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類學

文化人類學(Cultural anthropology)是人類學(對於人類的全貌視野研究)的其中四或五個分支之一。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3/02 | 精選書摘

《伊能嘉矩.臺灣地名辭書》導讀:台灣研究者不可視而不見的重要文化遺產

本書蒐羅近600個台灣地名辭條,在每一地名辭條條目下,匯集該地相關的史料,重建該地的歷史沿革,每一辭條即為台灣各地的發展簡史;若將全書合而觀之,也就是一部台灣史,特別是一部以「空間」為向度的台灣開發史。

2021/03/02 | 精選書摘

《伊能嘉矩.臺灣地名辭書》:從噶瑪蘭(Kat-má-lán)到宜蘭(Gî-lân) 

本書蒐羅近600個台灣地名辭條,在每一地名辭條條目下,匯集該地相關的史料,重建該地的歷史沿革,每一辭條即為台灣各地的發展簡史;若將全書合而觀之,也就是一部台灣史,特別是一部以「空間」為向度的台灣開發史。

2020/06/25 | TNL特稿

【後疫情時代/飲食文化】家內聚餐、宴席共食、大眾運輸系統用餐等,會產生新的「防疫飲食」習慣嗎?

許多人好奇這次疫情對於台灣人飲食文化習慣的影響,擔心長久下來積累的飲食文化會發生徹底的變革。這個焦慮來自於我們都意識到吃食用餐不只是營養的攝取,更是社會得以凝聚、文化得以具有識別性的關鍵。

2019/01/22 | 江河清

民族血緣辯論可以休矣,國家認同從來就不需要血緣背書

就像我們可能會避開一些惡毒的親戚,卻會親近沒有血緣的好朋友,民族血緣的近或遠也不能說明認同實踐的差異。回過頭來說,不論台灣人與中國人的血緣關係有多遠或多近也不是重點,重點是雙方實質的互動關係。

2019/01/22 | 江河清

民族血緣辯論可以休矣,國家認同從來就不需要血緣背書

就像我們可能會避開一些惡毒的親戚,卻會親近沒有血緣的好朋友,民族血緣的近或遠也不能說明認同實踐的差異。回過頭來說,不論台灣人與中國人的血緣關係有多遠或多近也不是重點,重點是雙方實質的互動關係。

2018/08/02 | 精選書摘

《圖解日本人論》:江戶前的國家概念與「縣民性」

今天我們在研究日本文化時,多半以「關東」及「關西」兩個概念進行討論。但是,關東關西的「關」是什麼?

2018/08/02 | 精選書摘

《圖解日本人論》:「皇民」就是「日本精神」?

所以如果要探討出真正的日本精神,重視的不該是皇民的昭和時代,而是應該研究製造出昭和時代那種「壓縮空氣」的主要組合成分是什麼。

2018/07/31 | 精選書摘

《日本縣民性學問大》:所謂的「縣民性」是真實存在,還是刻板印象?

所謂的縣民性,應該多半都屬於刻板印象。不過觀察各種統計資料所顯示出的數據,以及全由特定地區的人所組成之群體後,往往還是會讓人覺得縣民性的的確確是存在的。

2018/07/31 | 精選書摘

《日本縣民性學問大》:該如何理解「偉大的鄉下」名古屋?

愛知縣和名古屋市到底該分開還是一起討論?首先我想試著釐清這點。也就是先讓我們來弄清楚,名古屋的市民性是否等同於愛知縣的縣民性?

2017/12/28 | 芭樂人類學

從大學教科書探尋「語言人類學」的軌跡

台灣的語言人類學課堂會需要什麼樣的教科書?是老調重談的理論架構?是有趣的而能打動人心的案例?是能跨及世界各地的語言民族誌研究?是能引發熱烈討論的語言和文化的議題?等等。這大概是每位從事教學工作的人,或是坐在導論課程的學生們心中會浮現的可能問題。

2017/04/15 | 紀金慶

從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馬鈴薯,思考社會的成熟度

馬鈴薯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土著文化中不但是維持生命的食材,同時也是家人。所以當人們成親的時候,來自不同譜系的馬鈴薯還因為聯姻而彼此成了親家。

2017/04/13 | 紀金慶

文化人類學第三課:從新幾內亞的馬鈴薯,思考社會的成熟度

馬鈴薯在新幾內亞的土著文化中不但是維持生命的食材,同時也是家人。所以當人們成親的時候,來自不同譜系的馬鈴薯還因為聯姻而彼此成了親家。

2017/04/11 | 紀金慶

你看得見星期二嗎?一個值星蛇神變成文化魯蛇失落的故事

文化人類學是一門殘酷的學問,因為文化人類學裡有太多的故事並沒有五月天的陽光,更多的都是不可挽回的悲傷。從傳統社會到現代社會的轉換,跟人生很像,在轉換的過程中,社會前進的動力常常來自義無反顧的遺忘。

2017/03/28 | 紀金慶

文成公主「西藏鎮魔圖」的現代意義:孩子,文化不是論斤秤兩賣的!

終究能腐蝕文化的還是生活,只有另一種生活可以有效取代生活,也只有另一種文化能完全消滅一種文化。文化的結界,往往會在另一種再結界化的過程中被徹底遺忘、徹底拔樁。

2017/03/25 | 紀金慶

文成公主「西藏鎮魔圖」的現代意義:孩子,文化不是論斤秤兩賣的!

終究能腐蝕文化的還是生活,只有另一種生活可以有效取代生活,也只有另一種文化能完全消滅一種文化。文化的結界,往往會在另一種再結界化的過程中被徹底遺忘、徹底拔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