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7/28 | 翁 稷安
《人類文明的黎明與黃昏》導讀:時時刻刻牢記「文明必然會滅亡」
在討論文明滅亡時,作者指出所有的滅亡的因子,都是在文明一開始即潛藏其中,每個文明都是自己的毀滅者,在這樣的前提下,文明之間並沒有任何先天的高下優劣之別。
2018/07/16 | 精選書摘
《華頓商學院的高效談判學》:對方對女人有刻板印象,如何利用性別克敵制勝?
一般來說,由於女性的表現比男性較為合作,因此不論男女,在談判場合中通常會放大男女刻板印象的差異,創造出自我應驗的預言,讓她們看不清真實狀況。這對女性來說,可以成為優勢,也可能淪為不利條件,端看談判者有沒有足夠的經驗。
2018/07/02 | 林九黎
《人類文明的黎明與黃昏》書評:為什麼我們跟畜牲不一樣?
青柳正規認為,透過對古代世界的挖掘與認識,我們將能看到過往人類在適應環境上的知識與教訓,從而幫助人類思考如何處理日益嚴重環境問題。例如美索不達米亞之所以變成沙漠,就是因為人類的農業發明導致的。
2018/06/17 | 王陽翎
說宮崎駿抄襲《小倩》,是對他天大的污衊—話說《神隱少女》(下)
多年來,關於宮崎駿作品《神隱少女》,人們反覆疑問:究竟宮崎駿製作《神隱少女》時,有沒有「抄襲」1997年的香港動畫《小倩》?作者就此以不同角度,剖析箇中爭論。
2018/06/03 | 林 事務所
習以為常的獨特風景:台灣的機車族文化
從異國朋友眼中,我重新看見過去習以為常的機車文化,原來是台灣的獨特風景。
2018/05/16 | 李展鵬
澳門終於成為一個「問題」——書寫《隱形澳門》
既然澳門絕非沒有價值可以發掘,為何一直以來無論是澳門內外的人都渾然不覺?
2018/05/13 | 書傳媒
為什麼我們認為音樂的大調等於快樂、小調等於悲傷?
西方音樂採用兩種調,小調與大調,而我們潛意識裡的音樂分析機制,則不難分辨自己正在聽的是哪一種。我們習慣將小調與悲傷、大調與快樂聯想在一起,但為什麼會這樣?
2018/04/11 | 王陽翎
趙崇基談《中英街1號》:有演員拒演因為「耶穌教我們別跟當權者對抗」
香港電影《中英街1號》獲得大阪亞洲電影節最優秀作品獎,作者與導演趙崇基、編劇謝傲霜以不同角度回顧這部電影的製作歷程,以系列的形式與眾分別。
有品有閒系列文(一):什麼是有品有閒有文化?
齋主這次選擇討論有閒,除了因為這本書是我此生最愛之一,更是因為在這個台灣正在轉型的期間,需要有更多閱聽人了解文化是如何形成,我們又要轉變自己看待消費文化的態度。
2018/03/10 | 李修慧
西藏抗暴紀念日:不只為了西藏,也為李明哲、二二八受難者等人權鬥士
「為西藏而騎」活動不只為了西藏,也為所有遭受人權迫害的人,包括遭到中共判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台灣人李明哲和過去白色恐怖、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
2018/02/23 | 林冠任
不能和現代生活扣連的古蹟,在我看來就是「蚊子館」
台灣有兩種古蹟,一種活化後創造經濟價值並能自我維護,另一種只能淪為蚊子館讓全民繳的稅供養,不能和現代人生活連結的建築,不管年份再「古」,也不該被當作是「古蹟」。
2018/02/04 | 王陽翎
好想出軌,又要專一:夫妻感情破碎背後的人性面貌
作者藉學者整合、革新男女婚姻的心理與演化理論,帶出當代兩性關係種種痛苦與掙扎的人性根源。
《可可夜總會》的11個墨西哥小知識
本文的墨西哥小知識,希望能讓讀者更瞭解《玩轉極樂園》這部展示了墨西哥風情畫的電影。
2018/01/08 | 王偉雄
印度文化支配了中國文化兩千年?
印度內政部長辛格稱「印度不費一兵一卒,就在文化上控制並支配了中國逾兩千年」,究竟是對是錯?
2017/12/24 | 陽翎不肖生
【又講耶穌】法國傳統:恐懼第13位客人缺席晚宴,急急花錢請客補數
在19世紀的法國,社會上下漸漸流傳一個說法,如果你是開設晚宴的主人家,碰巧邀請了13位賓客出席飯聚,又碰巧其中一人缺席,主人家會誠惶誠恐花錢臨時請客人增補宴席,而急急新增補的一位客人,稱為「第14位客人」,為什麼?
2017/12/18 | Mata Taiwan
用阿美族文化做外交:阿米斯音樂節邁入第四年,不想成為舒米恩的音樂節
今年都蘭以外的交流部落共15個,橫跨6個族群——阿美、布農、鄒、卑南、排灣與魯凱。「每個部落不見得會有年齡階層或特定部落組織,傳達的時候就要想好他(該部落聯繫窗口)在部落的角色。」團隊說若從工作的角度來看待與部落的溝通,一定會覺得相處很累、很花時間,但與其說是工作,不如說這就是在部落的生活。
2017/12/17 | 食力
平價熱炒:台灣的深夜食堂是如何煉成的?
據中南部熱炒店老闆觀察,近年酒駕抓得特別嚴,夜半喝酒的人群變少,業績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尤其2017年表現特別慘淡。而較懂得追求大啖新鮮海產的中壯年族群也已逐步邁入中老年,不再會太頻繁地出門喧鬧飲酒,未來該如何在美日韓等飲食風潮之中抓住年輕人,就是熱炒店思考轉型的共同課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