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11 | 精選書摘
《民主會怎麼結束》導讀:民主雖然容易著火,但也比任何制度更能滅火
《民主會怎麼結束》充分展現了劍橋人的特色,提醒我們,這一波批評民主的聲浪其實是二○○七到○八年金融危機的後遺症,性質不同於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初的經濟大恐慌,且此時的美國也和當年的德國不可同日而語。
2018/12/17 | 精選書摘
《經濟不成長時代的新生活提案》:「安倍經濟學」與自民黨修憲的和平危機
「安倍經濟學」想讓日本「變成全球最有利於企業發展的國家」,其做法是全力推動任何有可能帶動經濟成長的方法,例如重啟核電。而自民黨近年更有意修改憲法,欲把自衛隊變成「軍隊」,此舉恐怕踐踏了國民主權以及和平,被捲入恐怖攻擊的日本人也逐漸增加。
2018/10/03 | TNL特稿
《黑腥企業》:讓你「被辭職」的N種方式
法國擁有強而有力的勞動法規,以及對勞工有利的法庭。直接遣散員工的成本很高,但員工「主動離職」卻不在此限。而在《黑腥企業》中,就充滿了許多現實世界中的霸凌方法。
2018/09/25 | TNL特稿
《非典死亡事件簿》:死了一個派遣工之後
《非典死亡事件簿》講述的即派遣工作的危機與恐怖:21歲的Day Davis大學畢業後求職一直失敗,好不容易找到一份派遣工作,興高彩烈地新買衣服準備上班,卻在上工1個半小時之後因為其他員工的誤操作,而被裝瓶機壓死。
2018/08/13 | 鍾喬
【2018臺灣國際人權影展】《共犯者們》:獨裁發展下的媒體解放
發生於南韓戒嚴時期的報界醜聞,也許令人感到驚訝,按理說歷經民主化的洗禮,不應該再出現粗暴的媒體干預。然而,這卻實際存在於2008年至2016年的南韓政壇,且掀起媒體界的驚滔駭浪。
欠債與還債:債務的社會學世界
在這個時代,不管我們願不願意,都已經捲入這場債務的綿密關係中。生活中的社會債務計算,已經抽離人類生活的脈絡,更多是用價格來計算,而不是人與人的價值。但是,這樣對嗎?
2018/05/09 | 讀者投書
隨著記憶遷徙的原鄉:「家庭備忘:東南亞新住民主題當代藝術展」
「家庭備忘——記憶與遷徙之島:東南亞新住民主題當代藝術展」邀請四位藝術家作品,討論東南亞國家新住民女性的個體記憶與生命背景⋯作品顯現目前台灣無論在家庭內部、教育現場或看似多元的社會環境中,對於新住民的單向度想像仍與現實有一定的距離。
都市理論爭辯(四):都市研究走得太遠?都市經濟學派的批評與回應
以下將呈現近年都市理論中的三類批評,一是都市經濟學派對於都市定義的嚴格界定,斥責當代都市研究過於龐雜,未能理論化通則性;二是對於比較方法的省思,憂心後殖民都市主義過度強調特殊性,致使難以理論化多樣的都市經驗;三是針對行星都市化的內部矛盾提出質疑。
2018/02/27 | 芭樂人類學
彈性與鬆綁:公司治理性與勞動對資本的真正屈從
如果說,二十一世紀初加入WTO、二次金融改革與政府四化等施政,意味著台灣對國際及國內金融資本的去管制化以及企業管理模式的引入,那麼,2017年的二修勞基法不僅意味著勞動對資本的真正屈從,確立了金融化資本的統治。
2018/01/25 | 讀者投書
新自由主義時代是否存在帝國主義(下):John Smith對David Harvey的批判
John Smith批評David Harvey否認帝國主義,而他《新帝國主義》(The New Imperialism)及許多相關資本主義和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歷史的研究,利用他馬克思主義者備受推崇的身份,在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最重要的問題上誤導讀者。
2018/01/25 | 讀者投書
新自由主義時代是否存在帝國主義(上):David Harvey對利潤率下降的曲解
Smith與Harvey之爭非但是理論和實證研究的問題,也是工人和社會主義者在面臨自身所處的國家厲行階級剝削和民族壓迫時,如何省察國族主義建構而重新團結勞動與受壓迫者的問題。
2018/01/05 | 讀者投書
勞工倚仗政府,向雇主敲詐——最低工資其實就是這麼個玩意兒
休假的意願、工作的內容、勞力的產值,社會上各行各業有那麼多狀況,政府要怎麼知道?答案是:政府不可能全部知道。卻偏偏有無知又傲慢的人,覺得自己很懂,想制定一套規定套給所有的情況。
2017/12/11 | 精選書摘
身分的政治經濟學:《阿拉斯加原住民土地聲索解決法》
人們從未能對一個問題達成共識:原住民的前進之路究竟是透過開發公司(即經濟方法)還是透過「部落」機構(即政治方法)才是最佳之道。
2017/11/30 | 精選書摘
《民粹大爆炸》:1970年代歐洲民粹主義興起的背景
在一九七〇年代經濟衰退之後的歐洲,新自由主義觀點取代了高度受到社會民主和凱因斯經濟學影響的觀點。加上主要政黨未能處理好歐盟內的移民和來自北非和中東國家的難民問題,以致讓民粹派有機可乘。
香港:全球城市的代價
香港的經驗正好說明階級這個概念對理解後工業全球城市仍有價值。只是在香港這個極度不平等的社會,階級認同/身分卻不是質疑資本主義、經濟不平等的基礎。
2017/09/23 | TIME
為什麼「另類左派」會是個問題?
無論極左和極右都是一丘之貉,比起試圖與他者溝通、建立共識,他們更常無止盡的反對與謾罵。
2017/08/14 | Project Syndicate
過去的反猶是「愚人社會主義」,今天的反全球化也是如此
在理論上,美國就業從流水線製造業轉向建築業、服務業和護理業,可能對性別間的總體收入分配形成一些影響,但對階級收入分配來說並沒有。那麼,二十一世紀為什麼還有那麼強烈的抵制全球化的情緒?
2017/07/08 | TNL特稿
【解嚴三十】解嚴下的當代藝術
這個文化資本系統,比如雙年展或者畫博會,解嚴讓台灣是否是一個哈伯瑪斯所謂的「異化」的系統?走向這個異化的全球文化資本系統,彷彿無可避免的使我們自身走向主體的消亡;倘使拒絕走向世界,似乎我們也只是走向虛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