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06/07 | 翁 稷安
《地中海世界與羅馬帝國》導讀:帝國夢的原型,永劫輪迴兩千年
羅馬的歷史,對二十一世紀來說,是過去的教訓或是日後的預言?帝國之夢及其混亂會不會再以不同的形式於我們的時代重現,只能留待給未來的史家解答。
2018/05/10 | 精選轉載
莉亞公主的「奴隸裝」比基尼
單以前面論及的電影劇情所發展出來的概念,這件「奴隸裝」其實不太具有正向的意涵;因為它代表了女性的受控、被壓迫與奴役。然而當《星戰》建立起自己的次文化後,這樣的意涵也受到了轉化。
由「電子呈請」看智慧政府如何吸納民意
若然電子呈請機制僅讓議題對立雙方比人數、比大聲,對解決社會問題恐怕無甚助益。
2017/12/31 | 精選轉載
《最後的絕地武士》配樂:在熟悉的旋律中,我看見那個熟悉的路克
《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的新元素略差一著,但對於這部電影,John Williams仍然運用舊有的星戰主題,給出符合需求,幾近完美的音樂。
2017/12/30 | 精選書摘
唯有牽絆能使你獲得救贖,這是《星際大戰》所傳遞最強大的訊息
盧卡斯後來跟父親重修舊好。他把許多痛苦與理解化為一段話:「他終於看到我從他口中的『大器晚成』變得真正發光發熱。我讓他得到所有父母所希望的那件事:孩子要平平安安,照顧得了自己。這是他真正要的,也是他所得到的。」
2017/12/28 | FORTUNE
#你不是絕地武士:路克天行者打臉支持廢除網路中立化政客
漢米爾在推文中稱這位主席「完全不配」揮著光劍,並說到「絕地武士是為所有人類無私奉獻,而不是只獨厚兩家大型公司。」
2017/12/27 | 精選轉載
為什麼要聽哈佛教授聊「星際大戰」?
談「星際大戰」系列多少會提到政治,不過在第四章裡除了政治,桑思汀還簡單提到行為經濟學,這就比較少見;但有趣的是,桑思汀從劇情裡信手捻來的對白或角色作為,的確都可以用行為經濟學理論準確分析。
2017/12/24 | 傅紀鋼
《STAR WARS:最後的絕地武士》:擺脫前代窠臼,打造出真正的劇情片
雷恩・強生的第八部曲,則是擺脫了星戰的窠臼,只純以故事內的文化元素,去打造出一個真正的劇情片文本。也所以可以看到,許多影迷說本片是最好看的星戰;也有許多老影迷批評說,對新登場的人物無感,也無法真正讓他們有貼近舊系列的懷舊感。那是因為可供腦補、想像的史詩外的細節,在本片已不復見。
2017/12/23 | 精選轉載
星戰大分流:談《最後的絕地武士》引起的粉絲內戰
本篇想要強調,雙方對星際大戰的愛都是真的,恨也是真的,沒有人比星戰迷更愛或更恨這個系列。無論你是喜歡還是討厭《最後的絕地武士》,你都可以是星際大戰的粉絲。
2017/11/24 | 精選書摘
全世界大概只有桑斯汀可以從《星際大戰》談到憲法解釋理論
透過《星際大戰》,桑思汀希望我們相信,只要人民「可以選擇不做決定」(to choose not to choose),可以控制第二階的欲求層次,就擁有了選擇自由,不會被政府剝奪,不會只剩下家父長主義。
2017/05/04 | Lo
今天是「星際大戰日」:你想喝藍色牛奶還是扮成帝國風暴兵?
「星際大戰日」是由影迷發起的非正式紀念日,它的由來是星戰迷把電影台詞「願原力與你同在」(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裡的「May」翻譯成5月,「Force」則取「Fourth」4日的諧音。
對向車道的風景:閱讀從電影劇本改寫的小說有什麼樂趣?
小說與電影並非只有這種單行道式的關係。事實上,對向車道也挺寬敞的。在那一頭,電影才是原著,小說則是按照劇本另行改寫的產物。
【影片】你有所不知的《星際大戰》:絕地武士的名字「參考」日文?劇情一度「挪用」黑澤明作品?
星際大戰不只是風靡全球的科幻巨作,1977年的第一集作品,更融合了東西方的各類文化元素,成為好萊塢的創舉。
2017/01/28 | 精選轉載
【插畫】這樣也行?星際大戰也要花開富貴過新年
最近正逢農曆新年,香港藝術家融合中西元素重新創作,用星際大戰中的名角色跟大家拜年
2017/01/18 | 葉郎
【電影冷知識】第三帝國大反擊:《星際大戰》Logo與納粹字型
對一個既征服肉體也征服人心的邪惡力量,制服也是一種武器,Logo也是一種武器,連字型也是一種武器。謝天謝地這個故事裡的死星並未完成。
2016/12/28 | 關鍵77秒
【影片】美日追思珍珠港事件75年|阿根廷前總統涉貪被起訴|「莉亞公主」嘉莉費雪過世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美,成為首位和美國總統共同追思珍珠港事件的日本首相;阿根廷前總統費南德茲因為涉嫌貪汙,被法院正式起訴;電影《星際大戰》中的莉亞公主,好萊塢女星嘉莉費雪辭世。
2016/12/28 | 羊正鈺
原力已沉睡,星際大戰莉亞公主嘉莉費雪辭世 享壽60
導演史蒂芬史匹柏說:「嘉莉總是讓我敬畏,她的話總是讓我笑,又讓我驚訝。她不需要原力,她是自然、忠誠和友誼的力量。我會非常想念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