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19 | 麻瓜的語言學

專訪內蒙古語言學者(下):「南蒙」和「北蒙」在我們那邊是不太好的詞

本篇訪談了來自內蒙古的學者白春花,她分享了對語言與文化保存的看法,「你也知道,民族必須有自己的文化,而文化很大部分是靠文字語言去支撐的。當自己的文字沒有了,文化可能也會慢慢消失,最後你這個民族的存在可能也就沒什麼意義了。而我是非常想要保存這個蒙古族文化的。」

2020/09/19 | 麻瓜的語言學

專訪內蒙古語言學者(上):蒙古國使用的西里爾蒙文,對我們來說就是外語

本篇訪談了來自內蒙古的學者白春花,她分享了內蒙古蒙語教育的情形:「像我爸爸媽媽,各自的蒙漢教育背景都隨時代有所不同,這是因為中國對於少數民族的政策隨時代有所不同,這變化可以說是翻天覆地的。過去有時會禁止接受蒙語教育,有時候又較鬆綁,所以會隨時間而不同。」

2020/07/10 | 環境資訊中心

加州野火改變了鳥叫聲,區域性「鳥方言」也越來越多

專家發現,不同的森林類型中的鳥類有不同方言,但是一個區域內歌曲型的多樣性,會隨當地火災情況和棲息地多樣性增加而增加,某些地區的鳥類的歌曲方言也不止一種,整個加州的鳥類歌曲日漸複雜繁多。

2020/03/04 | 精選書摘

《活出語言來》:區分語言和方言的標準,是政治、文化、歷史因素

談到語言和方言的區別,政治、歷史、族群認同、文化、原住民權利的考量,皆遠高於技術層面的語言考量。「方言」一詞也模糊不清且爭議,因為它通常指涉社會地位較低的說話方式。

2020/03/02 | 英語島

馬來西亞華人講中文最可貴的就是獨特口音,尤其很著重於發第四聲

馬來西亞華人講中文最可貴的特色就是有獨特的口音,並且很著重於發第四聲。我們也很常在語句最後加助詞如「啦、囉、咩、呱」等等來強調語氣,同時會參雜不同語言或方言在同一句話裡面。

2020/01/15 | 精選書摘

《毋甘願的電影史—曾經,臺灣有個好萊塢》:率領「低俗本土」展開一場華麗的逆襲

就本土語言史而言,臺語片的案例則提醒我們,「國語運動」的戰場不只在教育體系,也大肆入侵文化及娛樂產業。國民黨政府在威權統治時期,藉具有明顯語言偏好的輔導和管制措施,影響製作品質,也影響市場大小,打造出「國語」高尚、「方言」低俗的「語言階序」。

2019/10/09 | 《思想坦克》

為什麼台語新聞主播,聽起來都講得「不太標準」?

台灣有電視新聞幾乎為字正腔圓之華語播報,一旦轉換為全台語頻道,就算主播發音相當道地漂亮許多人與無法調適,此外,台灣的新聞用語基本上都是從華語轉譯來的背景,也是聽起來「怪怪的」的一大原因。

2019/05/14 | 余杰

新疆再教育營是「基本人權」,還是毀滅方言的殖民行動?

若不會說普通話就不能擁有基本人權,那首先就要從中共內部開始審查。毛澤東至死都是一口難懂的湖南土話,鄧小平也是一口稍稍好懂一點的四川方言,他們都不會說普通話,有什麽資格當黨和國家領導人呢?

2019/03/05 | 林國賢(記者甲)

講廣東話要罰抄,然後呢?

消滅方言,以至於消滅文化,正是殖民政府其中一招「殺手鑭」,或許我們可以稍為借鏡一下台灣國民政府的台語政策,預測廣東話的處境。

2018/09/27 | 彭成毅

想在富比士榜上一眼認出華裔富豪,先看你能否察覺他們的「隱藏漢姓」

東南亞華裔富豪的姓名,從顯而易見的「方言拼音」、「洋名加姓氏」到「隱藏漢姓」及最難辨認的本土化姓名,都為與彼此大相徑庭的拼寫方式。

2018/09/26 | 精選書摘

馬來西亞招牌有福建話,還有難得一見的客家話

馬來半島的khan-páng沒有與華語普通話區別的壓力,因為早年福建話即是主要通行語之一,也未曾經歷過來自官方的國語運動壓迫,所以福建話能很自然地直接用於整個店號名上。

2018/09/10 | 《思想坦克》

台語文復振不可能一步到位,但我們能從「打造20%氛圍」做起

台語文的復振,有一些人在期待一步到位,好像只要政府一個政策強力推行下去,一切就會恢復正常,但現實就不可能,一定是要從一小塊漸漸擴大到全面,我們不要夢想一下子100%的台語社會,至少先做到每天對每個人都至少20%的台語環境吧!

2018/08/08 | 彭成毅

華人姓名大不同:為什麼在星馬,同一種華人姓氏有不同拼法?

方言拼寫的姓氏和名字乃是星馬華人在地文化的一大特徵,隱約提醒著華人社群,即便在「五族共和」的現狀,仍不要忘了自己家鄉的文化。

2018/08/08 | 彭成毅

華人姓名大不同:為什麼在星馬,同一種華人姓氏有不同拼寫?

方言拼寫的姓氏和名字乃是星馬華人在地文化的一大特徵,隱約提醒著華人社群,即便在「五族共和」的現狀,仍不要忘了自己家鄉的文化。

2018/02/09 | GeogDaily地理眼

誰說的腔調才道地?走進檳城華人「迅速切換語言」的日常

檳城的華人,或者說馬來西亞華人,除了語言混雜之外,迅速切換語言亦是種平凡的日常,多元文化著實地體現於地方生活空間,以及個人尺度的語言之中。剛開始和當地人閒聊或訪談的時候,對方講了一串華語混英語,我卻有「嗯?我剛剛聽了甚麼?」的感覺。

2018/02/04 | GeogDaily地理眼

從檳城華人「迅速切換語言」的日常,看見多元文化的在地體現

檳城的華人,或者說馬來西亞華人,除了語言混雜之外,迅速切換語言亦是種平凡的日常,多元文化著實地體現於地方生活空間,以及個人尺度的語言之中。剛開始和當地人閒聊或訪談的時候,對方講了一串華語混英語,我卻有「嗯?我剛剛聽了甚麼?」的感覺。

2017/12/29 | 一蚊健

與其要語言、方言拚高低,不如互相欣賞——訪問大馬Gagology版主

一個地方需要有一種共同語言,但無須放棄方言。在華人世界,方言與普通話可以並存,與其拚高低,不如互相欣賞。比較語言、方言,還可激發創意,Gagology 便是一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