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騷亂


  • 確認
  • .

2020/06/04 | Giloo紀實影音

【司法院線上影展】《地厚天高》:香港本土派領袖梁天琦,卸下政治鬥爭的平凡樣貌

或許梁天琦在反送中運動時透過臉書寫下的一封信提到:「再者,當本應解決社會問題的人選擇漠視社會問題,反而熱衷於將香港的命運放上賭桌作政治豪賭,我們需要的,不是以自己寶貴的生命與之對賭,而是在患難中的忍耐、老練和盼望。」,正可以成為這部紀錄片的後記。

2020/04/04 | 港台電視31

大律師黃瑞紅:「我幫年青人,坦白說,是他們幫緊我個仔」

「我幫那些年青人,坦白說,是他們幫緊我個仔……」大律師黃瑞紅從容道來,心裡仍在滾動。難為天下母親,無不為著年輕下一代憂心忡忡。何去何從?在這紛擾躁動的時勢。

2019/10/10 | 蕭雲

中學生請假聲援梁天琦、盧建民、黃家駒上訴

「好開心見到咁多手足。三位被告都係勇武嘅代表,希望打氣場面能夠打到強心針畀勇武手足,我哋唔會離佢哋而去。」

2019/05/22 | Abby Huang

《紐時》:黃台仰李東昇獲德國政治庇護,「亞洲法治綠洲」聲譽受威脅

人權組織對德國給予港人庇護感到驚訝,反映「香港的人權狀況與世上最差的國度有得比……反映國際社會認為香港現況有多嚴峻」。

2019/05/22 | Abby Huang

2名香港公民獲德國「政治難民」身分,紐約時報:「亞洲法治綠洲」聲譽受威脅

2016年旺角事件被控暴動的2名香港社運分子,日前證實已獲德國給予難民庇護,外界認為香港「亞洲法治綠洲」的聲譽,正受威脅。

2018/06/19 | 書生百用

梁天琦暴動罪判刑背後的爭議︰法官量刑應否考慮道德、政治因素?

有些論者認為梁天琦等人為了香港社會才犯案,如果考慮他們的動機及社會的政治環境,法官可以從輕發落,但法庭明顯否定這種主張。法理學的相關爭論,能讓我們了解兩種立場的理據。

2018/05/25 | 破土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上):拍紀錄片的矛盾,就像「人血饅頭」

梁天琦說他搞政治不開心,那時候我很震驚,因為他說這句時是他最受歡迎的一刻。之前我對政治人物的理解是,你受歡迎你可以贏得選舉。那為什麼他會不開心?當我發現梁天琦這一面向,跟我之前想拍一個很激情的作品,方向完全不同,所以我乾脆往比較憂鬱灰暗的方向去拍。

2018/05/25 | 破土

專訪《地厚天高》導演(上):拍紀錄片的矛盾,就像「人血饅頭」

梁天琦說他搞政治不開心,那時候我很震驚,因為他說這句時是他最受歡迎的一刻。之前我對政治人物的理解是,你受歡迎你可以贏得選舉。那為什麼他會不開心?當我發現梁天琦這一面向,跟我之前想拍一個很激情的作品,方向完全不同,所以我乾脆往比較憂鬱灰暗的方向去拍。

2018/05/19 | 法夢

梁天琦等5人旺角暴動案︰裁決、判刑考慮與刑事程序

除了早前梁天琦已承認一項「襲警」罪,梁天琦亞皆老街「暴動」罪名成立,第三被告盧建民砵蘭街參與「暴動」罪名成立,其餘被告及控罪不成立。

2018/05/18 | Alvin

【騷亂審訊】司法機構收「陪審員照片」 法官:將安排警方護送

涉及梁天琦等5名被告的旺角騷亂案,陪審團經過退庭商議後裁定,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煽惑暴動不成立;其餘兩項暴動罪一項成立,另一項未能達致大比數裁決。

2018/04/26 | 洛楓

我們從來沒有離開亂世:初讀《盧麒之死》

作者評論黃碧雲的《盧麒之死》,當中提到以「拼貼式敘述」寫成,令作品容易變得瑣碎、沉悶和單一。

2018/01/22 | 法夢

點解梁天琦要即時還柙?

如果刑期預計會監禁的話,認罪後一般不會批准保釋,但被告即使日後被判處特定的監禁,認罪後收押的時間,將會當作已服刑的時期,從最終的實際刑期中扣減。

2017/08/27 | 周雪君

網傳旺角騷亂棄保少女李倩怡錄音:不信香港有法治,臺灣獨派助流亡

李倩怡:『旺角大審』根本就係一場港版嘅『美麗島大審』,⋯⋯香港而家係補緊課,補一種過去臺灣喺中國國民黨威權統治之下係點嘅一堂。

2017/08/21 | 法夢

什麼都是暴動罪,人人也是暴徒

根據《公安條例》第19條,只要被告參與在一個已經破壞社會安寧的集會,即使是不同程度的參與,也構成暴動罪。

2017/07/17 | Alvin

【旺角騷亂】不滿警察砌生豬肉 公民記者脫罪:若罪成,家庭支離破碎

脫罪者認為警察隨便指控,如罪成就立功,但失敗不用負責,形容是「無成本、無代價」,但被告人卻要承受壓力。

2017/03/22 | 灰記客

暴動罪「重判」的啟示

2016年旺角掟磚事件中,有在場的被捕者「暴動罪」成立判監3年,鼓吹「勇武抗爭」的人有否想過要提醒他們後果嚴重?

2017/03/20 | 辨法論政

旺角騷亂判刑以及政府應作之擧

香港人很多時候對待犯罪、法律都有一種絕對化的思維,法律内就是絕對正確、法律之外就是絕對錯誤。但任何讀法學、犯罪學的同學都會知道,「罪行」這一概念是社會常規塑造出來,而法律就是用來推行這一社會常規或言强化這社會常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