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04 | 翁湘惟
《返校》:以鬼差形象取代人心,無以彰顯「恐懼」的真正本質
《返校》試圖要讓我們憶起當年,為被抹去的傷痛找到空白處寫下紀錄,為犧牲的人們留下一頁,力道強烈卻有搔不到癢處之感,反倒是恐怖片嚇人的橋段令人更印象深刻。
《返校》:加害者的答辯狀
方芮欣得知自己罪行後,在學校禮堂上吊自殺,「向全校承認罪行。」換成媽媽的話,就是:「你看她都已經自殺了,你還追究什麼。就原諒她吧,不要那麼小氣。」這符號化、無重量的死亡,反而成為概念上的免死金牌,阻止道德上的深入探究。而這種探究,卻是自由的基石。
2019/03/11 | 壁虎先生
赤燭遊戲中的大衛林區基因:我們是否只是一個尚未轉場的幻覺?(上)
這個融合心理恐怖、台灣白色恐怖政治歷史與民間信仰符碼的2D心理恐怖冒險解謎遊戲,精湛地一刀切穿了壓抑在台灣社會集體記憶腦隨裡的創傷肌理⋯赤燭的遊戲似乎以一種迂迴的方式,成為台灣真正解開林區式美學密碼的影像敘事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