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1/27 | 李修慧
烏克蘭宣布全國戒嚴,得從俄羅斯和克里米亞之間「那座橋」說起
俄國總統普丁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後,支持率達到高峰,但現在比起來,卻是在谷底,而烏克蘭的總統波洛申科在明年的大選中,也遭遇人氣極高的挑戰者。
2019/07/29 | Abby Huang
「30年選舉實驗結束了。」俄羅斯30名候選人資格被取消,異議領袖疑獄中遭下毒
俄羅斯多名獨立候選人,遭當局取消選舉資格,引發首都莫斯科7月以來多次大規模的抗議與鎮壓活動。
2019/04/22 | 李修慧
民眾受夠政治菁英,烏克蘭諧星從「演總統」變「真總統」
澤連斯基的政策或改革計畫並不明確,他以善於說笑、激勵人心出名,且善用社交媒體贏得年輕選民的心。雖然承諾要解決貪腐問題,並結束寡頭政治,但澤連斯基並沒有提供具體細節。
2019/03/25 | 李修慧
委內瑞拉「雙總統」政治危機,俄羅斯派軍機和軍隊抵達
今年1月,委內瑞拉「雙總統」爭議出現後,美國與俄羅斯各支持一名總統,委內瑞拉儼然成為兩國角力的新戰場。23日,媒體直擊一架俄羅斯軍機載了上百名俄羅斯軍人,降落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
北極海的神秘潛艦事故,可能是撼動普亭政權的危機?
實際上俄國是玩著沒有規則的遊戲。許多領導人認為俄國是麻煩製造者,而普亭卻將自身塑造成麻煩處理者的角色,若國家及世界缺少了他的存在,或許勢力將不再平衡。
2019/07/29 | Abby Huang
「30年選舉實驗結束了....」俄羅斯30名候選人遭DQ,異議領袖疑獄中遭下毒
俄羅斯多名獨立候選人,遭當局取消選舉資格,引發首都莫斯科7月以來多次大規模的抗議與鎮壓活動。
2019/04/27 | 李修慧
俄國「發護照」招攬烏克蘭人,烏克蘭國會通過法案「不准說俄語」
通過國語法案後,烏克蘭國產影片,90%對白都必須是烏克蘭語。出版方面,烏克蘭國內所有出版社,未來每年必須有50%以上的「烏克蘭語書」,書店書籍也必須有50%的「烏克蘭語書」。
2019/01/26 | 李修慧
6萬人抗議、國防部長也下台:希臘仍同意「馬其頓」改國名
希臘和馬其頓兩國總理共同擬定的協議,在希臘國會通過,馬其頓共和國確認將改名為「北馬其頓共和國」,而希臘將幫助北馬其頓共和國加入歐盟和北約。
2018/09/06 | 羊正鈺
【全文】一封讓川普抓狂的匿名投書:我是白宮中的抵抗者
《紐約時報》言論版一般不會刊登匿名的投書,為了這次例外,紐時編輯台針對這篇投書做了3點說明。
2018/11/05 | 黃柏彰
川普「聯俄制中」就是季辛吉對付蘇聯戰略的大翻轉
川普的國安團隊也就正在效仿當年尼克森與季辛吉的戰略思考,只是把中俄兩國的角色翻轉了過來,事實上,華府便有傳聞年邁高達95歲的季辛吉,在今年7月前往白宮向川普提出了這個點子。
2019/10/24 | Abby Huang
「土俄協議」簽訂後:川普樂見,敘利亞庫德族人感謝俄國的「拯救」
分析家認為,在美國突然宣布撤軍之後達成的這項協議,除了讓土耳其有權在土敘邊界建立一個軍事緩衝區,更鞏固了莫斯科在中東地區的新影響力。
2019/04/18 | TIME
不讓俄羅斯加入北約是史上最嚴重錯誤,最終導致烏克蘭被犧牲
在北約歷史上,第一次有美國總統質疑北約存在的必要。川普質疑美國對北約的責任已經「過時了」,還表示加入北約是美國錯誤的決定。曾擔任北約秘書長的拉斯穆森表示,民主國家的領袖質疑國家決策是「極度危險的」。
2019/05/06 | TIME
俄羅斯考慮設立與全球網路隔離的「主權網路」,若干政府或將群起效尤
若干新興經濟體將密切關注俄羅斯的進一步測試。如果俄羅斯真的成功阻斷了域外網路,這些政府或將群起效尤。但俄羅斯當局對於此事件最大的誤解就是:俄國人民會乖乖接受一套即將與中國一樣受限制的網路。
2020/01/17 | TNL 編輯
俄羅斯國會壓倒性通過「新總理」,普亭到底想幹嘛?
一般認為,現年67歲的普亭(港譯「普京」)在2024年卸任後,這些變革會給予他擴大掌權的空間。擔任總統或總理的時間加起來,普亭已縱橫俄羅斯政壇20年。
2019/06/21 | FORTUNE
VPN成為俄羅斯限制「網路自由」的最新鎖定目標
俄羅斯在打擊境外VPN伺服器的努力上,是否會比中國成功仍有待觀察。但從歷史來看,那些真心想要突破網路封鎖的人,最終都能找到方法。
2019/12/18 | 高紹沖
在離台灣最近的「歐洲城市」海參崴,見證俄羅斯的東方性格
軍港海參崴外表給人歐陸的氣息,但內在卻頗有東方人治色彩。車行途中,一度莫名遭俄羅斯警察攔下,藉機索賄已成不肖員警的「外快」之一。
2018/12/16 | 李修慧
分裂的不只「東正教」:烏克蘭教會「切割」俄羅斯,只求一個「沒有普亭的教會」
17世紀末以來,烏克蘭的東正教會一直是俄羅斯東正教會的一個分支,烏克蘭的東正教信徒中,也以忠於莫斯科教首的派別為主。在2014年後,情況開始有了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