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東南亞人不是「雞」,他們讓台灣社會得以有更多元的文化視野
韓國瑜影射「東南亞人士」是雞的歧視性言論引起各界批評,新住民團體「南洋台灣姊妹會」認為韓國瑜身為總統候選人,不應激化種族、階級對立,應反省自己言行是否已抹黑了東南亞人。
2019/09/12 | Hello Việt Nam
當台灣遇見新移民:新南向政策帶來機會,也帶來了文化磨合挑戰
透過一名在台的越南新住民可得知,儘管新南向政策推行後,台灣社會更關注東南亞了,但彼此之間的文化衝突與不了解也更明顯,這也是族群間彼此要努力的。
她想對誤解越南美食的人表示:「我不需要贊同,但至少不要批判」
美娟提及曾有台灣電視台採訪其他越南美食店,面對鴨仔蛋這道料理時,主持人極其誇張地形容它噁心、不文明。美娟表示,即便是節目效果,也很傷他們的心。
2019/08/07 | 精選書摘
當孩子好友是新住民子女:是否對東協的理解和想像,依舊停留在「幫傭的瑪麗亞」?
您經常和孩子聊聊關於東南亞國家的文化或時事嗎?您是如何看待這些國家的呢?當我們自身對東南亞國家的認識有所偏差或未能與時俱進時,我們也就很難帶領孩子共同進入東協的地理與歷史,眼裡只見西方卻不識近鄰,這對孩子的心胸與見識,肯定不是好事。
相識於工廠結為夫妻,如今攜手打造在屏東的泰國小店
在義忠哥的工廠裡有許多移工,印越泰菲加上台籍員工,儼然為一聯合國,對於這些遠渡重洋堅苦辛勞的工作者,義忠哥說:「在工廠工作不管什麼身分大家都是辛苦人。」
從懼怕魚腥味到成為拔刺達人,她的夢想是把虱目魚帶入越南菜
「1尾虱目魚有250多根魚刺,學了2、3個月才能把魚刺抽乾淨,剛開始一不小心手指被魚刺刺到紅腫,但是我不能放棄,為了孩子和先生,我要堅持,忍耐。」
教育部澄清「新住民語文課程」錯誤報導:只是多一種選擇,沒有一定要修
近來有媒體報導「新課綱實施新住民語文課程,增加小一學生學習負擔」,引起家長恐慌。教育部製作懶人包澄清,「只是多一種選擇,沒有一定要修,不會增加負擔」。
不只是漂流的勞動者:你所不知道的移工愛情故事
這是一個泰國大哥戀上四川媽媽的故事。大哥來自泰國東北,25歲就來台灣了,他有一個歌手夢,在泰國一直都是以歌手為職業,四處接案子到各地去表演,這是他的興趣也成為他的職業。
新住民語文列國小必選,教材涵蓋東南亞7國語言
現在從小學到大專的在學生中,新住民二代已達15.3萬人,希望這些學生都能看重母國文化,掌握雙語言、雙文化優勢,更希望透過教育文化扎根,讓台灣走向多元族群的社會。
2019/06/14 | 林麗蟬
當柬埔寨女孩對著台灣作夢,她正對著烈陽做田
為了哥哥的遺願、媽媽的夢想,麗夢來到台灣雲林西螺的傳統農家,學台語、學燒飯、學台菜、學種田、學爆米香、學著當一位稱職的傳統台灣媳婦。
2019/05/10 | 精選書摘
《舌尖上的東協》(下):移工人潮使其起死回生,並成為台中「小東南亞」的東協廣場
從此我對於東南亞的飲食印象不再只有印尼沙嗲、越南河粉、泰式烤香腸與菲律賓炸香蕉,藉由嗅覺、味覺、聽覺、視覺等刺激,在一次又一次的東協廣場微旅行經驗裡,我彷彿漫遊了四個國家。
2019/04/24 | 當代評論
認識《越南移工》(下):在移民社會,「不同」不是排拒彼此的藉口
多元文化主義是一種平等尊重的肯認政治,對平等的尊重是源於對差異的體認,「差異」其實就是「多元」的同義詞,如果不理解其中的差異,又如何尊重多元?
2019/04/19 | 當代評論
認識《越南移工》(上):想深刻理解在台越南移工,不能只從「台灣」的角度看待
台灣東南亞地景的出現是一種自下而上的全球化,是全球化脈絡下東南亞移工進入台灣社會的文化差異所形成的多元文化過程。但是台灣社會對於東南亞移工的態度,並沒有因為全球化和接觸經驗增加而有所改變。
楊萬利在台灣的緬甸日常:穿上傳統服飾隆基,再來一碗熱騰騰的稀豆粉
萬利於鄰近的燦爛時光東南亞書店舉辦「緬甸日常美學導覽:在緬甸街假扮緬甸人」講座,透過她深入淺出的介紹,我們得以從在地住民的觀點來認識不一樣的「緬甸街」。
2019/03/21 | 精選書摘
《台灣理論關鍵詞》:翻譯台灣、拆解原鄉概念的「譯鄉人」
過去十年,在台的新移民工創作,實踐了幾種認知上的重要翻譯工程。本文從以下四個層面,試想新移民工身為譯鄉人,所提供的幾層重要論述契機。
2019/03/15 | 青平台
追求新南向之前,你「看見」東南亞了嗎?
南洋姐妹是現今台灣農村無聲的風景,從養兒育女、照顧公婆、幫忙農事等;南洋姐妹已經在台灣農村社會網路裡不可缺的支持力量,即便新二代小孩都已進入大學,姊妹們仍舊扮演無聲的奉獻者、依舊有許多無法被社會看見的適應問題。
用數字看東南亞新移民(下):他們都靠婚姻仲介來台?錯,自由戀愛也不少
不少東南亞移工跟本地人通婚變成新移民的例子,無論是女性居多的看護、幫傭或是男性居多的廠工、漁工,越泰印菲四國移工都遇過這樣的案例,大部份是在工作場域跟本地人日久生情而修成正果。
2019/03/07 | 瑞典劉先生
你我都是「瑪麗亞」:來自東南亞的新住民,給了台灣新的文化機會
我們的人口在快速老化的同時,組成結構也在改變,我們需要用更寬敞且平等的眼光去看世界,不管是看東南亞還是西方世界;也得用更包容開放的態度去接納所有的新臺灣人,他們給了臺灣新的文化機會,讓我們與東南亞越來越近的同時,也建立了更緊密的血緣與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