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日報

《星洲日報》 (英語:Sin Chew Daily) 是馬來西亞第一大中文報章,由朝日報業私人有限公司出版。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0/11/03 | 洪均燊

英國殖民時期的星馬華人醫療文化(下):以創立「虎標萬金油」的胡文虎家族為例

餘東旋與胡文虎分別在馬來亞與緬甸發展醫藥品牌,藉由當地華人網絡與經營各種行業累積資本,同時兼顧政商社會人士的交際,以新加坡為重要據點,將自身的成藥品牌擴展至東南亞、香港、中國等地。

2020/03/17 | 鄭昭賢

一位馬國新聞人的回憶(下):《星洲日報》是如何回應90年代印尼排華事件?

本文為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前國際新聞組主任鄭昭賢,在《星洲日報》2019年歡慶90周年紀念刊上,回顧所參與報導的新聞事件。本篇談及的是印尼排華事件。

2020/03/16 | 鄭昭賢

一位馬國新聞人的回憶(上):親見萬名柬國難民在山野,總理洪森在我們面前落淚

這是一場十分獨特罕見的專訪。採訪過程中,我請洪森提到政敵企圖暗殺他的事件,他激動起來,說前後有13次,險遭人暗殺。不久前,有人在他家四周暗置幾十枚地雷,企圖取他的命。談著談著,他眼眶紅了,淚珠流下

2019/12/14 | 彭成毅

保皇與革命,親共與反共:紛擾馬來西亞華文報百年的「路線」之爭

無論是百年前的革命黨人與保皇派之爭,或是現今的反共與親共路線之爭,來自北方中國的政治變化,一直紛擾著馬國華人的立場。

2019/11/18 | 關鍵評論網 ASEAN:馬六甲

馬國媒體疑因「中國因素」自我審查,矮化台灣用詞惹馬國網民促罷看

繼2016前總統馬英九遭馬國媒體報導頭銜為「台灣前領導人」後,近日傳出馬國媒體疑因中國大使的壓力而自我審查,馬國「詩華日報」編輯部流傳出公告,要求新聞內容應避免「中港台」名字並列。

2019/09/30 | 精選轉載

誤入白色恐怖冤獄,無法返校的馬來西亞僑生:我答應母親會回家團聚

台灣戒嚴時期當中,有的台灣學生因白色恐怖而無法回到校園中,然而更鮮為人知的是,也有少數的馬來西亞僑生身陷了白色恐怖冤獄,他們不僅無法返校,也無法返國。

2018/07/09 | 鄭昭賢

國民黨殘餘部隊「泰北孤軍」的故事:「有誰願意拿槍,與自己人互相殘殺?」

40年代末,中國發生國共內戰,最後國民黨退守台灣。當時,雲南一支國民黨部隊孤軍作戰,從中國雲南省翻山越嶺,退至緬甸,再進入泰北荒山野嶺地帶。經歷千辛萬苦,流血流淚,在段希文將軍的領導下,他們終於在泰北金三角山區安頓下來,在那偏遠的山區安家落戶。

2018/06/01 | 精選轉載

憶馬來西亞528報殤:509改朝換代,我們看到新聞自由的新希望

經歷這一場變天,新聞業終須明白,新聞自由多麼可貴,也是國家應該享有的天賦,當政者企圖奪去人民應享有的權利,最後的結果就是被人民唾棄。

2018/02/17 | 精選轉載

「激化對立」代表黃明志個人創作的困局,還是大馬華人的隱喻?

流行音樂是文化的一種,也會被寫入歷史,是一種長期耕耘、文化累積,也都會有重要的作品被留下來。如果黃明志透過激化對立、散佈仇恨、消費他者、剝削弱勢、物化女性而得到的高資本,最後會留下什麼?

2017/06/19 | 鄭昭賢

印尼不平凡的老報人(三):為印尼華文報業復興奮鬥的李卓輝

一開始,報館幾乎沒有什麼設備,只有一台陳舊的印刷機,一台計算機,辦公室裡連基本的設備都奇缺。可以說,一切從頭做起。

2016/11/15 | 鄭昭賢

《星洲日報》新聞人憶往事:回顧處理的國際新聞,這四大事最值得回味

我剛好是在20世紀結束前的最後十年負起主任的職務。在那世紀交替的階段,國際政治發生劇變,冷戰結束,世界各國紛紛走上市場經濟

2016/09/19 | 鄭昭賢

1998年印尼排華暴動後:有人為洩恨傳假照片給報社,也有逃難商人成為特派記者

1998年5月發生排華暴動後,印尼華人想盡辦法,使用各種管道,把他們的苦難告知世人。於是,互聯網成為印尼華人反擊迫害者的一種工具。但卻也發生為了洩忿,而把其它照片移花接木投來我們報館的事件⋯⋯

2016/09/19 | 鄭昭賢

1998年印尼排華暴動後:有人為洩恨傳假照片給報社,也有逃難商人成為特派記者

1998年5月發生排華暴動後,印尼華人想盡辦法,使用各種管道,把他們的苦難告知世人。於是,互聯網成為印尼華人反擊迫害者的一種工具。但卻也發生為了洩忿,而把其它照片移花接木投來我們報館的事件⋯⋯

2014/10/22 | 當今大馬

香港明報換總編輯,員工強烈不滿「代」住先

《明報》管理層15日張貼通告,公佈總編輯張健波14日退休,即日起由首席執行總編輯鍾天祥,出任代總編輯,至另行通知為止。

2014/08/22 | 羊正鈺

中國公開反對我與大馬簽FTA 經長:無需徵得大陸同意

杜紫軍說,這也是為何政府一再強調,要與大陸保持和平友好的關係,才能使我們在拓展區域經濟整合的阻力降到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