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3/22 | 馬振洲
中國如何從「文化沙漠」,變成倫敦書展年度最佳書店的贏家?
2017年全球圖書和檔案市場價值約為975億美元。中國大陸的市場價值則約為153億美元,而經營連鎖書店不過20多個年頭的成功因素,應該就是市場規模、政策支持和熱衷於摸索創新的環境。
2019/01/26 | 高紹沖
「台味十足」的台灣壺,證明文創本土化才是最國際化
但文化創意的獨特性必然奠基於在地文化,「最本土化,才最國際化」絕非虛言,如同林松本老師使用台灣土,透過精湛手捏技法製作台灣壺,附加台灣文化故事題材,堅持扎根台灣,其實是源自對台灣的深刻感情。
2018/12/10 | 讀者投書
台灣的「夕陽產業」為何不敢升級?
人們把科技業以外的產業均稱傳統產業,然而如今我們擔心的卻是那些傳統產業中的「夕陽產業」,正是那些面臨危機急需轉型,但又往往不那麼順利的產業,而這些產業也佔就業人口的許多數,許許多多的夕陽產業在這些年並沒有撐過去,甚至造成許多社會問題。
2018/08/15 | TNL行銷
從空間再生改造台中巷弄風景:專訪台中「范特喜.微創.文化」創辦人鍾俊彥
「有人說我們在做都更,有人說我們在做青年創業,還有人說我們在做文創,另外有些人說我們在做社區營造,但我感覺,我們在做的是生活聚落。」
2018/05/10 | 讀者投書
觀察韓、泰、法、美的文創產業發展,我明白了台灣為何迷途
從各國的案例反省台灣的現況,可以說「文創」一詞包山包海,萬事萬物皆文創,使得出現「什麼是文創」這個其實不該出現的問題。
不靠政府規劃,台南青年發起文化旅宿:「我們自己找城市亮點」
台南是許多外地人創業的夢想起點,但在民宿的設立上,目前有地目、建管等等的問題,政府發起的宣傳活動有時也打不中要害,反而民間的動能成為了關鍵。
2018/02/08 | 讀者投書
窮到只剩下拼經濟(下):讓高雄的城市記憶不只是工業和港口
高雄在上個階段的發展中,基礎建設已經逐漸完善,下一步應該由公權力運作引導,進行二三級產業的提升,把高雄的在地文化和技術,和國際連結,在促進環境永續的同時進行產業升級,讓未來的高雄人,不只有「幸福」而已。
朱家安:農村行銷、櫻木花道和瀉藥
「不道德的消費」強調抄襲有道德問題;「有那個屁股才能用那個瀉藥」強調抄襲常伴隨美學錯誤。這兩件事情的結果,就是藉由抄襲而促成的展演不上道,它一方面違反創作圈的規範,另一方面通常也不好看。
2017/11/26 | 湯米
【插畫】老闆的口味 vs. 廚師的專業
台灣社會不相信專業會有什麼問題?事實上,大多數的職業,都需要業主與委託者雙方的溝通與理解,來完成一件任務。非專業領導專業除了增加溝通成本,也讓整體社會的各個領域無法精進。
2017/10/16 | Lo
一卡通「芮兒的煩惱」設計惹議,台鐵員工:把我們當垃圾?
立委表示,去年已經要求台鐵和高鐵,要花心思把客戶帶給台灣的文創、內容業者,讓台灣本土內容業者更有發揮的空間,可惜到現在未編列版權費而一直沒有突破。
2017/10/14 | Lo
【圖輯】三姐妹的彩繪屋:台南胡厝寮除了國軍賑災,再度有人來訪
李梵榳姊妹在胡厝寮最後一幅作品是「輝煌年代」,採用亮片裝飾,在陽光下非常耀眼。輝煌年代是獻給胡厝寮所有長輩們,風吹亮片時的聲音,就像敘述過去的故事,也象徵他們曾經輝煌的歲月。
2017/04/10 | BIOS Monthly
當文創成為一種修辭(三):「轉注藝遊」的校園革命
在這一股激流之中,可見的更多是處理文創「第二序」的面向,也就是針對文化、創意的經營管理,或者是在數位化、軟體操作、影音媒體方面的製作與整合。然而,創意是一種思考的「節奏感」,它是主體在面對當下情境時,對於現有文化資源進行召喚、詮釋與轉化、應用的能力,這時就需要培養出「第一序」的人才。
2017/04/09 | BIOS Monthly
當文創成為一種修辭(二):《你的名字》與文化鄉愁
傳統文化總是有它綿長的歷史,但在相續不斷的時間長河中,時間把「過去」不斷地帶到「現在」,過去與現在從來不是斷裂的兩端,問題在於我們是否意識到了現在對於過去的召喚,以及過去對於現在的影響。但在大多數的時候,傳統如空氣一般被忽略,形成在生活中不受察覺的一部分。
2017/04/09 | BIOS Monthly
當文創成為一種修辭(一):從《你的名字》反思台灣文創的未來
「文創」一詞在今日台灣社會中,與其說是一個產業或經濟模式的專名,倒不如說是一個形容詞,如今它的語義不再具有事物內涵的規範性,而是言述行為的裝飾品。
2017/04/03 | 李修慧
設計師蕭青陽:有好的文化,才可能有好的文創
在文創盛行的今日,設計師蕭青陽呼籲,「原創更重要,有好的原創才會做出好的文創。」
金鴕鳥,文化創傷獎
「金鴕鳥獎」的活動雖然是再次見證文化傷害,卻也更全面地檢視了公、私文化工作上的環節疏忽、決策層的傲慢、文化意義累積之不易,以及政治和開發考量的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