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5 | Kayue
持有「記協記者證」才能夠在示威現場拍攝?
有前線警員誤會「只有持記協發出的記者證,才是真記者,否則無權在示威現場拍攝」,甚至認為其他都是「假記者」,這個誤會影響新聞自由及公民權利,警方必須正視。
為什麼台語新聞主播,聽起來都講得「不太標準」?
台灣有電視新聞幾乎為字正腔圓之華語播報,一旦轉換為全台語頻道,就算主播發音相當道地漂亮許多人與無法調適,此外,台灣的新聞用語基本上都是從華語轉譯來的背景,也是聽起來「怪怪的」的一大原因。
關於新聞業的五大迷思,我們可能都想錯了?
報紙自從讓讀者免費閱讀文章後便走上崩解之路、廣告網站催毀報紙、好的新聞必須客觀、臉書危害到新聞產業、美國人討厭新聞媒體,以上這些新聞業的迷思,你相信幾個呢?
2019/09/20 | 區家麟
如果你還想拆解失實資訊,可以試用以下四招
假消息會激發情緒,有可能造成不理智行為;假消息亦會浪費我們的時間,我們本來應該做些更有意義的事,而非庸人自擾;假消息瘋傳,權貴會很開心,因為若每個人都在製造一個失信的媒介環境,到最後,由於有權有錢的人,說話最大聲,他們就掌握「真理」。所以,學會拆解假消息非常重要。
2019/09/17 | 書傳媒
《挪威人教我,比競爭力更重要的事》:報業補貼與新聞自由,並非互不相容
挪威的「報業補貼條款」為報業帶來一線生機。但是聽到補助,我們多少會質疑媒體的立場是否有可能變得不公正?媒體是否只會報導對金主有利的新聞?
2019/09/11 | 區家麟
終於,到香港人向外國記者說 ︰「把我們的消息傳出去!」
讀鄭美姿記她協助法國記者採訪翻譯,遇到示威者期盼的眼神,示威者向法國人說︰「謝謝你們把香港的消息帶出去!」每讀到這句,眼眶一熱;我們當過記者的,聽過太多。
2019/08/20 | 岑敖暉
假新聞資訊戰︰究竟我們被甚麼統治?
我們都是被資訊所壟斷、影響甚至是控制的群體。在資訊傳遞門檻極低的今天,只要有足夠多的資源和平台,其實完全可以在社會上建構一個被假新聞壟斷和操縱的群體——就是所謂的活在平行時空、對一切荒謬和暴力都視而不見的「藍絲廢老」。
2019/08/20 | 讀者投書
「誇大的新聞標題,就像是誇大的電影預告一樣」,是這樣嗎?
就像飲鴆止渴一樣,這種誇大標題讓民眾對於新聞工作者的尊重,一點一滴的流失。新聞媒體從業人員應該要堅持原則,盡量避免用誇大標題來刺激點擊率的誘惑。
2019/08/08 | 譚蕙芸
大光燈之外
在黑夜的衝突的前線,許多次,警方用強光射向記者。防暴警察要向前推進,準備放催淚彈或開槍,就會先把強光射向記者,任何鏡頭要逆強光拍攝,變成難度極高。效果就是,你沒法紀錄他做過甚麼。
2019/07/16 | 區家麟
批判TVB新聞之前,可以注意這些線索
有權力的人控制了老闆與傳媒主管,他就能以一個商業機構的運作方針,透過大家覺得理所當然的科層組織運作原則,施加影響力,操控表達的渠道、表達的形式、人事的升遷調配、工作的優次,就能影響新聞內容。
反送中媒體混戰,「大台」早已不再尊貴
社群媒體無數的訊息鉅細無遺報導抗爭現場的一切,新聞媒體的權威容易受到質疑,而過去幾十年全港最多人看的TVB,就是個明顯的例子。
2019/07/04 | 區家麟
請發聲,直到最後一口氣
香港的傳媒慶幸還有一點點自由,我用一個比喻︰你游渡海泳,看似風平浪靜;但游啊游,你開始發覺自己身不由己,因為有看不見的強烈暗湧,你想逆流而上,並非不可以,但要泳術精湛,而且體力耐性過人,甚至要面對葬身大海的風險。
2019/05/26 | 讀者投書
每天花一點時間,慢慢讓家裡長輩脫離中天的洗腦
雖然一個人無法影響到台灣的大多數,但至少先讓他們打開耳朵,但如果我們可以影響自己的父母,再來看得到我們臉書的人可以也想辦法影響,我們生活的環境就會一點點一點點好起來。
2019/04/22 | 精選書摘
《我們與惡的距離》賈靜雯:只有偽裝,宋喬安才有活下去的勇氣
有段時間晚飯後,我需要暫時離開與孩子玩耍的歡樂時光,倒杯紅酒一個人躲到廁所的空浴缸中看劇本,那是我最放鬆、最能專注的時刻,所以讀劇本時花很多力氣把屬於賈靜雯的「我」拉出來,進一步去探索:宋喬安會怎麼想?宋喬安會有怎樣的反應?
2019/04/16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新聞媒體的困境與難題,不是叫人「學會看新聞」就能解決
提升媒體素養,是個人免疫力的問題;拒看爛媒體,是個人避免去公共場所的問題,然而面對假訊息與劣質內容的氾濫,整體社會的問題需要的是找出病因,發明勤洗手、戴口罩,才能有效地應對流感肆虐。
2019/04/08 | 湯米
【插畫】媒體的功能是傳遞資訊,還是挑撥情感?
政論節目請來四面八方的人,用慷慨激昂的音調講些挑撥對立的話語,觀眾被轟炸了一小時之後好像抒發了情感,最核心的癥結,還是絲毫沒有解決。
2019/04/07 | 湯米
【插畫】媒體的功能是傳遞資訊,還是挑撥情感?
政論節目請來四面八方的人,用慷慨激昂的音調講些挑撥對立的話語,觀眾被轟炸了一小時之後好像抒發了情感,最核心的癥結,還是絲毫沒有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