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由

新聞自由,或稱新聞自由權,通常指政府通過憲法或相關法律條文保障本國公民言論、結社以及新聞出版界採訪、報導、出版、發行等的自由權利。 --來自 維基百科


最新文章

2022/04/07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越南記者在臉書指責警方辦案不力,遭法院判刑3年半

記者阮淮南因在臉書上發表多篇自己的報導,批評警方對越南內河航道管理局違規案件調查不力,他認為涉案人共有15人而非警方所宣稱的3人,指責調查人員「讓犯罪分子逍遙法外」。法院認為阮淮南的批評是「毫無根據的攻擊」。

2022/03/28 | TNL 編輯

塔利班政權下令禁播BBC、美國之音,無國界記者調查:至少40%阿富汗媒體已經消失

BBC、美國之音、德國之聲以及中國的環球電視網都被塔利班禁播,美國之音代理執行長羅培茲在週日的一份聲明中表示:「塔利班試圖加諸的內容限制,和阿富汗人民應得的言論自由背道而馳。」

2022/03/22 | 留德趣談

收不到西德電視台,東德的「無知之谷」

雖然「無知之谷」的居民只能看政府媒體,沒有被西方「洗腦」,但按東德國安部調查,那裡的人對政府的滿意度比可以看到西媒的低。

2022/03/08 | 慳啲啦

當戰爭不能寫是戰爭——新聞審查下,那些拒絕背叛讀者的傳媒機構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勇敢嘅唔止係奮起對抗嘅烏克蘭人,那些身處不同陣營,明知代價,仍然選擇發聲的人,起碼值得大家知道。

2022/02/28 | 精選書摘

《南山的部長們》導讀:享受18年獨裁權力的朴正熙,卻「成也情報部,敗也情報部」

本書正是「南山」這個情報機關的活動實錄。作者透過真實紀錄與相關人士的證詞,回顧朴正熙執政十八年間發生的大大小小事件,深入挖掘隱藏在事件背後,那些不為人知的情報部身影,曝露出權力中樞令人震驚的種種作為,並觸及韓國現代政治史的核心。

2022/02/13 | 《卓越新聞電子報》

【講座】徒具形式卻缺乏靈魂,「如果新聞消失了」是危言聳聽嗎?

全世界的某些地方的新聞真的在消失,它有新聞的形式但是已經沒有魂了。雖然台灣現在沒有立即的問題,但如果我們有一天面臨這種狀況,我們還能夠對自己說我們自己的新聞做得很好?或者我們的新聞夠用了嗎?

2022/01/27 | 中央通訊社(Central News Agency)

菲律賓最大電視網ABS-CBN得罪總統換照未過,杜特蒂盟友接手頻道

由於過去ABS-CBN針對杜特蒂(港譯「杜特爾特」)2016年以來的毒品戰爭,製作批判性報導,而杜特蒂也曾多次抱怨ABS-CBN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對他報導時數不足,以及選前選後對他的報導有所不公或偏頗,因此被認為是得罪杜特蒂而不獲換照。

2022/01/25 | 王家俊路邊社政治學

官媒也談「新聞自由」?讓莊豐嘉下台的是國民黨,還是柯建銘?

在政治圈、官媒圈,不可能不知道,靠誰「上位」,誰就是你的老闆——當你的位置,是董事會、董事長,公廣集團給的,其實就是民進黨給的,如果你不願意照這套政治遊戲規則走,又怎奢談新聞自由?

2022/01/21 | 德國之聲

香港新聞教育工作者困境:「教導下一代記者技能與知識時,同時鼓勵他們做自己」

香港新聞業受到嚴重打擊,批判性媒體如《蘋果日報》、《立場新聞》及《眾新聞》等都在過去這半年多相繼被迫停運。《德國之聲》專訪多位前線新聞教育工作者,談談現況對他們帶來的衝擊。

2022/01/19 | 李秉芳

立院朝野協商總預算,國民黨要求莊豐嘉立刻下台,柯建銘:絕不護短,職務一定會調整

柯建銘則回應,莊豐嘉相關的程序已在處理,今天公廣集團董事長陳郁秀打電話給他,明天華視董事會也會對此開會。不能說莊豐嘉不走,總預算就卡死。

2022/01/19 | 李秉芳

台語台預算被國民黨凍結反遭控「威脅」預算審查,華視總經理莊豐嘉:我何德何能

事實查核中心是《華視》《打假特攻隊》單元眾多的諮詢單位之一,僅提供素材供《華視》制作參考,但並非最主要、或唯一平台,《華視》從未涉入,更未參加該中心的選材和運作。

2022/01/10 | 蕭家怡

香港以後沒有新聞可看?

要說一句「香港以後無新聞可看」很容易,不過,如果沒有看清現時仍在記錄、報道的人,不思考自己究竟想看甚麼的情況下就說出來,未免有點不負責任。

2022/01/08 | 洪思行

一位立場博客紀念立場新聞

《立場》其中一個重要性是它是香港少數重視文化版的網媒,文化專題報道之多和深,不是一般網媒或傳統媒體能夠比較。

2022/01/05 | 德尼思化

記我與《立場新聞》:2021年末,懷抱希望與黑暗共存

對許多文藝評論者來說,《立場》是難能可貴的文化平台,海納百川,再小眾的題材、興趣,諸如古典文學、藝評、劇評等,都有機會分享給數以十萬的香港人看見。

2022/01/04 | 譚蕙芸

又喊又笑——《眾新聞》最後一晚

中國組告別時,團隊一字排開說感言,一位記者半開玩笑說:「同事們的訴求就是:『我哋要返工!』」香港人常被譏諷「太勤勞」,但記者「被下班」卻是港式無奈。

2022/01/04 | 霧谷晶策

《港區國安法》實行一年半,台灣政府對香港人應該做得比「口頭支持」還要多

《霧谷晶策》建請我國立法院,在民意背書且香港民主自由急遽惡化的情況下,應即考慮修改現行法規,以實際行動「撐香港」。

2022/01/03 | 譚蕙芸

小船上的人

社運後,不少仍未想放棄的同業,在眾新聞平台一起工作。眾新聞建立了一個小型錄影棚,記者們「一腳踢」兼任幕後製作員,中國組、港聞組都錄製起定時播放的清談式節目來。

2021/12/31 | 譚蕙芸

仲有冇記者呀?——對忽然被剝奪記者身分的人來說,充滿黑色幽默

保安還想再催促記者進入時,一名常來旁聽中年婦人諷刺地道:「這裡全部都是記者,立場新聞的記者嘛。」站滿「前記者」的人群堆,大家面面相覷,不發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