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7/08/17 | 珮姬
午後的慾望:《晝顏》是外遇問題還是婚姻問題
但在現代,婚姻只是用以承諾愛的形式罷了。甚至愛需不需要透過婚姻來體現,都是打個大問號。現代女性就算沒有婚姻也能自主生存,男性也不再非得傳宗接代不可,婚姻的本意既已改變,外遇的意義,是不是也得重新討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