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捨離


  • 確認
  • .

2020/05/12 | 樹洞 - TreeholeHK

為何「斷捨離」總是舉步維艱?心理學教你克服

一般正常人均會出現難以「斷捨離」的傾向,認為該物件有「珍藏」或「紀念」價值,或者將來可能有用乃人之常情也。然而,當囤積的習慣走向一個極端時,這便是「囤積症」。

2020/04/25 | 精選書摘

《簡單,應對複雜世界的利器》:扔幾件東西就是斷捨離?你想得太簡單了

我們在占有物品的時候,物品同時也在占有我們,占有我們寶貴的時間和空間。在我們這個時代,收納不再是體力勞動,變成了腦力勞動,以至出現了一種新的職業——收納專家。

2020/04/17 | 精選書摘

《卸殼:給母親的道歉信》:不要責備活著的自己

這陣子以來,我很怕睡著、或看人睡著的模樣,那就像是我早已經預習許多次母親的死亡,躺著、眼睛就再也沒有張開了。但當那樣的畫面真的來到眼前時,當下只有停不住的眼淚。到現在依舊每天重播這樣的畫面。

2020/03/23 | 讀者投書

《就愛斷捨離》:捨棄了所有、告別了牽絆,就能得到引頸期盼的快樂嗎?

《就愛斷捨離》的主題挺玩味。泰語原題是「How To Ting」,直譯即「如何捨棄」,較為直接切中整部電影的中心思想,中文翻譯倒是合理,但依舊不到位。無論如何,「斷捨離」是導演納瓦波坦榮瓜塔納利電影所要探討的問題,同時也需要觀眾重複反思的問題。

2020/01/23 | 精選書摘

《這樣開始也不錯,擺脫束縛的一年》:一個東西如果你不需要或不去用,就該把它丟掉

清理雜物是項嚴峻的挑戰。為什麼?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們在這個過程裡需要費盡心力琢磨,選擇哪些該保留,哪些該捨棄,以及為什麼。

2018/01/15 | TIME

人生最後一次斷捨離——死前整理

許多成年的孩子不願和父母討論死亡,但他們不需要感到害怕,我們都必須討論這個議題,如果太難以開口,也許「死前整理」是開啟對話不錯的方式。

2018/01/15 | TIME

人生最後一次斷捨離——死前整理

許多成年的孩子不願和父母討論死亡,但他們不需要感到害怕,我們都必須討論這個議題,如果太難以開口,也許「死前整理」是開啟對話不錯的方式。

2017/12/30 | 精選書摘

《懶惰主婦持家術》:關於斷捨離,真正重要的問題只有兩個

正常人不會屯的東西,我莫名其妙留了一大堆。收著收著,我想到兩個簡單的問題要自己回答,這招每次都奏效。如果第一個問題就能解決,第二個根本不必問。

2017/10/16 | 侯智薰

給大學新生的一封信:4年裡,你該學的是「斷捨離」

「大學這四年,學三件事」你可以能會以為是「課業、社團、愛情」這老掉牙的大學三大元素,但我認為這三件不是要學的事,這三個只是個手段。而我們真正要學的應該是:斷、捨、離。

2017/10/16 | 侯智薰

給大學新生的一封信:在不算長的四年裡,你真正該學的是「斷捨離」

「大學這四年,學三件事」你可以能會以為是「課業、社團、愛情」這老掉牙的大學三大元素,但我認為這三件不是要學的事,這三個只是個手段。而我們真正要學的應該是:斷、捨、離。

2017/05/19 | Esor Huang

增加Email整理效率的方法:去除、排程、任務化

Email已是現在工作中,不可缺的一項工具,但是,數量越來越多的Email,也使得處理Email的時間越來越長,甚至打亂原本的工作步調。這時就需將Email分類,依照需求做不同的處理,以增加處理效率。本文作者以自身的經驗,分享他增加處理Email效率的方法,供大家參考。

2017/05/19 | Esor Huang

增加Email整理效率的方法:去除、排程、任務化

Email已是現在工作中,不可缺的一項工具,但是,數量越來越多的Email,也使得處理Email的時間越來越長,甚至打亂原本的工作步調。這時就需將Email分類,依照需求做不同的處理,以增加處理效率。本文作者以自身的經驗,分享他增加處理Email效率的方法,供大家參考。

2017/04/09 | Esor Huang

迷失在收集的資訊中,怎麼辦?試著記下收集時的感想

常常隨手收集的資料,也標註了適當的tag分類,但是到了需要時,卻被遺忘找不到,或是覺得不適合,怎麼辦?或許可以試試看,不只是為資訊增加標註分類,還要幫自己當下的感受與感想分類。

2017/04/09 | Esor Huang

迷失在收集的資訊中,怎麼辦?試著記下收集時的感想

常常隨手收集的資料,也標註了適當的tag分類,但是到了需要時,卻被遺忘找不到,或是覺得不適合,怎麼辦?或許可以試試看,不只是為資訊增加標註分類,還要幫自己當下的感受與感想分類。

2017/01/24 | TNL特稿

【2016誠品閱讀回顧】跟他一起讀:更少、簡化, 資源浪費後價值轉換

台灣開始有越來越多年輕人,放棄長久以來被形塑的集體價值觀,拋下過去對成就的定義、對財富的執著,以及對理想生活的想像,選擇忠於內心的渴求。五光十色的都市生活、各種熱鬧喧嘩的娛樂,都成了斷捨離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