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那個男人》書評:311大地震之後,在充滿不安回憶的日本社會描寫愛
平野啓一郎在訪談裡總說,自己要描寫的其實是「愛」這件事,就是這麼簡單。《日間演奏會散場時》的愛,《那個男人》的愛,總像是孤獨的人在動盪的社會裡執著地去追逐。在社會裡的每個人用盡一生在追求的事物,我想終究是自己渴望的「幸福」吧。
2019/12/28 | 精選書摘
平野啓一郎《那個男人》小說選摘:才過三年九個月,里枝的再婚對象居然死了
不幸,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但說到再大一點的不幸,人們往往漠然地認為,自己的人生未必會碰上——幸福的人因為不經世事,只能如此想像;經歷過不幸的人,則懇切祈禱別再降臨自己身上。
2018/10/16 | 精選書摘
《日間演奏會散場時》小說選摘:兩人幾度看錶,卻始終假裝不知時間已晚
雖然當時完全不可能,但事後兩人都分別想過,其實那天也可以選擇共度到清晨。因為這邂逅的長夜在兩人的關係中相當特別,後來屢屢被憶起。
芥川獎得主平野啓一郎:「愛」是因他人而變得能喜愛自己
我所謂的愛自己,並不是攬鏡自照,感嘆:「我真是太喜歡自己了。」而是因著他人而能愛自己,或者透過他人而喜歡上自己,我想這就是「愛自己」的入口吧。
芥川獎得主平野啓一郎:「愛」是因為他人而變得能喜愛自己
我所謂的愛自己,並不是攬鏡自照,感嘆:「我真是太喜歡自己了。」而是因著他人而能愛自己,或者透過他人而喜歡上自己,我想這就是「愛自己」的入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