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5 | Kayue
持有「記協記者證」才能夠在示威現場拍攝?
有前線警員誤會「只有持記協發出的記者證,才是真記者,否則無權在示威現場拍攝」,甚至認為其他都是「假記者」,這個誤會影響新聞自由及公民權利,警方必須正視。
2019/10/03 | Alvin
印尼女記者遭警員槍傷,律師指右眼將「永久失明」
事發時Veby正穿上印有「PRESS(傳媒)」的背心及頭盔及戴有記者證,與其他能夠明顯辨認的記者站在一旁,並無與示威者站在同一位置,惟警員朝傳媒的方向開槍。
2019/09/22 | 法夢
警察8.31趕記者出太子站,違紀違法
8.31當晚警察選擇近乎第一時間直接將記者及攝影師徹底趕出事發現場之外,而非考慮設置方便記者工作的內圍封鎖線,或以其他方法確保有關各方的私隱,實在難言「必須及合理」。
2019/09/17 | 書傳媒
《挪威人教我,比競爭力更重要的事》:報業補貼與新聞自由,並非互不相容
挪威的「報業補貼條款」為報業帶來一線生機。但是聽到補助,我們多少會質疑媒體的立場是否有可能變得不公正?媒體是否只會報導對金主有利的新聞?
2019/09/08 | 譚蕙芸
警察從太子站趕走記者的後遺症
封站效果表面上好像對警察有利,但把記者拒諸站外,沒有獨立第三者在場拍攝紀錄,最後出現謠言的時候,官方根本難以澄清。
「謊言無法贏過真相,真實不會沉默」:南韓如何走出「垃圾記者」的深淵
2014年4月16號,世越號慘案發生後,當時被批評消極進行救援工作的朴槿惠政府並沒有虛心接受批評,反而選擇扭曲消息並且隱瞞真相,因為沒有報導出真相,使得記者們被稱爲由記者和垃圾合成詞的「기레기(垃圾記者,或記者是垃圾)」。
新加坡「打假訊息法」上路,是明修棧道還是暗渡陳倉?
新加坡的通訊部長說,各內閣部門的部長是「判斷假新聞的最佳人選」,但法案並沒有指導部長如何評判訊息真偽,也沒有提出任何行為標準——這就像在一場球賽中,讓部長同時扮演球員和裁判的角色。
2019/08/17 | 區家麟
2019年夏,真正的回歸終於來臨
香港終於有今日,成為盛產戰地記者的國際大都會;不是幾位記者,而是一整代記者。
2019/08/12 | 區家麟
獨裁國家遊記:網禁二三事
多年前,回到偉大祖國懷抱時上網,卻發現電腦上「我的最愛」所有網站全部被封,會痛心,會憤怒,會咒罵,會講粗口,認為國家不應虛怯如此。
2019/08/03 | 讀者投書
如何不讓假新聞殃及無辜:從媒體報導「只有總統沒買免稅品」談起
發訊者華航主管發出此一資訊的原因是因為「過失」,雖然沒有故意散播錯誤訊息的動機,但確實散播了錯誤訊息,而後續的處理,也值得被當作假新聞的案例研究。
2019/07/30 | 周家盈
好內容在香港有人看嗎?──《端》前總編張潔平,讓創作者得到更公平回報
同一篇關於香港的深入編採報導,在臺灣、中國大陸、香港本土獲得的反響並不相同。以香港為總部的網媒,付費本地讀者卻只佔四成。投入最多資源認真製作報導,讀者人數與回應卻是兩岸三地中最少的。
訪中研院法律所許家馨副研究員:釋字509留下的空白,「言論自由」的界線在哪裡?
這些謠言或假消息形成的錯誤認知,可能會誤導判斷、激化衝突、甚至危及生命財產安全。許多人心中不免出現一個質疑:我們享有的言論自由,界線到底在哪裡?
2019/07/16 | 區家麟
批判TVB新聞之前,可以注意這些線索
有權力的人控制了老闆與傳媒主管,他就能以一個商業機構的運作方針,透過大家覺得理所當然的科層組織運作原則,施加影響力,操控表達的渠道、表達的形式、人事的升遷調配、工作的優次,就能影響新聞內容。
回應林彥邦的「地圖炮」
我重申任何人都不應該襲擊記者,但我認為每個選擇都伴隨著後果,埋沒良心地工作時落得被喝罵的後果是理所當然合情合理的事。沒有任何一個職業擁有特權,每個職業都應面對社會的道德期望並為並為其選擇負責。
2019/07/16 | 林彥邦
不用感謝/批評記者保護示威者,最好當記者透明
記者站在前排,只是為了觀察、紀錄,動機從來不是保護、阻擋任何人,我們要守護的,只有真相,別無其他,而我們揭力展露的這個真相,是否能保護誰、對涉事的誰或誰較有利,從來不會亦不應是我們的考慮。
2019/07/15 | TIME
老屈調查記者販毒惹眾怒 俄政府跪低連警察都要停職
在俄羅斯,記者被威脅已成為一種日常,而多數報社與電視台會避免對握有大權的政治人物或商界人士進行批評。
2019/07/15 | TIME
政府捏造罪名逮捕打貪記者,這在俄羅斯已是一種日常
在俄羅斯,記者被威脅已成為一種日常,而多數報社與電視台會避免對握有大權的政治人物或商界人士進行批評。
2019/07/08 | 精選轉載
【插畫】看電視只能是無聊/無腦的消遣嗎?
當每個人都有權力提出意見,指出政府的不是,就算再累,也應該廣泛接受,深入思考,訓練「找出騙子」的能力,這才是現代閱聽人最重要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