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6/10/04 | sh lin
雇主跟著移工上街頭!「廢除三年出國一日,反剝皮大遊行」現場紀實
移盟最後說道,當遊行前抗議時民進黨團表示絕對支持此法案的修正案,但卻不願在此時出面給予承諾。呼籲民進黨不要再打假球,早日給予移工在台工作的基本人權。
2016/10/04 | 精選轉載
看著臉色蒼白的妹妹,他記得媽媽說的:「向星星許願,它會幫助你實現願望……」
「謝謝妳的幫助,願意收留我們兄妹倆。如果不是妳,珍妮也許活不了到現在,可能直到現在,我們仍然流落街頭。」
2016/10/04 | 精選轉載
看著臉色蒼白的妹妹,他記得媽媽說的:「向星星許願,它會幫助你實現願望……」
「謝謝妳的幫助,願意收留我們兄妹倆。如果不是妳,珍妮也許活不了到現在,可能直到現在,我們仍然流落街頭。」
2016/10/04 | sh lin
雇主跟著移工上街頭!「廢除三年出國一日,反剝皮大遊行」現場紀實
移盟最後說道,當遊行前抗議時民進黨團表示絕對支持此法案的修正案,但卻不願在此時出面給予承諾。呼籲民進黨不要再打假球,早日給予移工在台工作的基本人權。
2016/09/30 | 吳象元
呼籲《就業法第52條》修法 移工團體本週日將舉辦「反剝皮大遊行」
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專員陳容柔回應,移工之所以逃跑,主因就是因每三年需繳一次鉅額仲介費,換言之,「三年條款」就是導致移工逃跑的結構性因素
2016/09/28 | 精選轉載
又一個年節,飯後我們仍各據一角哭泣:「杏樹結果時,我會回來看爸爸、媽媽」
「你醒了嗎?」護士的聲音叫醒了我。我逐漸看到週遭的景物,我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幸福的淚水在臉頰上滾落
2016/09/28 | 精選轉載
又一個年節,飯後我們仍各據一角哭泣:「杏樹結果時,我會回來看爸爸、媽媽」
「你醒了嗎?」護士的聲音叫醒了我。我逐漸看到週遭的景物,我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幸福的淚水在臉頰上滾落
2016/09/27 | 吳象元
新住民家庭平均月收4.6萬 立委:許多陸外配落入「貧窮圈」
此外,林麗蟬說到,許多陸外配嫁到農漁戶,從事農漁業,但礙於身分證久久無法取得,與其他農漁民待遇相差甚遠
2016/09/27 | 吳象元
新住民家庭平均月收4.6萬 立委:許多陸外配落入「貧窮圈」
此外,林麗蟬說到,許多陸外配嫁到農漁戶,從事農漁業,但礙於身分證久久無法取得,與其他農漁民待遇相差甚遠
2016/09/27 | 詹凌瑀
他們一肩扛起照顧長輩的責任,為何我們仍帶歧視看待東南亞移工?
這群移工既然已是台灣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我們何不更敞開心胸,去了解、關懷、接納他們,讓「他們」變成「我們」,有了這樣的意識,台灣社會才有可能在移工問題上,往前邁出一大步。
2016/09/27 | 精選轉載
傳來琴聲的311房:前輩選你當看護是有原因的,他從你身上看到了自己
「前輩」是一個描述名叫阿立的移工,照顧著一位被稱為前輩的退休警察(阿公是這個短文的靈感,因為阿公是個非常疼他已過世老婆的退休警察)。這是台灣印尼移工的另一面,因為阿公教了我很多人生中的點滴、教我寫中文、還有教我日文。
2016/09/26 | 精選轉載
傳來鋼琴聲的311房:前輩會選擇你當看護是有原因的,從你身上他似乎看到了自己
「前輩」是一個描述名叫阿立的移工,照顧著一位被稱為前輩的退休警察(阿公是這個短文的靈感,因為阿公是個非常疼他已過世老婆的退休警察)。這是台灣印尼移工的另一面,因為阿公教了我很多人生中的點滴、教我寫中文、還有教我日文。
2016/09/26 | 讀者投書
他們一肩扛起照顧長輩的責任,為何我們仍帶歧視看待東南亞移工?
這群移工既然已是台灣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我們何不更敞開心胸,去了解、關懷、接納他們,讓「他們」變成「我們」,有了這樣的意識,台灣社會才有可能在移工問題上,往前邁出一大步。
2016/09/19 | 精選轉載
移民工文學獎得主:一場大火和懺悔,挽不回逝去的性命也和等我返鄉的家人就此道別
有句話說:「上帝讓我們在生活中遇到的事物,皆有其意義,有的事物讓我們歡喜,有的事物使我們苦痛。但在那些事物的背後,皆是帶領我們成長的結果。」
2016/09/19 | 精選轉載
移民工文學獎得主:一場大火和懺悔,挽不回逝去的性命也和等我返鄉的家人就此道別
有句話說:「上帝讓我們在生活中遇到的事物,皆有其意義,有的事物讓我們歡喜,有的事物使我們苦痛。但在那些事物的背後,皆是帶領我們成長的結果。」
2016/09/16 | 精選轉載
「不要厭恨大海,孩子」2年前我學會和大海和解,下定決心到台灣當一位漁夫
「Yadi,孩子,你終於醒來了。張開眼睛吧,所有人都等著你。你的夥伴、大海,還有你家人。你已經睡了將近一個月,孩子!」
2016/09/16 | 詹凌瑀
他們一肩扛起照顧長輩的責任,為何我們仍帶歧視看待東南亞移工?
這群移工既然已是台灣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我們何不更敞開心胸,去了解、關懷、接納他們,讓「他們」變成「我們」,有了這樣的意識,台灣社會才有可能在移工問題上,往前邁出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