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10/20 | TNL特稿

《鮫在水中央》推薦文:回首來時路,看見「文革後、經濟前」遺留的廢墟

現年接近四十的孫頻,正是政治上銜接傷痛、經濟上接受大翻改的一代,以通訊為例,不需要經過BB.CALL、不用信仰諾基亞,直接收取大躍進所餽贈的禮物,太陽能、寬頻、媒體串流等,然而回首來時路,尤其童年時期,卻看見文革後、經濟前,遺留的廢墟。

2020/10/13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歷經義和團與文革的北京西什庫教堂,見證三個庚子年的中國鉅變

西什庫教堂正準備跨過它的第3個庚子年。面對疫情、面對梵蒂岡百般向中國示好、面對愈形緊縮的信仰空間,它正隱藏著滄桑,靜靜地讓人仔細端詳,虔誠祈禱。只要不遠處的中南海紅牆裡沒有動靜,它就會是一派安詳。

2020/08/28 | Y.t.Chan

文革在香港——政府機關墮落成港版戰狼

近日政府這兩大「傑作」,都標誌著香港這個現代化城市打開文革的潘朵拉盒子——政府要用文革鬥爭的方式,奪回一切制衡和監管政府者的權力——無論象徴意義抑或實質破壞力,均超越過往政府濫權而導致法治倒退。

2020/07/13 | 德國之聲

中國下令清理中小學圖書館:《1984》《動物農莊》遭封殺,《小熊維尼》卻成推薦讀物

據《路透社》報導,中國教育部正要求全國中小學組織人員清理圖書館裡「非法」和「不適宜」圖書。略顯意外的是,一度被封殺的《小熊維尼》此次成了推薦讀物。

2020/06/11 | 劉威良

讀馬建《中國夢》:書中暗黑享樂的官場,彷彿習近平生活的平行世界

從某個角度來說,習近平他實現了個人的《中國夢》。既然是夢,也就無關真實,習近平用他的大外宣,確實讓全世界的人都認為他和世衛是否都活在與真實生活完全相反的平行世界。

2020/05/15 | 林勉一

由「教育無掩雞籠論」到批鬥考評局,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由林鄭月娥的「教育無掩雞籠論」針對通識科,到近日教育局就文憑試歷史科試題高調發聲明譴責,目標明顯是香港的教育體系,要鬥教育界,大中小學、考評、課程設計、教科書,造成聲勢後,全都要整肅,要跟黨走。

2019/11/05 | 張宇韶

從毛澤東的「人民」到韓國瑜的「庶民」,都是政客製造矛盾的話術工具

由台灣當下的政治語言來說,韓國瑜顯然就以毛澤東為師,只是界線的階級標準由「人民」轉換為「庶民」,打倒的對象成為由「黑五類」轉換成「又白又胖」,取而代之的訴求則是「庶民起義團結發大財萬歲」。

2019/09/19 | 余杰

「港式文革」血雨腥風席捲而來,這樣的「祖國」不值得愛

中國官員向來有「弄假成真」的本領,彷彿一九八九年在北京城內濫殺無辜的不是同一支軍隊,彷彿每年香港維園燭光晚會抗議的對象另有其人。

2019/09/17 | 李華

現代中國和世界的衝突,恐怕也是「不文明」和「文明」的衝突

今天中國和世界的衝突,如果硬要歸爲文明的衝突,恐怕也是不文明和文明的衝突,歸根到底其實是制度的衝突。

2019/08/23 | 陳婉容

篤灰年代

我相信篤灰施安娜的人,本身也絕不是個冷血的人。冷血的人不會有那麼多仇恨,不無諷刺地,社會反而是自覺熱血的人多了,才有白色恐怖,自我審查的氛圍。

2019/07/27 | 精選書摘

鍾曉陽《停車暫借問》附錄 〈車痕遺事〉:外婆家住「滿洲國」,支那皇帝昭和朝

東北遺孤至今都是尚待發掘的好題材,但我當時只著眼於瀋陽的歷史背景,應該是從這時起心裏模模糊糊有個故事輪廓,幻思幻想開始構思第一部〈妾住長城外〉的情節。

2019/03/19 | 蕭家怡

澳門人為何不反抗?

「一二·三事件」的重要,不但在於它影響了澳門社會的發展軌迹,更令澳門人與香港人在面對回歸,心態截然不同。

2019/02/17 | 李秉芳

毛澤東前秘書李銳逝世:曾提拔習近平,不接受「染滿鮮血的黨旗」

中國共產黨曾經將李銳囚禁、下放,幾乎讓他餓死,但即使被黨開除,他最終還是回歸到黨組織,希望能從內部發揮作用帶來改變,不過一直到他過世都沒有等到他期待的民主憲政。

2019/02/17 | 李秉芳

曾提拔習近平、毛澤東前秘書李銳過世,但不接受「染滿鮮血的黨旗」

中國共產黨曾經將李銳囚禁、下放,幾乎讓他餓死,但即使被黨開除,他最終還是回歸到黨組織,希望能從內部發揮作用帶來改變,不過一直到他過世都沒有等到他期待的民主憲政。

2018/11/01 | 余杰

從菩薩到魔王(下):中國最早的蘇維埃,變成狂熱的殺人政體

彭湃指揮農民殺人燒城,共產黨因此被當地百姓稱為「殺人黨」。到了後期,「反革命」的定義已擴大為:凡是藏匿家族富有成員的財產,均是「反革命」,均有可能被處以死刑。

2018/10/30 | 區家麟

紅色新聞兵李振盛:三心兩意聽黨的話

老攝影記者李振盛當年拍下文革真實一面,拼死把珍貴膠卷保存下來,成了傳世攝影集《紅色新聞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