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2/28 | 財訊
傳說中可以戰勝病魔的「威士忌熱飲」,到底有多神?
西方的民間一直將威士忌視為治療感冒的良方,其中約莫在17世紀出現的「熱托迪」流傳最久、最廣,將烈酒調上熱水、蜂蜜和少量的檸檬汁,在陰冷潮溼的冬季飲用,可以達到驅寒暖身、補脾健胃的功效。
2020/02/27 | TNL 編輯
武漢肺炎全球單日新增病例首度超越中國,除南極洲外全淪陷
專家指出,武漢肺炎與其他病毒不同在於「它雖致命,但又不會太致命;它讓人生病,但並非以可預測、獨特可辨認的方式」。傳播速度將取決於症狀輕微病例的傳染力有多強。
政府限制境外旅客與撤僑的作法,其實合理也合憲
有些人會用簡易的「憲法保障遷徙自由」或「國民應有權利」來批評政府在限制境外旅客和撤僑等爭議議題上的作為,但如果能有脈絡的檢視前因後果,會發現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策略其實是合理的。
2020/02/26 | 精選轉載
【插畫】「旅遊警示燈」跟「國際旅遊疫情建議等級表」怎麼分?
警示燈號其實有兩種,一種是外交部發布的「旅遊警示燈」另一個則是衛福部疾管署發表的「國際旅遊疫情建議等級表」,而旅行團定型化契約的退費規定主要是參照後者。
關於歧視的歧視:香港政府禁止韓國人入境
香港政府所說的「歧視」,選擇性地應用起來,本身便是歧視。一項防疫措施,對中國大陸執行就是歧視,對韓國實施就不是歧視?負正得負,歧視者口中的平等都是歧視的,可說是「有關歧視的歧視」。
用「防疫視同作戰」苛責醫護出國,實為低估了醫療人員的委屈
有些民眾用「防疫視同作戰,還想出國去玩」作為苛責的論述,這樣的說法錯解了醫療人員的委屈,忽略了自SARS防疫時期以來累積的陰影,也太小看政府在這議題上能夠有所作為的程度。
2020/02/25 | 財訊
還原台商包機過程:原來,就連武漢台辦也不認識徐正文?
據傳,徐正文當初透過台灣人將他拉進群組,最後交給武漢市台辦一份約500人的名單,但武漢市台辦不認識徐正文也沒有理會這份名單,是當天在機場有人將上機名單給了徐正文,徐正文比對自己的500人名單後,才對台灣媒體表示他送了244人。
武漢肺災疫情下的勞工權益保障:有薪防疫假與隔離補助
對於一日不工作即可能斷炊之人而言,確保一天三餐都有著落的具體需求可能要比防疫來得重要,政府若要使其安心居家隔離,首先該從「武漢肺炎暫行條例」加入必要之經濟補助項目,然後將其修入《就業保險法》。
2020/02/24 | nagee
【插畫】愛挖鼻孔是我的防疫破口
談到「不摸眼鼻口」的時候,那些愛挖鼻孔的人,好像就要成為防疫破口了......
2020/02/24 | 柳金財
後九二共識時代,政府該用「防疫政治學」提升兩岸民間認同
台灣若能保持人道主義關懷、保障民眾健康權益及強化兩岸共同防治疫情善意,就能逐步累積兩岸民間社會的相互認同、關心、扶助的「社會資本」,這對兩岸關係良性發展及和平穩定框架建構,絕對有所增益。
2020/02/22 | 林兆彬
劏房一屋七戶共用廁所廚房,「假家居隔離」逼走其他住戶
一直以來,政府都不會理會入境者的居住環境是否適合進行自我隔離,忽略了有些人其實居住在沒有獨立廁所廚房的板間房。
2020/02/22 | 新公民議會
希望民眾「別出國旅遊」,公股航空應帶頭放寬退換票限制
只要警示燈號的層級沒到,早就訂好票的小資旅者不太可能讓付出去的萬把塊人間蒸發,由政府放寬國內公股航空公司的退換票機制,不但是讓民眾「盡量不做沒必要的國外旅遊」的直接方法,更能提升品牌的長久利益。
當大學被迫推出「線上教學」,剛好可以驗證我們的課堂有多少「無效教學」
如果老師在「教學上」的價值是一次性的錄影就可以取代,那不如把其他時間省下來好好做研究,藉著「線上教學」此機會重新檢視讓學生到校的價值,究竟跟線上課程有什麼不一樣,才是一個大學該做的事。
贈送「醫療級口罩」固然係屬美意,但可能會讓你受罰?
依照法律,贈送符合規定的「醫療用」口罩,需具備「藥商」資格,且不得供應藥局、藥商或醫療機構以外之對象,但衛福部所發出的函釋,卻做出了比較彈性的說法。
2020/02/21 | 武成
外界指控日本防疫「放縱中國」和「官僚誤國」,實際上真是如此嗎?
安倍政權肩負東京奧運成敗,新冠肺炎在日本政府的控制之下,目前的爭議還僅留在單一事件的危機處理,假若日本全面禁止中國旅客入境,對於經濟的損失可能比台灣想像的還要大。
2020/02/21 | 高洺塗
「雨露均霑」的大灑幣補助,政府救觀光永遠就只有一種套路
透過口號叫得響亮的研擬過程,交通部提出600億的觀光旅遊業紓困計畫,但裏頭充斥像是升級貸款、振興抵用券等無新意的撒幣政策,從過往的經驗看來效果並不大,還徒增觀光產業的內外混亂,並沒有將錢花在刀口上,
保護吹哨者,《公益揭弊者保護法》應儘速完成立法
勞工揭弊保護散落於《勞基法》第74條及《職業安全衛生法》第39條之規定,但即使是未能三讀的《公益揭弊者保護法草案》中,也沒有納入「防疫公益揭弊」的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