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秀吉沒收「造王者」丹羽長秀的領地,是過河拆橋還是另有隱情?
信長死後,丹羽長秀協助秀吉討滅明智光秀,逐步取得織田家的「遺產」。丹羽長秀死後兒子卻被秀吉削減領地、改封,輾輾轉轉下始終未獲重用。為什麼丹羽長秀一死,秀吉便這樣處置丹羽家呢?
三河一向一揆:德川家康與寺院僧兵的傳奇對決
貧窮的農民和武士,依賴這些寺院借貸過活,久而久之他們信奉淨土真宗,結下深厚的精神聯繫。1563年,松平元康與寺院勢力爆發嚴重衝突,後世稱為「三河一向一揆」。
老來得子的豐臣秀吉,如何當一個「孝子」的爸爸
豐臣秀賴是豐臣秀吉老來喜得的小兒子。他的出生象徵著歷史性地首次完全統一日本的豐臣政權的未來與希望。然而,正正因為是老來得子,他出生對於豐臣秀吉這位老英雄而言,既是驚喜的到來,也是憂愁的開始。
一次改變日本歷史的「交換禮物」:黑田長政與福島正則的友誼
熟悉關原之戰的朋友都知道黑田長政與福島正則在關原之戰前便一起在德川家康麾下,為他對抗石田三成與毛利輝元等豐臣西軍。他們兩人是怎樣走在一起的呢?最為著名的一個故事,便是他們兩人交換頭盔開始。
織田信長「惡名」的開端:《甫庵信長記》華文世界初翻譯
甫庵雖然以太田牛一的《信長(公)記》為底本,但基於他是一名儒學者的關係,他批評太田牛一的寫作風格「淡而無味」,沒有教訓後人之意。誠然,這個批難頗為不正確的,但從中足見甫庵的寫作目的,並不是以史實為根本,而是借史說教。
豐臣時代最大謎團:一代茶聖千利休的死因?
這一年突然失去生命的千利休在政治、茶道都有著那麼重要影響的人物,為什麼他會遭遇這樣的命運,更重要的是——他真的死了嗎?
織田信長愛看相撲,是為了「看肉」還是別有用心?
按照《信長公記》記載,後來信長又在天正六年、天正八年和天正九年舉行了最少5次相撲競技大會。其中在天正六年8月那次在安土城下舉行的相撲大會更召集了1500名力士前來參加,比賽時間更長達10小時。
「忍城之戰」中的石田三成:掩藏在小說與電影背後的真相
如今,靠著電影《のぼうの城》的熱潮,傳説中的忍城之戰與石田三成的「失敗」成為了當地宣傳觀光的「仙丹」,真相或許只存在於研究專家之中了?
伊達政宗仲介賣淫?片倉重長被迫「出賣貞操」的真相
光憑片倉家史官的記載,要理解為秀秋對重長打主意是有可能的,尤其是政宗著令重長在27日當夜便起身上京,更讓人一眼覺得是「夜深人靜」的私會。於是也不難理解,後來在大坂之陣勇猛果敢的重長拚命抵抗了。但是,事情又是不是真的這樣呢?
秀吉九州「一夜城」傳說:古處山城無血開城的秘密
相信不少喜歡戰國的同好,或是玩過戰國電玩的玩家都聽過秀吉的「一夜城」傳說,比如墨俣或是小田原征伐的石垣山城,但比起前兩者,秀吉發生在九州征伐時期的一夜城傳說,卻相對沒沒無聞。
佐佐成政「SARASARA大翻越」與「小百合之死」傳說
前陣子,我們已經簡單介紹了佐佐成政的一生。說到佐佐成政,還有兩個到現在他的因緣之地富山縣仍然廣為流傳的有名故事。一個是「SARASARA大翻越」(原文的「さらさら」是指不太順利、千辛萬苦之意),以及「小百合之死」傳說。
江戶幕府「黑衣宰相」南光坊天海,是明智光秀假扮的嗎?
有關天海是光秀的後身傳說,在目前的日光附近可謂人人皆知。話雖如此,其實這個問題在日本也是壁壘分明,史學家一向對這個問題一笑置之,而坊間、相關地方的郷土史家以及小說家卻為此議論紛紛,互不侵犯也互不相讓。
織田信長少有人知的家臣佐佐成政,為何失政而自殺?
綜觀歷史,但凡曾與秀吉刀劍相向的織田部將,要麼輸給秀吉後身敗名裂,要麼最後得到秀吉赦免,但終究回不到信長時代的風光,最後默默無聞地從歷史舞台上消失,而佐佐成政的結局卻是剛好夾在兩者之間。
織田信長少有人知的家臣佐佐成政,為何走上失政自殺的悲劇?
綜觀歷史,但凡曾與秀吉刀劍相向的織田部將,要麼輸給秀吉後身敗名裂,要麼最後得到秀吉赦免,但終究回不到信長時代的風光,最後默默無聞地從歷史舞台上消失,而佐佐成政的結局卻是剛好夾在兩者之間。
日本戰國的「阿斗」:今川氏真的因為沈迷踢球害家族滅亡嗎?
本文重申不是認為氏真沒有敗家責任,也不認為他能力其實很高。說氏真難以立足在戰亂之世算是中肯的,但卻不應該都將問題歸咎於他個人身上,忽略了當時他面對的情況。今川家的衰敗也與今川義元、今川家的支配制度有重大關係。
「悲劇英雄」長宗我部元親:躲過信長大軍,又遭到秀吉來敲門
最終本能寺之變發生,命懸一線的元親躲過了信長大軍壓境的危機,但命運弄人的是,元親趁信長被殺而迅速統一四國前夕,又遭到秀吉來敲門。最終統一大業還是前功盡廢,甚至為了效忠豐臣政權,結果上送賠了自己最愛的長子。
不忍心讓你看見我的慘樣:「獨眼龍」伊達政宗人生最後給愛妻的溫柔
在戰國時代,由於史料所限,以及內容較為私人的關係,我們很難看到有關大名與妻子交流及感情生活的資料。即便如此,還是有例外的情況。這次,我們便來看看「獨眼龍」伊達政宗與他的正妻田村愛的夫妻關係。
武田信玄「黃金傳說」:信玄經濟政策與甲州金山虛實
《甲陽軍鑑》中提到了信玄獎賞家臣時,曾許以「一抱金」,即讓當事人在金子堆前,用雙手一次抱抓的金子作為獎賞。信玄的「黃金傳說」廣為傳頌,從傳說回到現實,究竟是不是這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