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4/10 | 鄭仲嵐
在最後的平成之春,享受「令和」溫潤吉祥的新意象
不同於過往的悲傷,適逢櫻花開花季節,賞花人群依舊擠滿各大景點,大家觥籌交錯,享受難得的櫻美景,在新年號公佈之際,「初春令月、氣淑風和」,無形間讓大街小巷都有一種吉祥的新意象。
2019/04/02 | 黑波克
日本「切換」年號的時機點,對重視精確的現代社會是極大負擔
由於元號是時間的定義之一,而元號的切換時間又受到不確定的生死時間影響,這對重視精確時間的現代社會而言是相當大負擔。過去改元的另一個意義就是日本社會必須面對天皇過世的悲傷,社會在迎接新時代時,氣氛會受到壓抑。
再見平成,你好令和:作為日本的時代代號,新年號必備的「革易舊制」精神
日本在2019年4月1日決定新的年號,而年號是象徵了「新人事新作風」、「革易舊制」的精神,但其實早在之前的江戶時代,儒家人士之中提倡「一世一元」制度,以示天皇權威更加清晰可見。
2019/03/29 | 精選書摘
《再見了!東京昭和百景》:20分鐘裸體秀,就是一段舞台上的故事
突然,舞孃將身上的衣物一舉卸除,接著是一連串雜技式的表演,以舞台中央垂吊的白布纏繞身體,將身體吊掛在空中旋轉著。現場客人約有40人,大家輕輕拍著手,安靜地凝視眼前的演出。與其說大叔們的80個瞳孔是認真注目著女舞者的肉體,其實他們更認真欣賞舞台上的舞者表演,以及舞姿所呈現的故事情節。
2018/09/01 | 鄭仲嵐
國民的櫻桃小丸子:畫下「昭和日常」與「平成不況」的句點
櫻桃小丸子帶給讀者的不是當面的刺激,而是一種「不知何時會來的後勁。」很多讀者都是在出社會後,才從許多人生百態中領悟,回想起當年看得劇情。
2018/01/03 | 漫遊藝術史
閑散私旅:鏑木清方畫作下的江戶
日本畫家鏑木清方的作品,保留了關東大地震以前的東京風貌。以獨特的留白畫風、從容的景觀視角為名,對比現今繁忙的都市生活,顯見其獨樹一幟的餘韻美學。
眾人的新美術:日本近代洋画畫會的力量
縱使人們畫著「綠色的太陽」,我並不以為忤。我以為或許真有其事。容許綠色太陽的存在,不能忽略繪畫的真正價值,繪畫的優劣無關太陽的綠色或是紅蓮顏色。
2015/04/01 | Kenzo
傳統市場就是又髒又亂?來看看這些日治時期像洋房一般的市場
日本政府的市場改革政策以「衛生」作為主要目的,廢除了臺灣一直以來都用「習慣」來管理市場的情形,並建立了一套標準的市場管理規則。到大正年間(1912-1926),除了已經獲得良好改善的衛生條件之外,也出現要求市場「作為經濟機關機能」的聲浪,因此總督府市場的改革目標從「衛生」轉到「經濟」。
即使心血被時代誤用,也無法玷污夢想的偉大——電影《風起》的歷史反思
(本文不涉及劇情內容)或許在那個時代下,懷抱夢想甚至擁有幸福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時代之風帶走了一些東西,一些東西也化作了神風而逝,最終留下的,是那混雜著血與淚而努力生存下去的姿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