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電影

日本電影(日語:日本映画),在日本又稱「邦畫」(邦画,相當於中文的「國產片」或「國片」),已經有超過一百年以上的歷史,是世界上歷史最悠久且規模最龐大的電影工業之一。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4/05 | 德尼思化

《字裡人間》:塵世茫茫大海,一葉屬於理想的扁舟

編輯辭典,了解字詞,不是為了世人溝通嗎?主角因而鼓起勇氣,再生疏,也要對話,成為辭典成事的核心。

2021/03/21 | 林兆彬

《入住凶宅請敲門》:日本鬼片黯然失色

戲中曾經提及過「凶宅只要再有人入住,沒有再發生事故,就不算凶宅」的規則,但故事竟然沒有再發揮這一點。

2021/01/24 | 傅紀鋼

大島渚《俘虜》:俘虜營內不能過聖誕節,卻成為同志禁忌之愛的表徵

《俘虜》中日本人相較來說毫無自我,並帶有壓抑痛苦的情緒,對照英國俘虜苦中作樂,仍然保持自我的姿態。可說大島渚透過《俘虜》的畫面,將整體日本社會的壓抑直接傳達給不分國籍的觀眾知道。

2020/11/17 | Bruce Lai 賴勇衡

《母子逆緣》:比女神更好看的就是女神墮落

若果長澤正美演的秋子基本人設就是缺乏基本良知的虛無,也許解釋了為何劇本中對這人物的描寫缺乏了某些重要的細節。

2020/11/10 | 雪影劇場

《母子逆緣》:誰是被害者?17歲男生為何殺了祖父母?

電影的主題曲《存在證明》由現實中的男主角「周平」填詞,他希望藉著這首歌,向其他像他一樣「沒被人看見的」孩子傳達「你也有生存意義」的訊息。

2020/10/04 | 雪影劇場

從《情書》到《最後的情書》——最心痛是,愛得太遲

因為遺憾,因為得不到,所以感情才能藏更久,才更有幻想嗎?《最後的情書》的故事或能令人反省。

2020/09/25 | 精選轉載

從韓國電影供應鏈的競爭力與隱憂,回看魏德聖的「台灣三部曲」

台灣電影處在韓國電影的前價值鏈階段,雙方電影工作者所面對的產業環境與挑戰完全不同。台灣電影連產業鏈都尚未完備,遑論價值鏈的國際化。

2020/09/22 | 林兆彬

《最後的情書》:告別青春遺憾

《情書》之所以成為經典,是因為它成功令觀眾回憶起內心深處的青春遺憾往事,再用遺憾美來治癒傷口,而《最後的情書》則是一場告別青春遺憾之旅,為《情書》劃上美好的句號。

2020/07/28 | Bruce Lai 賴勇衡

《最後的情書》:情信物哀

書本和信件一樣,把情感摺合藏好,待對方翻開,是日式含蓄浪漫。就此《最後的情書》借夏目漱石有所提示:他不會直接說「我愛你」,換作一句「今夜月色真美」。

2020/06/26 | 讀者投書

老、少文青必看的那些電影:20年跨世代片單大調查,王家衛、楊德昌歷久不衰

現在的大學生和二十年前的大學生想像中的文青形象建立於90年代或00年代初的電影之上,不過,現行大學生和當年大學生覺得其中最文青的卻是不太一樣的電影。

2020/06/22 | 林兆彬

《日間演奏會散場時》:閉起雙眼你最掛念誰

愛上一個人,可以毫無理由,可能是因為在對的時間獲得一種被拯救的感覺,一種互相補完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