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5/15 | 林 承毅
指南山下的暖心相會:我是政大兼任講師,我以我的學生為榮
沒有一位老師會覺得他的學生很醜,除非他帶著濾鏡與情緒上課;沒有一位老師會覺得自己的學生很笨,除非他真的是天才或教學受挫;沒有一位老師會覺得自己的學生不用功,除非他看到的永遠是自己,而忘了多元尊重。至少我所接觸到的政大學生,沒有絲毫讓我有這樣心念,
2020/05/11 | 李律鋒
大學壓榨兼任教師的病灶沉疴,不該怪罪學生為「體制的共犯結構」
今天我的同溫層,因為易智言導演與母校傳院的新聞而徹底洗版。政大存在的問題,我不陌生。我試著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解釋。易智言導演指出的例子,真的只是千瘡百孔的大學制度病灶沉疴的冰山一角。但讓我覺得非常遺憾的是,導演在他的行文中,雖然批判了政大的制度,卻把學生當作「整個結構制度的共犯」。這對我來說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
2016/12/01 | 羊正鈺
《藍色大門》導演易智言:其實我早就出櫃了,藏到20年後父母過世
「最重要的是希望同志父母和同志朋友,不要錯過相愛的人可以互相認識的時間,因為生命很有限。」
「總是會留下一些什麼吧,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陳柏霖和桂綸鎂的人生因《藍色大門》徹底改變
「但是總是會留下一些什麼吧,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在《藍色大門》的結尾裡,張士豪對孟克柔這麼說,十年後他們重逢,要對彼此說些什麼?
2014/11/23 | 羊正鈺
只拿下2項金馬獎 陳玉勳:有骨氣一點,輸了我認,贏的話我超爽!
陳湘琪入圍過兩次沒能得獎,今年打敗了非常強大的鞏俐、趙薇,這份榮耀比自我保護地關在家門裡自爽大很多吧!有骨氣一點,真刀真槍跟你幹!輸了我認,贏的話我超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