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10 | 精選書摘
《珍.奧斯汀短篇小說集》導讀:書信女王──〈蘇珊夫人〉中的惡女、書信與權力展演
書信本身就是舞台。女人透過寫信表演不同層次的情感思緒,也透過寫信掌握細膩微妙的人際關係。表演性情感最終成為18、19世紀女人重新取得權力的策略。蘇珊夫人是表演性情感的箇中好手。
看過台大和這些國外名校的線上課程,你不會再說「文科無用」
傳統上,有些人會覺得人文學科沒什麼「產值」,但講話沒有重點、企劃不夠完善、溝通無效又耗費大量時間等問題,就是人文學科「有用」的地方,而這些台大和國際名校開設的課程,就能提供硬知識無法解決問題的應用解方。
2020/07/07 | 王偉雄
魯迅論奴隸與奴才
魯迅原文根本沒有說做奴隸不可怕,他指出的是人有求生意志:就算是當奴隸的人,也還是想活下去的。
2020/07/03 | 精選轉載
左翼獨立出版的守燈人,訪問印尼出版社Marjin Kiri
走進Marjin Kiri的「辦公室」時先是被所見景象嚇了一跳,在小小不到八坪的空間內堆滿了書,一路頂到天花板,靦腆的Ronny Agustinus在被書牆圍繞的環境中工作。
2020/06/24 | One-Forty
從移工到小說家:海外17年的工作經驗,成為她寫作的靈感來源
在香港工作的那五年,Umy幫忙照顧一個從出生到五歲的孩子,而自己的親身孩子卻遠在印尼,僅能透過一個螢幕面板相見。「在香港和兒子視訊的時候,他有時候會吃醋,認為我比較愛那個弟弟,而不是自己。」
2020/06/20 | 精選書摘
《不正經世界名著》:深入淺出艾蜜莉布朗特《咆哮山莊》,晦暗的故事也能輕易閱讀
艾蜜莉.布朗特的一生幾乎深居簡出,也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她唯一能接收到的外來消息就是小村莊裡的流言蜚語。那麼當她無所事事的時候會做些什麼呢?—閱讀,而且是大量的閱讀,以及寫作。
2020/06/15 | 方格子vocus
階級的展示與對照:《紅樓夢》劉姥姥、《寄生上流》金家對上流社會的反應
《寄生上流》中富人會構築出一條「文化」界線鞏固自身階級,渴望被奉承,窮人則對另一個物質世界則充滿好奇驚嘆,羨慕巴結,這層對照也可以用來理解〈劉姥姥進大觀園〉「兩個(階級)世界」交會的火花。
2020/06/10 | 方格子vocus
《流動的饗宴:海明威巴黎回憶錄》:失去一段愛,才能描寫愛;離開了巴黎,才能描寫巴黎
對於海明威、和我們而言,無論是巴黎、或是自己愛過的人,其實都是一席席流動的饗宴吧。一旦經歷過,便將永遠跟著你,成為你的一部分,即使你再也無法如當初所希望的那樣,在只愛她一人時就死去。
2020/06/06 | 精選書摘
卡繆《異鄉人》小說選摘:這槍聲,就像四響短促的叩門聲,敲開了厄運之門
大海吐出一股滾燙黏膩的風。一時間,天空似乎崩裂了,向大地噴灑著火苗。我整個人緊繃,手指僵硬地在槍上一收縮,扳機動了......
2020/06/06 | 精選書摘
卡繆《異鄉人》譯序:死亡注定人生是一場徒勞,但「朝向山頂的戰鬥就足以充實人心」
《異鄉人》的莫禾梭顯然來自卡繆的自身經歷。卡繆是法國人所謂的「黑腳」(出身於北非殖民地的法國人),在物質貧乏的生活中,地中海的陽光就是他的養分。他說:「貧窮對我從不是苦難,因為這裡有揮霍不盡的陽光。」太陽是這本小說重要元素。
2020/05/31 | 精選書摘
《幽靈路》小說選摘:儘管家屬收到病危通知,現在仍希望醫生能「讓他好轉」
電影《1917》片中最駭人的一場戲,就是影片後段,當一回回火箭式照明彈爆破,只見下士在磚牆間穿梭逃命的長鏡頭夜戰就是向《幽靈路》致敬。──羅傑.狄金斯,攝影指導
2020/05/30 | 精選書摘
《門中眼》小說選摘:你散發出的仇恨好像在說,沒去過法國戰場的人全是垃圾
對,你那天就像這樣。痛恨所有人。在火車上,你還好好的,一到海邊,我搞不懂出了什麼事,你馬上脫離我身邊,我抓也抓不到你,能感應到你散發出的那種仇恨。你好像在說,沒去過法國戰場的人全是垃圾。今天在船上呢,你就像那樣。你的心情變成那樣的時候,你是一問三不答,根本是鄙視所有人
2020/05/30 | 精選書摘
《重生》小說選摘:拒絕再戰,一名軍人的宣言
我是現役軍人,深信此舉是代表全體士官兵發聲。我相信,在我入伍參戰時,這場戰爭是防衛之戰、解放之戰,如今戰事的本質竟流於侵略與征服。我相信,軍方應明確界定吾人參戰的宗旨,不得說改就改。宗旨確立之後,激發將士之凱旋目標勢必能靠協商來達成。
2020/05/26 | 英語島
女性先驅小說《什麼都沒有》:勾勒西班牙內戰後,傳統家庭虛無的光景
卡門・拉弗雷特在西班牙內戰後5年、佛朗哥獨裁體制方興未艾之時,以23歲年紀獲得首屆首獎。她的作品《什麼都沒有》勾勒出內戰後,中產階級式微,社會停滯與貧窮的困境,彷彿創世紀的光景:什麼都沒有。
2020/05/26 | 方格子vocus
評卡繆《異鄉人》:他唯一厭惡的,只有強加在自己靈魂身上的妄念
即便卡繆再怎麼否認自己是個存在主義者,《異鄉人》與存在主義的特徵有太多的雷同。莫梭所遇到的情況,至今仍發生在我們的日常生活當中,他人用倫理道德要求我們做出適當的「表演」,以達到人與人之間,或群體之間的和諧,這恰恰與存在主義追求的「屬己的生活」相悖。
2020/05/23 | 方格子vocus
雜談│我們為什麼需要劇場(下):藝術救國
藝術它具有思考性,而這種思考是能夠開啟社會的討論,只要能展開討論就能找出更好的生活方法與思考方式,潛移默化之下,社會就會被改變,就能慢慢地拯救國家。
2020/05/23 | 傅紀鋼
緬懷詩人趙天儀:真正的民族詩人,不會只寫關於自我的詩
在台文所就讀時,碩一上的台灣文學史,就是趙天儀老師教的。他教這門課可說再適合不過。他讓我了解到,一個文學人該有的品質是什麼。而趙天儀老師給我衝擊最大的點,在於日本時代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