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5/19 | 圖文不符
新巨輪的身障街賣者,為什麼天地無容身之處?
身障者在外用餐除了要面對眾人的目光,在外面用餐也相對不自在。沒有電視、網路,他們會失去少數與社會接觸的機會。沒有隔間,等於沒有絲毫的個人隱私空間。而住在一起能分攤水電、瓦斯費用,更重要的是許多成員沒有朋友家人,成員們還可以互相照顧,
專訪新巨輪協會:社會如何對待身障者,也將如何對待我們的老後生活
如果這樣保有尊嚴、奮發自立的群聚生活型態是臺灣社會從未經驗過的,那我們是否是時候開始思考,如何支持這樣一群努力嘗試的人,讓其他長期依靠救助的行動障礙者─以及未來可能需要使用輔具行動的自己─知道:「原來生活還可以有其他可能」?
新巨輪協會採訪後記:這是一個信任,卻被背叛的故事
當弱勢者願意聚在一起安靜自立、奪發向上彼此照顧的好好活著、不願意給社會和政府添麻煩,我們卻永遠只能「依法辦理」,形同社會達爾文主義,將之趨之別院。
台灣版清除低端人口?新巨輪協會:社會本就沒有我們活命的地方
「新巨輪協會」遭人檢舉「鐵皮屋內違法居住」,將於本月17日遭拆除。其間社會局所謂「專案」伸出的「援手」,不僅執行粗暴,且最終只能安置新巨輪協會半數的人三個月,其餘行動更不便的九人無法納入,甚至要求新巨輪自行支付房租水電。
2018/04/18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身障街賣者互助,打造有尊嚴的「共生家園」
「十五年前的目標,是希望讓我們住的地方很人性化。」患有小兒麻痺的陳安宗,對無障礙空間極為重視,且讓新巨輪的成員們都能有個屬於自己的房間。除了盡力構築適合身障者的空間,始終讓陳安宗心心念念的,是把新巨輪營造成一個「家」。
2018/04/18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負債苦撐15年,卻被說成「賺暴利的詐騙集團」
「我們幾乎沒有靠國家的資源,有的只是一點點的身障補助,但這裡幾乎都是沒有家的或有家回不去的。之前我們每個月都是借錢,借到我跟宗哥翻臉了,要他關掉。但宗哥不關掉新巨輪,是怕大家沒地方去。」但最讓新巨輪街賣者感到心累的,其實還是社會長期對於街賣的汙名。
2017/11/30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創辦人(下):在景氣寒冬中拚轉型,破除街賣的「都市傳說」
「街賣是在賺暴利!」、「街賣者是被強迫工作的!」、「街賣組織不思進取,只想消費憐憫與愛心!」社會上存在許多對於街賣的質疑,但是現況究竟是什麼?我們拜訪成立10多年的街賣組織「新巨輪協會」,卻發現事情沒有上述輿論那麼單純。
2017/11/30 | 游家權
專訪新巨輪協會創辦人(上):從創業到無家,他負債撐起身心障礙街賣者的窩
街賣組織時常被認為是黑道在控制,究竟背後的「黑道老大」是誰呢?我們實際前往板橋,拜訪新巨輪協會的創辦人兼理事長陳安宗,請他談談這個容納眾多身心障礙者的街賣組織,以及他的人生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