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18 | 羅金義
普京的世界觀:自由主義陳腐,現實政治歸位
普京推崇「現實政治」(realpolitik),主張多計算國家利益而少考量道德價值和意識形態;他期望各國領袖將外交當作談生意,務實地追求利益。
2019/06/02 | 柳金財
六四事件的政治遺產:共產中國「普世價值」與「特殊國情」的衝撞
六四事件的政治遺產啟示著,中國民主化運動需要發展成熟且具高度自主性公民社會,精英與民眾必須形成政治改革的戰略同盟。
2019/05/04 | 精選書摘
「五四」精神在現代中國的歷史潛力
「五四」精神在現代中國是一股實實在在的歷史潛力。只要政治壓力稍鬆動,便會捲土重來。我希望大陸的自由派知識人不必為最近在種種紀念會上聽到的負面評論而過分為「五四」擔心。
從《我們與惡的距離》和《國際橋牌社》看台灣的過去與未來
我們生活在台灣,我們承認每件正確和錯誤是都是整體社會的一部分,我們願意用整體而不是局部來思考問題。
人類學與行動︰從研究印傭處境的論文,到跟印尼婦女組織合作
Phoebe表示,人類學的學習讓人清楚地認識到,從古至今,文化都是不停流轉和變化、無法絕對地分割開的。
2017/11/16 | 熊仁謙
把羅興亞人道危機簡化為「佛教恐怖主義」,難道不是另一種歧視?
我們明明知道每一個人類,會採取某一個價值觀,一定是經由原生家庭、成長過程、受到的教育等土壤所影響,但卻仍受到西方這種「極端二元」的方式來分類敵我。結果是我們嘴巴上說著包容多元,但行為上卻是簡化成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2017/11/16 | 熊仁謙
把羅興亞人道危機簡化為「佛教恐怖主義」,難道不是另一種歧視?
我們明明知道每一個人類,會採取某一個價值觀,一定是經由原生家庭、成長過程、受到的教育等土壤所影響,但卻仍受到西方這種「極端二元」的方式來分類敵我。結果是我們嘴巴上說著包容多元,但行為上卻是簡化成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2017/11/16 | 熊仁謙
把羅興亞人道危機簡化為「佛教恐怖主義」,難道不是另一種歧視?
我們明明知道每一個人類,會採取某一個價值觀,一定是經由原生家庭、成長過程、受到的教育等土壤所影響,但卻仍受到西方這種「極端二元」的方式來分類敵我。結果是我們嘴巴上說著包容多元,但行為上卻是簡化成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2017/07/14 | 王陽翎
看懂了《環時》笑劉曉波天真嗎?實情是中國不斷竊取西方價值
從中國對待和議論劉曉波的態度,也等同國家級的「失禮」,這個國家一方面如此強調中國文化,強調禮教、不做蠻夷,另一方面標榜的卻是殘酷的弱肉強食觀,爭原始部落般的霸主氣焰,視強權等於定義了一切價值。
2017/07/14 | 王陽翎
看懂了《環時》笑劉曉波天真嗎?實情是中國不斷竊取西方價值
從中國對待和議論劉曉波的態度,也等同國家級的「失禮」,這個國家一方面如此強調中國文化,強調禮教、不做蠻夷,另一方面標榜的卻是殘酷的弱肉強食觀,爭原始部落般的霸主氣焰,視強權等於定義了一切價值。
2017/06/27 | 王陽翎
港人從劉曉波應得之覺悟
劉曉波的遭遇,香港人更應如實掌握中國權力的思維和信條,倒是他們把任何價值視之為主觀的宗教信仰,既然如此,我們面對的單位,最貼近現實的看來是崇拜中國權力與民族主義的「教徒」,為數不少沒有道理可講。那麼,經過這5至10年的嘗試和觀察,事過境遷,香港人理應好好調整面對中國政權的策略和態度,守住基本核心價值、普世價值之餘,如何靈活應對「中國權力教徒」的衝擊。
2017/02/13 | 林兆彬
《關鍵少數》:意義重大的平權一小步
電影政治正確,提倡「美國夢」,不論膚色、種族或性別,任何人都有可能透過自己的努力邁向成功,什麼都有可能。
2017/02/13 | 林兆彬
《NASA無名英雌》:意義重大的平權一小步
電影政治正確,提倡「美國夢」,不論膚色、種族或性別,任何人都有可能透過自己的努力邁向成功,什麼都有可能。
2016/12/06 | 精選轉載
民主回歸、自決、港獨樣樣都行不通,香港可以怎樣?
作者解釋假如抗爭者違反普世價值,堅持武力革命,國際社會將會放棄聲援香港爭取民主。
2016/11/10 | 林兆彬
川普入主白宮,《國定殺戮日》的預言開始成真?
《國定殺戮日:全民瘋殺》講到「新美國」的「新開國元勳」名叫「Donald Talbot」,縮寫是「Donald T.」,與剛剛當選為美國總統的Donald Trump的縮寫相同,兩人都同屬極右民粹主義,實在非常巧合。
2016/11/10 | 林兆彬
特朗普入主白宮,《國定殺戮日》的預言開始成真?
《國定殺戮日:全民瘋殺》講到「新美國」的「新開國元勳」名叫「Donald Talbot」,縮寫是「Donald T.」,與剛剛當選為美國總統的Donald Trump的縮寫相同,兩人都同屬極右民粹主義,實在非常巧合。
2016/08/23 | 區家麟
「純粹發表分裂國家意見,不構成刑事罪行」 看現在誰要打倒昨日的我
既然你認為理直氣壯,是非分明,為何不想討論,不容討論?通常只有一種可能︰真理愈辯愈明,你不想辯,是因為立場經不起考驗。
2016/06/02 | 林兆彬
悼念六四是從本土出發 是否「中國人」並不關鍵
悼念六四就是一種提醒,教公眾反思極權有多可怕,民主有多重要。同時,能夠聚合一鼓力量去爭取香港的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