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27 | 精選書摘
唐德剛《五四新文化》:中共的作家們,太相信毛澤東的老師胡適之了
如果我們把一些智力上能夠接受這些寶貴文化遺產的學齡兒童們的黃金時代,給「喔喔喔」或「叮噹叮」,叮噹去了,豈不是太可惜了嗎?
2019/05/27 | 精選書摘
唐德剛《五四新文化》:胡適「科學實驗室」裡的紅學與佛學
可惜的是,胡適談佛,永遠就只能談其五分之二,他這個實用主義者,對那個不實用的五分之三,他也就不信、不修、不悟了……。
2017/12/07 | 讀者投書
教育爛,那你想怎麼改:高中課程全面改為選修如何?
最重要的是必須認清教育的本質,是為了培養人才和啟發興趣,讓學生在未來能在某個或某些領域有所貢獻,重要的是學習到了什麼,而非考試考得好不好。
要課綱用《詩經》,要鎮暴用《尚書》──經書真的可以治國嗎?
就像今日我們對博士學者治國的質疑,知識是否能完全等同於行政力,而學術的專業能否照應實務的變化,這難免會遭致質疑。風俗淳美的好時代是真的過去了,還是還未到臨?我們不妨繼續看下去。
2017/10/29 | 羊正鈺
高中文言選文15篇出爐:除了〈台灣通史序〉出局,還多了哪幾篇?
此次選文的最大變革,是連橫所著的〈台灣通史序〉被判出局。教育部國教署長邱乾國表示,該文被刪除,主因在於違反《原住民族教育法》第2及第20條精神。
2017/10/27 | 精選書摘
台灣教育的四大病灶:只學「有用」的學問,學生愈來愈沒有「志氣」了
「念數學系將來要找什麼工作?」或是「學藝術怎麼能當飯吃?」都是常見的問題。但教育真正的目標是什麼?是教導出有用的人,還是有工作的人呢?
古文覺醒青年嚇到吃手手!──漢代的今古文之戰
我想這可能就是讀古文給我們最大的意義。正因為這些「古已有之」的現實,讓我們一方面感嘆歷史如此無情的重複,另一方面卻懷念起這些不算白白讀過的古文。
2017/10/02 | 讀者投書
教科書改革繞了一大圈,卻因「大考取向」的選文又回到原點
不管教科書怎麼編,老師仍然保有教學的自主權,對課本的文章不一定照單全收,對選文處理可以有輕重之分,也可以補充許多課本沒有的文章。但是只要大考要考的,絕大部分的老師不敢不教,而且不敢不仔細教。
2017/09/28 | 芬尼
中文學得好,對學英文有益處嗎?
學語言要學得好,必須要用到一些思考方法和過程,例如推論的過程就牽涉到假設和求證這些方法。
朱家安:十分鐘學白話文,一輩子咄咄逼人(主詞篇)
如同〈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一文所昭示,國語文是我們的屋宇,我呼籲,與其關切千年前的文章,不如關切當代人用的主詞。
2017/09/23 | Abby Huang
大逆轉!課審會重新表決,文言文比例下降至35~45%
教育部今(23)日再度召開課程審議會大會,上次投票結果遭到否決,文言文比例確定下修為「35 - 45%」,文化基本教材也將開放選文。
2017/09/19 | 幹幹貓
【插畫】人之初性本善?你都不肯定還要我背起來
近月引發的國文教學文言文該廢該留之爭,源自於9/10即將審議民國108年實施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國家教育研究院課程研究發展會研修小組將國語文課綱的文言比例訂在45%至55%。進入教育部課審會程序後,普通高中分組委員建議調降以30%為上限,引發支持、反對方各自連署。
在文白爭議背後:我們需要怎樣的國語文教學與能力?
在我看來,「文言文教學和語文能力關聯」,就似一句咒文,好像念了就會靈驗般。
不必背負使命,不必承接鄉愁,只要學生想讀,就是好文
這些現代文學作品,這些白話文,是不是略過不教?從作品到作家,結合時事,延伸到生命情境,都是教師可以傳授,同學可以討論的。這就是選文的重要。同樣白話文,怎麼選,是一大學問,文言文也一樣。
古時候都講文言文?今天就來說一個古代「文白之爭」的故事
眼見時代的巨輪碾壓興替,這才覺得眼前一切紛紜甚囂的糾結,其實只是歷史的片羽、宇宙的微塵,那麼這樣來看,在如何壯盛的紛爭終究落幕,而回過頭我們終究以另一種文言的姿態被記下一筆,或根本湮滅無存。
2017/09/11 | Lo
課審文言文比例維持不變的「功臣」:你知道有多少票棄權嗎?
「制度的疏漏」造成課審大會昨天通過「文言文派」支持的案子,卻不是課審大會委員依民主程序投票決定,難怪有委員譏諷自己淪為背書角色。
2017/09/11 | 孫憶明 (Jim)
從《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思考台灣的文言文教育
在爭論高中文言文教育的時候,思考文化的重新詮釋與新生,或許是更重要的命題。中國今年的熱門影集《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或可給台灣觀眾一些不同的思考角度。
2017/09/10 | 李修慧
課審大會結果出爐:四個提案都沒過,文言文維持45%~55%
高中國文老師建議,文言文學習應該循序漸進,從國小開始慢慢加強文化知識,不是只關注高中階段的文白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