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業


  • 確認
  • .

2020/11/03 | 區家麟

拉蔡玉玲?《鏗鏘集》以蔗渣價錢,做到警察無能力做到的事

香港警察做到了什麼?香港警察輕輕放過鄉黑暴力,對竭而不捨追查鄉黑暴力的人,對那些揭露警察黑暗面的記者,卻以法律作武器,痛痛重擊。

2019/04/16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新聞媒體的困境與難題,不是叫人「學會看新聞」就能解決

提升媒體素養,是個人免疫力的問題;拒看爛媒體,是個人避免去公共場所的問題,然而面對假訊息與劣質內容的氾濫,整體社會的問題需要的是找出病因,發明勤洗手、戴口罩,才能有效地應對流感肆虐。

2019/04/14 | 讀者投書

《我們與惡的距離》:新聞媒體的困境與難題,恐怕沒人知道出路在哪裡

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宋喬安對於自家「無良」媒體的自嘲與挖苦,恐怕反應的是幾個值得社會深思的問題:若好內容都從大眾媒體當中被「分眾」出去,並且以另外一種方式被社會菁英壟斷,那麼一般民眾真的「選擇」了他所見的世界嗎?當有能力選擇好資訊的人,因為他所選擇的媒體而獲得更多的好資訊,對於那些不具備此能力的人來說,這是否可能加深了知識的不對等,進一步加劇了社會的極化?

2015/08/07 | Kenzo

台大批准彭文正兼職主持「產學合作案」 新聞所教授強烈反彈

台大新研所合聘教授的劉靜怡質疑,台大新聞所連必修課的教學人力都長期不足,必須仰賴他系所的教師協助開授必修課,卻能撥出人力去主持綜藝節目,這是哪種培養菁英的邏輯?

2015/07/14 | 長腿地瓜

【插畫】我們看的究竟是新聞還是綜藝節目?

當新聞媒體逐漸不將倫理及專業放在第一位時,又如何能要求得到人們的信任呢?

2015/07/14 | 長腿地瓜

【插畫】我們看的究竟是新聞還是綜藝節目?

當新聞媒體逐漸不將倫理及專業放在第一位時,又如何能要求得到人們的信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