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6/01/03 | 黑狼的抽搐人生

獅城抽搐—我在新加坡國際電影節的六十八小時

我用一半英文一半中文說明這些中、英、日文歌,不僅在台前唱,還在放映廳的樓上樓下跑來跑去(必須爬得很慢)。如果表演是發光發亮,那麼會吸收熱度亮度的表演空間確實存在,只能靠與觀眾間的默契炒熱氣氛。事實上,在一些新加坡觀眾的身上,我看到一種平日壓抑得到解放瞬間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