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20 | 精選轉載
高舉「此地無限制」的野青眾,有沒有負起華山草原的管理責任?
我們應持續監督草原諸眾所帶來的作為,及為其他藝術團體、與被動捲入的次文化社群所帶來的後續影響力,而不是讓大眾的風向將藝術群體視為妖魔化的同一群人,並與失去道德界線和喪失自我管理能力劃上等號,筆者再一次重述,我認為120草原計畫案負責人與工作人員應出面說明並道歉。
2016/08/23 | 勞工影展
【青貧世代】《工廠男孩》:打工階級的泡沫美夢
「期待回家,但是感覺回去了,也沒什麼歸屬感,但過來之後,就更没有歸屬感,為什麼?」從余兵口中吐露的這幾句話,道出改革開放30年來中國打工者的集體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