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9/23 | 伊佳奇

各路人馬爭食「一國中一日照」大餅,衍生出認知症「童稚化」照護困境

倘若台灣還有三百多間以上的日照亟待設置、設計,這些日照承接團體欠缺專業知識下,仍會依循現有日照的建築模式,甚至邀請這些已投入日照的建築師來規劃,自然就繼續將已過時或偏狹的設計理念,及教室方式來設計規劃,空間就限制並影響生活照護的模式,童稚化模式自然繼續主導台灣認知症照護。

2019/12/20 | 伊佳奇

未來四年是台灣步入超高齡社會的關鍵,下一任總統準備好面對挑戰了嗎?

面對2025年台灣將進入超高齡社會,帶來的許多社會、經濟、政治等層面問題,包括:長照、健保、醫療、育兒、勞動力等議題,衛福部已預估屆時台灣長照需求者將一舉突破百萬門檻,試問:總統候選人已思考與準備好了嗎?

2019/05/30 | 伊佳奇

台灣「童稚化」的照顧模式,讓認知症長者失去選擇的權利

目前台灣所抄襲日本日照中心的學堂模式,完全是以服務提供者導向去思考與設計,少有能以長者的需求與狀況去分析與規劃設計,大多找一些「懂得」認知症的建築師來規劃,待實際運作時,則忽略設計理念,設計成為一種宣傳的賣點。

2019/03/15 | 伊佳奇

畫虎不成反類犬:「地中海風」日照中心,吻合認知症患者的生命史嗎?

如果高齡者生命史中,柏青哥、吃角子老虎等遊戲是他們不可或缺的內容,當他們老的時候為何不讓他們再次去回味柏青哥、吃角子老虎等遊戲?若是能喚起他們年輕時的美好時光,帶給他們生活樂趣,再次點燃他們生活的活力與鬥志,不涉及金錢。

2018/08/29 | 退休好幸福

不因失智症而遠離人群,讓「高年級實習生」對社會有所貢獻

其實失智者在失智後仍保有部分的工作能力。失智者在7-11與客人或店員產生的生活互動,增添了長者不一樣的工作感受。參與的失智爺爺奶奶甚至還十分可愛的問工作人員說:「下次我們還可以來嗎?」失智者在友善的環境中感到被尊重及成就感,自然而然也能保有原有的能力。

2018/06/04 | 愛長照

大腦忘了,但身體還記得:程芝鳳用舞蹈治療喚起失智長者的深層記憶

雖然俗稱為「舞蹈治療」,但程芝鳳説,她並不是在教大家怎麼跳出令人目眩神迷的舞蹈,而是透過細膩的觀察與引導,從每一個人的需求出發,與疏離的身體再度連結,與淡忘的靈魂再度相遇;電光火石的瞬間, 讓許多長者的心靈重新有靠岸的機會,這是科學很難量化的時刻。

2018/03/27 | julia

面臨失智海嘯,何處才是照護家庭的救命浮板?

身為照護者,想要為生病的家人及自己尋求社會福利層面的幫助,相關程序到底得遞出多少資料,通過幾道關卡?

2018/01/23 | 退休好幸福

長照2.0啟動後,失智症日照中心能夠滿足患者與家屬的需求嗎?

位於新北市板橋頤安公共托老中心,是專為失智症者打造的日照場所,內部設計宛如一座充滿懷舊風情的三合院大宅,家具、佈景、裝飾鋪陳出40年代的居住環境,刻意仿舊的生活場景,是十分鮮明的「懷舊療法」。

2017/11/12 | 愛長照

不是「老人托兒所」:沒有課表的日照中心,讓長輩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日本日照中心的工作人員說:「來到日間照顧中心,不是要改變你的生活習慣、勉強你做不喜歡的事,真正的目的是要維持你的社交功能,並增進自立支援的能力。」

2017/07/05 | 台灣在宅醫療學會

用家的溫暖守護社區老小:讓台灣社福界驚嘆連連的「富山型日照」

富山型日照以混合照顧聞名。23年前,負責人惣(音「總」)万佳代子看到社區的照顧需求,毅然決然創辦了混合高齡、身心障礙者、幼兒的日照中心。佳代子說:「我是護理師出身,護理師關心0-100歲的人跟社區,這個社區需要什麼我就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