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9/21 | David Tang
讀《大明末代皇帝崇禎》有感
大明的滅亡,既有天然亦有歷史因素,不盡是朱由檢的錯,但他絕對有一大責任矣。
2019/09/14 | 精選書摘
駱以軍《明朝》小說選摘:所有人以為是救世英主的「小神」,卻讓整個系統關機
小說家將時代全景注入AI機器人,於萬年後射出病闇之美:黨爭、青花瓷、牡丹亭、妓院、戲台、美婦、酒館……文士們攀上小說家記憶中永和巷弄長長的階梯,討論他早已核爆多次的心靈。
2019/05/03 | 黎蝸藤
「漢文化圈」源自「漢地」,但並非中國所獨佔
中華人民共和國、日本、朝鮮、越南等都是「漢文化圈」的分支,後幾個國家甚至比現代中華人民共和國保留了更古老的傳統,各國之間的關係應該是平行的,而不應該有主次之分。
2019/01/17 | BJ周
【明鄉人】那群拒絕降清的舊臣遺族和擁護者,反清反到越南的「明鄉人」
由於明鄉人得到執政者給予較優的權益,清朝時期才移居越南的華人,與越南女子通婚後也多自稱為明鄉人。因此今天所謂的明鄉人,已經成為泛指華越通婚的後裔。有意思的是,19世紀末期中法開戰之前,這些明鄉人又成為中法兩國爭取的目標。
2018/09/20 | 精選書摘
《白銀帝國》:晚明白銀流入中國,成就了「西門慶們」的生活
仔細閱讀對比,就可以注意到《金瓶梅》是與以往古典小說截然不同的經濟世界。全書中有名有姓的人物多達三百餘人,幾乎達到全民皆商的地步,即使不從事商業,也呈現商業氣質。
2018/08/09 | 精選書摘
《王的女人》:不識字的魏忠賢大權在握,還蓋廟搞個人崇拜
強力清除了反對派後,魏忠賢欣然接受了各地諂媚之人送上來的「九千九百歲」的稱呼。單單從這年齡上來看,如今的天下魏忠賢真正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了。
一休和尚的將軍原型,足利義滿為何接受明朝冊封為「日本國國王」?
足利義滿獲得明朝賜與「日本國國王」金印。這件事情引起當時日本的一些非議,畢竟天皇才是日本的統治者,身為人臣的足利義滿這樣赤裸裸地接受外國皇帝冊封為國王,擺明是不放日本天皇在眼裡。那麼為何足利義滿甘願與明朝接觸呢?
2018/06/09 | 黎蝸藤
中日關係再認識(三):「倭寇」是日本侵略中國嗎?
在很多中國人的認識中,「倭寇」被視為日本侵略中國的例子。無他,倭寇的倭字,就是中國對日本人的稱呼之一。但從四個角度分析,倭寇並不是中日兩國政府之間的戰爭。
2018/04/22 | 精選書摘
《晚明破與變》:江南的奢侈風尚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江南市鎮的奢侈並沒有導致資本主義,卻名副其實地使傳統經濟轉型為市場經濟。奢侈是消費觀念的更新,是伴隨經濟繁榮而衍生的新的消費方式,人們在消費社會財富的同時,刺激了社會財富更大規模的增長。十六世紀的陸楫已然認識到這一點,是難能可貴的。
2018/04/17 | 精選書摘
如果不從佔領者觀點出發,越南本身的多元性其實令人著迷
將越南視為一個前殖民地或一個戰略地區,或將越南簡化為一場戰爭或一連幾場戰爭,都會使越南史變成它與外來強權的關係史。
2018/03/18 | 陳慶德
李氏朝鮮光海君(四):被剝奪身分的王族殞落,佔據近30年韓劇舞台
究竟當年光海君為了國家利益,不顧禮數,周旋在三國—女真、明朝與日本之間外交的「中立政策」,是否正確?恐怕比起燕山君而言,光海君的歷史地位,留給後人更大的想像與詮釋空間了。
2018/03/18 | 陳慶德
李氏朝鮮光海君(三):不顧禮數與野蠻人交流,終被文人政變推翻
光海君於外交中立立場,謀求國家最大利益的政策,看在國內一些大臣眼中,可不是滋味。無論是與入侵明朝的「北狄」女真妥協,亦或是與差點導致朝鮮滅國的「倭賊」締結合約,這都是不可理喻的。
2018/02/17 | 精選轉載
明鄭對滿清的最後反攻(下):清軍反敗為勝妙計
姚啟聖見深溝高壘難以力取,姑且以招撫議和相試探,既而重施牽海故計,要經濟封殺對手。1679正月,福建濱海居民紛紛被趕入內地,沿海星羅棋布都是砲台哨所,防止民人接濟。
2018/02/17 | 精選轉載
明鄭對滿清的最後反攻(上):勇將劉國軒顯神威
「經既崩剝,不知所為;國事盡委國軒。」休養生息九個月後,劉國軒請得上方劍,於永曆三十二年(1678) 正月祭江出師,反攻清兵。
2018/02/16 | 精選書摘
朱元璋把國號取為「明」是因為崇尚光明的日月神教?
按照傳統的陰陽五行學說,朱元璋選擇「明」可能也與此有關,並且是用意頗深的。那麼,「明」與陰陽五行又有什麼關係呢?
2017/10/23 | 精選書摘
定陵陪葬品無數,唯獨缺了萬曆帝的愛妃?
鄭皇貴妃於崇禎3年7月死去,死時,她被諡曰恭恪惠榮和靖皇貴妃,入葬銀泉山,朱翊鈞想和她合葬於定陵中的美夢,最終還是沒能實現。
2017/10/23 | 精選書摘
定陵陪葬品無數,唯獨缺了萬曆帝的愛妃?
鄭皇貴妃於崇禎3年7月死去,死時,她被諡曰恭恪惠榮和靖皇貴妃,入葬銀泉山,朱翊鈞想和她合葬於定陵中的美夢,最終還是沒能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