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戰國

戰國時代,簡稱戰國,是日本歷史上的一個重要時期,一般是指1467年足利義政時期的應仁之亂(亦有始於明應之變的說法)開始的長達一百二十多年的政局紛亂及群雄割據的一段時期。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15 | seayu

從Netflix紀錄片《武士時代:為日本而戰》第一集,看出其歷史謬誤與真相

看畢了第一集,雖然影片對於織田信長的發跡史脈絡大致正確,但仍有不少細節出現錯誤,偏離了歷史事實或最新學說。雖然這部影集有瑕疵,但對於有興趣由零開始了解日本戰國時代史,仍是一個好的方法。

2021/04/11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信長之父「織田信秀」傳奇(下):周旋在兩大強敵今川義元與齋藤道三之間

1548年的小豆坂之戰及1549年的安祥城之戰後,信秀辛苦經營的西三河戰線便被銳意西進的今川軍迅速瓦解,加上年前的稻葉山城之戰大敗,信秀在當時事實上面對東、北兩方的同時壓力。

2021/04/10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信長之父「織田信秀」傳奇(中):奪取那古野城,踏出大展拳腳的第一步

在1537年(天文7)前後,織田信秀奪取了愛知郡的那古野城。這件事件讓織田信秀正式走入歷史舞台。那古野城位於尾張中南部的愛知郡,即今天的名古屋市。

2021/04/09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信長之父「織田信秀」傳奇(上):「巧取豪奪」商業中心津島,走出自立第一步

最重要的是,彈正忠家得到津島後能夠完全支配,津島已成為彈正忠家的私有地,這也代表彈正忠家開始擺脫一直以來的身份地位,向自立化走出第一步。這也是信秀開始名揚天下的契機,甚至可以說是決定了其子信長及織田彈正忠家命運的第一步。

2021/03/18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從弘治到永祿、從元龜到天正,日本戰國時期兩場充滿張力的「年號戰爭」

除了天皇踐祚之外,實際的改元操作上也涉及許多人為因素,特別是戰亂時期,改元更淪為權力者的政治鬥爭工具。以下以戰國時期永祿、天正兩個年號為例子,簡單介紹這兩場充滿張力的年號戰爭。

2020/12/31 | Stanley

織田信忠與松姬的愛情故事:始於政治聯姻,終於本能寺之變的悲劇

政治聯姻是古代國與國間常見的外交手段,看似成了家人,實則是雙方互將子女作為談判人質。雖說是始於利益,然而只要彼此相戀也一樣能譜出猶如電影情節為人津津樂道的愛情。

2020/10/08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400多年前葬身火海的織田信長,為什麼能讓現代人甚至外國人趨之若鶩?

這是日本塑造日式英雄,再將之輸出國外的經典文化傳銷活動。而且這裡可以分成兩個層次,三重意義。

2020/07/16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日本戰國兩大軍旗——「風林火山」與「毘沙門天」背後的意涵

其實不少大名、武將的軍旗都並非如此清楚明確。接下來,我們來考究一下兩個在中文世界人氣超巨大的有名武將—武田信玄和上杉謙信的軍旗問題。

2020/04/30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17世紀日本為何入侵琉球王國?這要從豐臣秀吉的野心開始說起

1609年薩摩島津家揮軍入侵琉球王國可說是東亞十分著名的歷史事件。華文世界的討論解讀此事件為德川日本意圖擺脫明、清帝國的政治秩序。然而,上述的這個理解是否有倒果為因的問題呢?

2019/12/23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德川四天王之一,「戰國最強」武將本多忠勝的真實歷史

本多忠勝(1548-1610),戰國中後期之名將,世稱「鬼之平八」,德川四天王(酒井忠次、井伊直政及榊原康政)、德川三傑(井伊直政及榊原康政)之一。

2019/12/16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豐臣秀吉自滿不已的「三木之干殺」,真相究竟是如何?

三木城之戰的「干殺」傳說有一定的真實性,但規模和情況或許沒有像我們後世想像那樣慘,可以說我們也中了秀吉宣傳戰的圈套了。

2019/12/09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當信玄遇上信長:「西上作戰」兩人化友為敵的背後

其實信玄並不想立即與信長為敵。信玄的頭號目標只是德川家康,不代表同時想將劍尖指向信長。

2019/11/25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武田信玄的美夢宏圖:記載在《甲陽軍鑑》的治國方略

我們簡單地介紹了藏在《甲陽軍鑑》末段,信玄死前構思過的治國大綱,如果這個記載真的是信玄的心聲,那麼可以說在戰國大名之中,論計劃性、思慮深度而言,都沒有多少個「同行」曾明確地記述過能達到這種程度的統治綱領。

2019/10/14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秀吉沒收「造王者」丹羽長秀的領地,是過河拆橋還是另有隱情?

信長死後,丹羽長秀協助秀吉討滅明智光秀,逐步取得織田家的「遺產」。丹羽長秀死後兒子卻被秀吉削減領地、改封,輾輾轉轉下始終未獲重用。為什麼丹羽長秀一死,秀吉便這樣處置丹羽家呢?

2019/09/09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三河一向一揆:德川家康與寺院僧兵的傳奇對決

貧窮的農民和武士,依賴這些寺院借貸過活,久而久之他們信奉淨土真宗,結下深厚的精神聯繫。1563年,松平元康與寺院勢力爆發嚴重衝突,後世稱為「三河一向一揆」。

2019/09/02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老來得子的豐臣秀吉,如何當一個「孝子」的爸爸

豐臣秀賴是豐臣秀吉老來喜得的小兒子。他的出生象徵著歷史性地首次完全統一日本的豐臣政權的未來與希望。然而,正正因為是老來得子,他出生對於豐臣秀吉這位老英雄而言,既是驚喜的到來,也是憂愁的開始。

2019/08/19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一次改變日本歷史的「交換禮物」:黑田長政與福島正則的友誼

熟悉關原之戰的朋友都知道黑田長政與福島正則在關原之戰前便一起在德川家康麾下,為他對抗石田三成與毛利輝元等豐臣西軍。他們兩人是怎樣走在一起的呢?最為著名的一個故事,便是他們兩人交換頭盔開始。

2019/06/10 | 日本史專欄@胡煒權

織田信長「惡名」的開端:《甫庵信長記》華文世界初翻譯

甫庵雖然以太田牛一的《信長(公)記》為底本,但基於他是一名儒學者的關係,他批評太田牛一的寫作風格「淡而無味」,沒有教訓後人之意。誠然,這個批難頗為不正確的,但從中足見甫庵的寫作目的,並不是以史實為根本,而是借史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