或許它更長一些,從小年夜到元宵甚至整個正月,但過年帶給我們的興奮,可以蔓延整個冬天。
2019/01/30 | 精選書摘
《寫作革命》:偷渡力——用詞帶成見,選字藏心態
任何文章,撰文者都會有自己的立場,用字遣詞自然也會暗帶風向。在文學的世界,選字偷渡作者意圖與情緒更是基本功夫。
2019/01/30 | 精選書摘
《寫作革命》:辯題力——禁不起討論的,都該重新被思想敲打
當我們要挑戰顛覆觀念時,並不是為了要譁眾取寵,而是我們相信:「真相」本身禁得起辯論證明。通過辯論,互相檢驗雙方的說法依據,讓我們都可以從中挖掘出人生的智慧,合宜地面對這個複雜的世界。
2019/01/07 | 精選書摘
日本國民作家向田邦子:森繁久彌的一千種混蛋
二十年過去了,當年那個身穿僅有的一套斜紋呢西裝站在森繁先生背後淺笑的女孩,現在已經到了需要老花眼鏡的年紀。撥開頭上的髮絲,也可以看到我頭上已有許多白髮。
2018/12/26 | 精選書摘
郭強生的「人生私散文」:為30年後的重聚興奮緊張,五年級會不會是最後的一代?
散會後,往往我依然搞不清每位同學的單位與頭銜。但是我清楚記得他們年少的模樣。我關心的是那個記憶中的小男孩與小女孩,後來他們都好嗎?他們是否用了多年的努力企圖改變?或是──更加倍地努力,堅持不被世俗的汲汲營營所改變?他們記得的,又會是怎樣的我?
2018/12/26 | 精選書摘
郭強生的「人生私散文」:這些人怎麼只記得她是美女,卻記不得她的容貌?
高中聯考放榜,我們班考上第一志願的人數,比預期的少了一半。我大概是最讓老師們跌破眼鏡的了,但事後反倒慶幸自己讀的是師大附中,校風自由,終於可以跟這種無聊的成績競賽說掰掰。可憐的是小我3歲的小說家駱以軍,等他進了同一所國中,竟然碰上的就是我當年的導師。
2018/12/01 | 精選書摘
吳鈞堯親子散文:李小龍打出來的民族大義
孩子,我小時候所受的教育之一,就是「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為什麼如此教育?因為十九世紀、二十世紀,中國贏弱,我們的希望只在縹緲虛無的「二十一世紀」。
2018/11/30 | 精選書摘
林央敏〈收藏一撮牛尾毛〉:讀冊才有出脫,青瞑牛,行無路
老牛躺臥下來,似乎是吃飽了。今天這麼早就能休息,還有豐盛的晚餐,老牛的心情一定很愉快,但牠是否知道天黑以後的命運?
馬欣《階級病院》:當時如果沒唸貴族小學,或許我不會變成一個寫作者
《階級病院》有馬欣怎麼看社會當中的階級如何相互傾軋,怎麼看人際當中的階級如何潛藏在日常價值觀當中左右思想,怎麼看一個漸次淡去的時代,怎麼看電影,以及怎麼從這些種種當中看見自己。
2018/11/20 | 精選書摘
陳芳明《深淵與火》:與鄭南榕的相見
在機場與我握別的人,已經選擇在火焰中決絕地飄然而去。他那種毫不吝惜的離去,等於是對壓迫他的統治者表達最大的輕蔑,才能證明國民黨體制是何等醜惡。
2018/11/20 | 精選書摘
陳芳明《深淵與火》:江南事件的陰影下
一位手無寸鐵的作家,竟然勞動刺客遠道而來,並且被斃命於自己家裡的車庫。那種行刑的手法,確實過於野蠻,毫無人道可言。事件發生後,美國聯邦調查局就立刻從飛機旅客的名單,查出是由陳啟禮率領兩位兇手在前一天晚上抵達。
2018/11/09 | 精選書摘
楊富閔:怎麼有人會怕自己的家?一個人的試膽大會
其實啊,沒人在家我怕,有人在家我也怕。我阿嬤以前常說:「家己厝內有啥好驚!」真的,怎麼有人會怕自己的家?
2018/10/22 | 精選書摘
許悔之:尼歐是一隻狗,也是我的菩薩
抄經念佛持咒,會「沒有苦厄」嗎?不會的,只是會讓我們「度一切苦厄」,是「度過」,而非「沒有」。
2018/10/06 | 精選書摘
楊富閔:繁星五號像是一則隱喻,車上靜靜坐著來不及長大的花詢
我想像花詢過世,得以參與他的喪禮的,恐怕只是他的同輩手足,也就是花甲花慧,花明花亮,他們經歷怎樣的一個童年呢?那又是一場怎樣的小喪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