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0 | 讀者投書
鄉民口中的「沒用文組」現象,是誰造成的?
就業市場沒有提供適當的職位並不單只是企業端一方的問題,政府端、大學端都應該一起負起責任,加上政府和大學時常迷信於國際大學排名,而國際大學排名又常繫於研究成果和產出壓力,大學教授也不見得有意識到學用落差是他們應該組織性投入改善的問題。
2018/08/14 | 精選轉載
【插畫】為什麼我越安慰,另一半卻越生氣?
常有人抱怨「我只想訴苦,你一直分析讓我覺得更累」,但只有真正的解決問題,才能不再煩惱;然而話說回來,捲起衣袖面對挑戰前,也得先有強健的心靈,這兩件事並非單選題。其實缺一不可。
2017/09/01 | 歐陽正霆
單向度的社會:當「文組」理所當然的成為笑話
上述的網路風向真像極了馬庫色描述「單向度社會」出現的過程。令人憂心的是,若網路世界往往都僅反映真實世界不敢明說的想法,那逐漸轉為單向度的或許不只是網路世界了。
2016/09/23 | 黃世宜
人文科系沒有「產值」?你該看看日內瓦大學是怎麼教的
人文科的產值不是在看得見的數字累積,而是話語權的爭奪,那是腦袋裡的爭戰。犀利,並且不凡。
2016/09/23 | 黃世宜
人文科系沒有「產值」?你該看看日內瓦大學是怎麼教的
人文科的產值不是在看得見的數字累積,而是話語權的爭奪,那是腦袋裡的爭戰。犀利,並且不凡。
2016/08/19 | 精選轉載
玩過《文明帝國》嗎?文組存在的理由就是為了「文化勝利」
在冷戰時期國軍只能被動防衛台灣海峽,但中文系、以及文史哲的大學生還可以到世界各地去進行中華文化的詮釋權戰爭。國民黨才願意在文學藝術領域,進行如此龐大投資。
2016/08/16 | 黃世宜
沒人教就自己教自己:在那個壓抑的時代,我是怎樣在台灣讀文組的?
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未來會變成怎樣的一個人。我只有很認真地去想,我現在是一個怎樣的人。
張耀升:熱力學、白努力與圓周率——想我理組的兄弟們
我們惶惶然想像考上大學,想像未來就是目前的無限延續,便慌張地不知如何是好。於是我們一從補習班下課就跑到大型電玩機台前單挑格鬥遊戲,讓自己每天總可以聽見電腦的人聲對我們說,you are the wi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