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7/29 | Abby Huang
「30年選舉實驗結束了。」俄羅斯30名候選人資格被取消,異議領袖疑獄中遭下毒
俄羅斯多名獨立候選人,遭當局取消選舉資格,引發首都莫斯科7月以來多次大規模的抗議與鎮壓活動。
2019/04/27 | 李修慧
俄國「發護照」招攬烏克蘭人,烏克蘭國會通過法案「不准說俄語」
通過國語法案後,烏克蘭國產影片,90%對白都必須是烏克蘭語。出版方面,烏克蘭國內所有出版社,未來每年必須有50%以上的「烏克蘭語書」,書店書籍也必須有50%的「烏克蘭語書」。
2019/07/29 | Abby Huang
「30年選舉實驗結束了....」俄羅斯30名候選人遭DQ,異議領袖疑獄中遭下毒
俄羅斯多名獨立候選人,遭當局取消選舉資格,引發首都莫斯科7月以來多次大規模的抗議與鎮壓活動。
2019/04/22 | 李修慧
民眾受夠政治菁英,烏克蘭諧星從「演總統」變「真總統」
澤連斯基的政策或改革計畫並不明確,他以善於說笑、激勵人心出名,且善用社交媒體贏得年輕選民的心。雖然承諾要解決貪腐問題,並結束寡頭政治,但澤連斯基並沒有提供具體細節。
2018/11/27 | 李修慧
烏克蘭宣布全國戒嚴,得從俄羅斯和克里米亞之間「那座橋」說起
俄國總統普丁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後,支持率達到高峰,但現在比起來,卻是在谷底,而烏克蘭的總統波洛申科在明年的大選中,也遭遇人氣極高的挑戰者。
2019/01/26 | 李修慧
6萬人抗議、國防部長也下台:希臘仍同意「馬其頓」改國名
希臘和馬其頓兩國總理共同擬定的協議,在希臘國會通過,馬其頓共和國確認將改名為「北馬其頓共和國」,而希臘將幫助北馬其頓共和國加入歐盟和北約。
2018/12/16 | 李修慧
分裂的不只「東正教」:烏克蘭教會「切割」俄羅斯,只求一個「沒有普亭的教會」
17世紀末以來,烏克蘭的東正教會一直是俄羅斯東正教會的一個分支,烏克蘭的東正教信徒中,也以忠於莫斯科教首的派別為主。在2014年後,情況開始有了改變。
2018/11/05 | 黃柏彰
川普「聯俄制中」就是季辛吉對付蘇聯戰略的大翻轉
川普的國安團隊也就正在效仿當年尼克森與季辛吉的戰略思考,只是把中俄兩國的角色翻轉了過來,事實上,華府便有傳聞年邁高達95歲的季辛吉,在今年7月前往白宮向川普提出了這個點子。
2019/05/06 | TIME
俄羅斯考慮設立與全球網路隔離的「主權網路」,若干政府或將群起效尤
若干新興經濟體將密切關注俄羅斯的進一步測試。如果俄羅斯真的成功阻斷了域外網路,這些政府或將群起效尤。但俄羅斯當局對於此事件最大的誤解就是:俄國人民會乖乖接受一套即將與中國一樣受限制的網路。
2019/04/08 | 讀者投書
「俄羅斯與白俄羅斯聯盟」爭議的虛與實:弱能勝強?
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的政治手腕不無可觀之處,普亭要打響「俄白聯盟」如意算盤,可行性成疑。
2019/10/30 | TIME
川普最讓人害怕的不是謊言,而是對自己口中的「事實」堅信不移
用「寧可保持無知」來形容川普總統的世界觀可能還算有些客氣。考慮到他一天花多少時間在識讀媒體,並把內容轉發為自己的推特,他的好奇心與閱讀習慣儼然已成為國安問題。
北極海的神秘潛艦事故,可能是撼動普亭政權的危機?
實際上俄國是玩著沒有規則的遊戲。許多領導人認為俄國是麻煩製造者,而普亭卻將自身塑造成麻煩處理者的角色,若國家及世界缺少了他的存在,或許勢力將不再平衡。
2019/10/24 | Abby Huang
「土俄協議」簽訂後:川普樂見,敘利亞庫德族人感謝俄國的「拯救」
分析家認為,在美國突然宣布撤軍之後達成的這項協議,除了讓土耳其有權在土敘邊界建立一個軍事緩衝區,更鞏固了莫斯科在中東地區的新影響力。
習近平對民間企業整肅,猶如俄國石油公司「國進民退」的轉折
回顧俄羅斯的私有化及國進民退的轉折過程,我們可以對照習近平近年來在中國進行對民企領導人進行雷厲風行的整肅行動。
2019/05/21 | 羊正鈺
歐洲議會選前「震撼彈」:奧地利爆發「通俄門」讓極右派閣員倒台
普亭多年與歐洲極端政黨建立關係,義大利和法國的極右派領袖也採類似與俄友好的策略,再加上歐洲極右派政黨準備在本週歐洲議會選舉大展身手。
2019/06/21 | FORTUNE
VPN成為俄羅斯限制「網路自由」的最新鎖定目標
俄羅斯在打擊境外VPN伺服器的努力上,是否會比中國成功仍有待觀察。但從歷史來看,那些真心想要突破網路封鎖的人,最終都能找到方法。
2019/06/09 | 精選書摘
《暴政》:恐懼管理——國會縱火案是希特勒政府的關鍵時刻
對獨裁暴君而言,從德國國會縱火案學到的一課是,只要一場令人震驚的事件,就能帶來永遠的臣服。而縱火案給我們的教訓則是,絕對不能讓當下的恐懼與悲痛情緒摧毀我們的體制。
人民對政府大撒幣無感,普亭喊話「孩子越多、減稅越多」
2018年3月總統大選時,有75%的俄國國民認為國家在正確的政策方向運行,但一年後的2019年1月卻只剩下49%。這時俄羅斯人在乎的是,究竟國家能為他們做些什麼?俄羅斯人常私下抱怨政府說的多,做的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