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外國人怎麼過新年】戰鬥民族吃魚子醬喝香檳,還要開電視聽普亭致詞
俄國人天生喜愛放假和過節,就算零下20度也阻擋不了上街遊玩的熱情,喝著熱紅酒看著嬉鬧的小丑在街頭穿梭表演,逗的大人與小孩哈哈大笑。新年對俄國人而言,不僅是歡樂的,也具有重要歷史背景。
2019/01/26 | 李修慧
6萬人抗議、國防部長也下台:希臘仍同意「馬其頓」改國名
希臘和馬其頓兩國總理共同擬定的協議,在希臘國會通過,馬其頓共和國確認將改名為「北馬其頓共和國」,而希臘將幫助北馬其頓共和國加入歐盟和北約。
2019/01/04 | Project Syndicate
覺得2018是「政治正確」失去意志力的一年?那就大錯特錯了
在歐洲,2019年的前景將主要取決於3個因素:英國脫歐、德國總理梅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宏推動歐盟改革,以及5月份的歐洲議會選舉。
2018/12/30 | 李修慧
美俄飛彈競賽、中美貿易戰,盤點2019年5大政治導火線
除了中國、美國、俄國之間的緊張關係,英國脫歐、歐盟議會選舉,也2019年注定是歐盟的多事之秋。
2018/12/19 | 張耶斯
烏克蘭想推動教會獨立「去俄國化」,可能造成更大爭端
烏克蘭的教會在被莫斯科支配上百年後,現任總統提出要「獨立」教會,但不僅立刻受到東正教主教的壓力,政客和主教人選的司馬昭之心也被提出檢討,大選前出現這種鬧劇佔據版面,人民的生計反而被忽略了。
2018/12/16 | 李修慧
分裂的不只「東正教」:烏克蘭教會「切割」俄羅斯,只求一個「沒有普亭的教會」
17世紀末以來,烏克蘭的東正教會一直是俄羅斯東正教會的一個分支,烏克蘭的東正教信徒中,也以忠於莫斯科教首的派別為主。在2014年後,情況開始有了改變。
2018/11/27 | 李修慧
烏克蘭宣布全國戒嚴,得從俄羅斯和克里米亞之間「那座橋」說起
俄國總統普丁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後,支持率達到高峰,但現在比起來,卻是在谷底,而烏克蘭的總統波洛申科在明年的大選中,也遭遇人氣極高的挑戰者。
2018/11/12 | 精選書摘
《沙皇時代》下:尼古拉二世的悲劇,讓「現代沙皇」普亭夜不能寐
回顧本書覆蓋的四個世紀俄羅斯歷史,非常奇怪的是,俄國的每個「混亂時期」結束之後,都出現舊的專制統治的一個新版本。而每個新版本都因其垮台的前任的習慣與傳統而更容易脫殼而出。
2018/11/05 | 黃柏彰
川普「聯俄制中」就是季辛吉對付蘇聯戰略的大翻轉
川普的國安團隊也就正在效仿當年尼克森與季辛吉的戰略思考,只是把中俄兩國的角色翻轉了過來,事實上,華府便有傳聞年邁高達95歲的季辛吉,在今年7月前往白宮向川普提出了這個點子。
2018/10/29 | TIME
面對哈紹吉之死,美國有什麼武器對付沙烏地的野蠻暴行?
《馬格尼茨基法》就如同當代的癌症藥物,明確地鎖定了癌細胞。一旦沙烏地的涉案官員被列入「馬格尼茨基名單」,所有金融機構將會關閉這些人的帳戶,他們也會被拒絕進入世上所有令人嚮往的區域。
2018/10/11 | 精選書摘
《再造失去的王國》導讀:民族的分裂與再打造——烏克蘭和俄羅斯的合與分
本書說明同是東斯拉夫人的大(Great)俄羅斯人、烏克蘭人(小〔Little〕俄羅斯人)和白羅斯人的分合歷史,探討三個民族錯綜複雜的關係,他們是帝俄時期大(big)俄羅斯國家的核心民族,作者尤重烏克蘭與俄羅斯關係的探討。
2018/10/11 | 精選書摘
《再造失去的王國》:在俄羅斯,「偉大愛國戰爭」成為普亭政權的建國神話
我們有很好理由認為俄-烏衝突不僅是俄羅斯與西方關係的一個里程碑,也是現代俄羅斯民族形塑過程的一個里程碑。它對歷久不衰的「俄羅斯問題」至少帶來了一個清楚的啟示:要踩在同一條河流上兩次不僅困難,而且是不可能。
2018/10/10 | Project Syndicate
歐盟與各國民粹政府互不信任,普亭樂見活生生的歐洲地獄
極右翼民粹主義者在幾個關鍵國家中的崛起,對抵抗俄羅斯侵略的安全機構而言是極大的打擊。情報共享需要互信,但曾為信任提供基礎的同盟,正面臨越來越大的壓力。
俄羅斯年改「喊卡」是場戲,普亭有本錢跟人民討價還價
自2018年來俄國經濟表現超出預期,加上今年石油價格上漲的盈餘,反而讓普亭有空間和人民喊價。養老金改革的時間點,對俄羅斯政府而言是屬於防衛型的措施。
2018/09/06 | 精選書摘
與其說是天然資產或是商品,「大數據」在普亭手中已成為武器
在這個邪惡加速的時代,俄羅斯聯邦每年撥出3億美元來資助奇幻熊的千人菁英駭客,成為全球數位謊言和動亂中心。
2018/09/06 | 羊正鈺
【全文】一封讓川普抓狂的匿名投書:我是白宮中的抵抗者
《紐約時報》言論版一般不會刊登匿名的投書,為了這次例外,紐時編輯台針對這篇投書做了3點說明。
2018/08/23 | Project Syndicate
希臘與馬其頓的國名之爭,普亭為何要插手?
通過反對普雷斯帕協議,有可能阻止馬其頓加入北約。但即使受到壓力,普亭也不會承認自己反對希臘與馬其頓和解,更不用說為積極干涉希臘和馬其頓內政而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