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專訪郭強生談小說《尋琴者》:活過,就會長出文學來
「鋼琴」是《尋琴者》裡的重要象徵,也是串連主要角色命運的關鍵,書中提到幾段音樂史上演奏家、調音師與鋼琴的故事,甚至可以視為某些角色際遇的呼應對照。不過,郭強生安排的「寄情之物」,並不僅有「鋼琴」這個明顯的設計。
2020/06/26 | 讀者投書
蔣亞妮《我跟你說你不要跟別人說》書評:「裸妝散文」讓人讀到層層疊疊的真實
「裸妝」不是不化妝,而是化到看起來像「沒有化」;蔣亞妮的「裸妝散文」讓人讀到層層疊疊的真實,在她淡然瀟灑的行文中,有這麼多椎心刺魄的什麼,但那些通通沒有擊倒她,反而讓她更獨立完整,充滿力量。
2020/06/21 | 精選書摘
葛大為《左撇子》:愛情是不是注定要有一些朦朧的成分,才有可能維繫?
若有一天,你有一個心儀的對象出現了,你會選擇心動,還是行動?你會選擇愛,還是喜歡?我們如果找到某種中間值的話,我們是不是就戰勝愛情了?
2020/06/13 | 精選書摘
佩蒂史密斯《如夢的一年》:時光無可阻擋,或者改變我將在猴年邁入七十的事實
我開始做雜事,哼唱記憶不全的歌曲,深信人與季節一樣,生機必自返,而在環狀星球或者手執玻璃劍的大天使面前,千年萬年不過一瞬。
2020/06/07 | 精選書摘
《擱淺在森林》:我不是女人,但年齡使我被宣判為少女
我不是女人,但年齡使我被宣判為少女(廣義的,限制較寬的那種)。少女,純潔的臨界線,定義線外人的青春渴望與肉體想像,成為性的受器之前,成為某些人對性的無瑕與極致的投射目標。
2020/05/16 | 精選書摘
夏夏《傍晚五點十五分》:這道鹹蛋炒苦瓜,讓我一次嚐到雙親愛吃的口味
家裡的鹹蛋要藏好,沒有米缸,那就藏櫃子裡,總之不能給父親看見。回想起來,父親自中年起確診因家族遺傳患有糖尿病後,家中櫃子的深處總有母親藏匿的食物。而這幾年開始照顧生病後的父親,讓我嚐到了母親當年的滋味。
2020/04/30 | 精選書摘
《我長成了你喜歡的樣子》:「你可不可以成熟點!」多少人是因為這句話而分開呢?    
你說你喜歡成熟的人,我努力變得成熟,可是等到我丟掉稚嫩,變成你喜歡的人,努力得到那些你嫌我沒有的東西時……你也不在了。
2020/04/30 | 精選書摘
黃信恩《體膚小事》:肛門的命名從何而來?為何謂之「門」?
肛門畢竟是門哪!門給人遁隱,給人遮覆。或許那是「門」所隱喻的——一種隔絕,一種防衛,一種私有域的權伸:這是我家,謝絕參觀。
2020/04/17 | 精選書摘
《卸殼:給母親的道歉信》:不要責備活著的自己
這陣子以來,我很怕睡著、或看人睡著的模樣,那就像是我早已經預習許多次母親的死亡,躺著、眼睛就再也沒有張開了。但當那樣的畫面真的來到眼前時,當下只有停不住的眼淚。到現在依舊每天重播這樣的畫面。
2020/04/10 | 精選書摘
強納森法蘭岑:凡是讓社會更公正、更文明的舉動,都可視為有意義的氣候行動
氣候變遷這場仗,唯獨在你有把握打贏的時候,才有不惜一切投入戰爭的道理。要是你願意承認我們早就吞了敗仗,那除了戰爭之外的各種行動,便有了更重要的意義。為大火、洪水、難民預做準備,就是一個直接相關的範例。
2020/03/15 | 陳玠安
再會,楊牧先生:抒情時代裡最後一位偉大的詩人
抒情從來不必服務某一種情懷,而應該直接成為一種力量。無論在哪一個階段,楊牧先生都堅定的使用這股力量,如煉金師,一再地提煉與打磨,直到這一份「楊牧的抒情」,成為華語文學世界裡面最堅韌的一道牆。
2020/03/15 | TNL 編輯
以詩歌作為最終的心靈歸宿與完成:懷念詩人楊牧的八則詩與散文佳句
詩人楊牧本月13日於台北國泰醫院辭世,享壽80歲。他曾說花蓮是他的「秘密武器」,對生長土地的情感與關懷,表現於作品中。我們精選了楊牧一生創作中經典的詩與散文佳句,邀請讀者與我們共同緬懷這位創作能量豐沛的詩人。
2020/02/29 | 精選書摘
虹影《羅馬》:你從哪裡來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生命可以在這兒重新開始
真的,羅馬就像一面神奇的鏡子,讓我迷失後總能找到自己,它傳遞給我的資訊是,有一天我會在這兒住很久很久,久過我的生命。
2020/02/29 | 精選書摘
廖玉蕙《穿一隻靴子的老虎》:感情狀態那欄填的是「穩定交往中」
這可能是爭吵的關鍵,她認為吃飯很重要,不能把飯吃飽是人生大悲劇;而丈夫認為吃飯可以用其他餅乾或鬼怪的零食代替。
2020/01/27 | 精選書摘
楊明《情味香港》:香港客居歲月倏忽而過,心裡想起魚丸在我生活裡串起的記憶
初到香港,人生地不熟,不知何時會迷路,白天工作之餘四處揾房,晚上回到暫時寄居的酒店,有時帶著一盒雙拼燒味飯,有時帶著煎釀三寶和咖哩魚蛋,濃濃咖哩香,和彈性極佳的魚蛋組合出孤單打拚努力適應的滋味,有期待,也有錯愕,最後沉澱出淺淺的微笑。
2019/12/28 | 精選書摘
張西:他的壞是留了很多的喜歡給我,但留了更多的心思給自己
什麼是好男孩,我問他。總之不是我這種人,他說。我知道了,我們不是要進入任何關係的那種關係。
2019/12/19 | 讀者投書
《重慶潮汐》書評:重慶南路的庶民之聲,百無聊賴處方是人間況味
《重慶潮汐》所開天眼覷的不只是台北紅塵,亦是聖凡皆然的你我,吳鈞堯在重慶南路漂流的日子,也如在歷史的河中漂流,人生亦若是,或者該說,這大千世界也是一條河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