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8/07 | 精選書摘
當孩子好友是新住民子女:是否對東協的理解和想像,依舊停留在「幫傭的瑪麗亞」?
您經常和孩子聊聊關於東南亞國家的文化或時事嗎?您是如何看待這些國家的呢?當我們自身對東南亞國家的認識有所偏差或未能與時俱進時,我們也就很難帶領孩子共同進入東協的地理與歷史,眼裡只見西方卻不識近鄰,這對孩子的心胸與見識,肯定不是好事。
追著茶跑的人生:蔡宇傑與他的「越南茶文化」研究
「越南茶文化源遠流長,歷史上早在漢唐時期,就有茶葉貿易路線往來越南;雖然現在大部份人提到南越就直覺認為當地產咖啡,但其實有一段時間,南越的茶葉產量是多於咖啡的,這點連越南人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相識於工廠結為夫妻,如今攜手打造在屏東的泰國小店
在義忠哥的工廠裡有許多移工,印越泰菲加上台籍員工,儼然為一聯合國,對於這些遠渡重洋堅苦辛勞的工作者,義忠哥說:「在工廠工作不管什麼身分大家都是辛苦人。」
2019/07/08 | TNL特稿
新二代看東南亞語列國小必選:希望越多孩子能帶著困惑找媽媽解答
媽媽可能不曉得,我小時候很喜歡她帶我去越南小吃店用餐,海鮮河粉、鴨仔蛋、紅毛丹和椰子汁從來不是陌生的滋味,但童年時期總覺得展露對越南的喜歡,是奇怪、不自在的。
教育部澄清「新住民語文課程」錯誤報導:只是多一種選擇,沒有一定要修
近來有媒體報導「新課綱實施新住民語文課程,增加小一學生學習負擔」,引起家長恐慌。教育部製作懶人包澄清,「只是多一種選擇,沒有一定要修,不會增加負擔」。
她的女兒對同學們說:「我媽媽是印尼人喔,你有去過印尼嗎?」
我自己身為一個新住民二代,想知道是否她的孩子,也會對於自身身分認同產生一些問題,沒想到她卻爽朗地說,她的兒女們沒有遇到過這種問題,她女兒甚至跟她的同學們說:「我媽媽是印尼人喔!你有去過印尼嗎?」我彷彿都能聽見小女孩直爽又有自信的語氣。
越南二代林宗洧:「我不希望大家想到新二代時,總覺得這是一個很悲傷的群體」
「作為一位新住民二代,我們要達到的義務是必須先認同自己,然後覺得自己是好的、可以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元旦領唱國歌的東南亞新住民楊萬利、陳玉水如何成為「新台灣人」?
108年元旦總統府升旗典禮邀請5位「來自世界的新台灣人」擔任國歌領唱,包含「Mingalar par緬甸街」刊物計畫發起人、緬甸華僑楊萬利,以及編製「台灣-越南重要法律名詞對照表」的越南籍新住民陳玉水。
參訪越南後回台努力分享,越南新二代林稚芊走出自卑找回自信
越南新二代林稚芊起初不喜愛自己的身份,但積極且行動力十足的個性,為自己開創了人生未來的道路。她期許自己成為台灣和東南亞的橋樑,並鼓勵更多新二代能把握相關資源與機會。
新二代作者巫美娜談創作——她用文字重述創傷,但寫作卻從來不是救贖
不斷書寫自己的生命經驗,太沈重。現在,巫美娜發現用輕盈的筆調介紹這座讓她又愛又恨的島嶼,或許也是一種記錄生活的方法。
2018/05/10 | 精選書摘
認識東南亞,是當前台灣不能迴避的嚴肅功課
認識東南亞,是每個人都能從中獲得樂趣與驚喜的小冒險。但同時,認識東南亞也是當前台灣不能迴避的嚴肅功課,因為在下一章的台灣史,東南亞將是不可或缺的元素。
2018/03/08 | 讀者投書
穿著拼接洋裝的新住民語文:是母語教學還是第二外語?
除了定位問題的爭議,課綱中有一項名為「跨文化行動力」的學習表現指標,這在當時也討論熱烈
2018/01/24 | 讀者投書
唯有正視新移民的「弱勢」地位,才能讓他們不再被忽略
在新二代的議題上,筆者支持「差異政治」,正視新二代(或新移民)在政治、經濟和文化上的弱勢地位,給予其特殊的安排和實質優惠,而不是直用「平等」的態度,造成變相的社會歧視。
2017/10/26 | 小逸
新二代的社會認同無關新南向,而是有無「把人當人看」的人性
整個新住民、新移民、新二代之類的討論,重點是在去歧視跟關懷社會大量的底層悲劇。若有關注新移民的婚姻,會發現這些來台灣的奮鬥打拼的女性,很多都很苦,而且是苦的不可思議。
回想兒時被問「哪裡人」的矛盾 新二代劉千萍:請從「心」認識我
身為「新二代」的劉千萍回憶起從小和家人的相處,她表示,並不是所有的新住民二代都願意接受「新二代」這個詞或是角色,因為這角色有時被賦予了期待,但也被賦予了一些刻板印象。
2017/05/08 | 精選轉載
重視家裡噤聲的那群東南亞女子,才是最成功的新南向政策
在家裡噤聲的、少言的、受苦的那群東南亞女子,她們並沒有忘記她們成長的家鄉,沒有忘記她們家鄉的語言,沒有忘記她們是如何讓自己可以待在台灣、待在孩子身邊。透過重視新二代的母親,或許才是新南向政策當中,最強而有力的實踐方式。
2017/05/05 | 小花媽
重視家裡噤聲的那群東南亞女子,才是最成功的新南向政策
在家裡噤聲的、少言的、受苦的那群東南亞女子,她們並沒有忘記她們成長的家鄉,沒有忘記她們家鄉的語言,沒有忘記她們是如何讓自己可以待在台灣、待在孩子身邊。透過重視新二代的母親,或許才是新南向政策當中,最強而有力的實踐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