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教中

以普通話教授中文科,簡稱「普教中」,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及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的推廣普通話政策,提倡以普通話取代廣東話作為中國語文科的主要教學語言(中文科的課堂以普通話為授課語言的比例逾50%),取代以廣東話為主的母語教學。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19/11/04 | 讀者投書

說普通話做文明人?推行普教中根本無需要

學校和政府希望學生能做到兩文三語,表面上學習普通話令香港學生具備多一種語言能力,但實際上有機會只是停留於低層次的口語翻譯,並未能夠擴闊學生的思維。

2019/03/05 | 林國賢(記者甲)

講廣東話要罰抄,然後呢?

消滅方言,以至於消滅文化,正是殖民政府其中一招「殺手鑭」,或許我們可以稍為借鏡一下台灣國民政府的台語政策,預測廣東話的處境。

2018/06/29 | 黎蝸藤

「講廣東話等於港獨」是違反歷史與現實的亂扣帽子

中國要在香港強推普通話,其根本出發點就是把說粵語與分離主義掛鉤,認為說粵語會導致港獨,這違反歷史與現實的常識。牽強地把使用粵語與「港獨」相連繫,只能說明政權從内心散發出來的不自信。

2018/05/04 | 書生百用

主張「粵語不是香港人的母語」背後的預設

這次爭論涉及的並非純粹描述性的語言學事實,而是有意識形態滲透在裡頭。

2018/05/03 | 林彥邦

無風確實起不了浪:北風猛烈 香港教育發生過甚麼一目了然

粵語是母語/方言的爭論,特首林鄭月娥形容是「無風起浪」,的確,這陣風可以由2012年的反國教運動說起。

2017/10/20 | 山地媽

就是因為怪獸才不選普教中

「由始至終沒有任何一份研究報告指普教中對以粵語為母語的兒童學習中文有利,它的禍害倒是紛紛被老師、家長和學生揭露出來了。」

2017/09/13 | Knock-off Journal

中文,即是什麼文?

對一個母語為廣東話的學童來說,粵教中學中國語文絕對高效而且之前一直行之有效。為何教育局偏要捨易取難?除了政治考慮,恕我想不出其他原因了。

2017/09/13 | Knock-off Journal

中文,即是什麼文?

對一個母語為廣東話的學童來說,粵教中學中國語文絕對高效而且之前一直行之有效。為何教育局偏要捨易取難?除了政治考慮,恕我想不出其他原因了。

2016/10/18 | 山地媽

給孩子「最好的」還是「夠好的」?

心理學家Barry Schwartz認為最快樂、最容易滿足的,是那些樂於接受「夠好就好」的satisficers。叫家長不要做「給孩子最好」的maximizer。

2016/10/18 | 山地媽

給孩子「最好的」還是「夠好的」?

心理學家Barry Schwartz認為最快樂、最容易滿足的,是那些樂於接受「夠好就好」的satisficers。叫家長不要做「給孩子最好」的maximizer。

2016/09/20 | 麥樂文

【文評三四五】當我們(不)說母語:從香港思考台灣的語言政治

香港有這一種奇怪而普遍的現象:人們承認自己中文不行是慣常的事,不但不以為恥,甚至以「不懂中文」作為英文水平良好的暗示,並以之為精英階層的象徵。

2016/09/20 | 麥樂文

【文評三四五】當我們(不)說母語:從香港思考台灣的語言政治

香港有這一種奇怪而普遍的現象:人們承認自己中文不行是慣常的事,不但不以為恥,甚至以「不懂中文」作為英文水平良好的暗示,並以之為精英階層的象徵。

2016/03/23 | 蕭雲

潮未遠去 風再起時 傘運後的新世代

看到他們,就像四年前在公民廣場的學民成員,音容宛宛如在目前。......學潮從未結束。遺範不遠,來者可追,一代有一代的啟蒙。

2016/02/23 | 山地媽

要藍轉黃很難,但別輕易放棄

雨傘運動時,有位朋友不支持這場抗爭,因為覺得示威者阻街會影響交通兼連累他人。當時我說,黃絲藍絲七彩絲,自己朋友自己勸。留得青山在,哪怕無柴燒,老朋友不要輕易絕交。泛泛之交unfriend也就算了,但識於微時的老朋友,與其反檯unfriend,不如念在多年友情,試試慢慢說服。

2016/02/19 | 林兆彬

失去少數否決權的災難

一旦民建聯周浩鼎在新東補選中勝出,建制派便會配合政府,立即修改議事規則,限制議員議事和監察政府的權力。他們修改議事規則的方向,筆者估計是限制議員的發言次數和時間、限制點算法定人數規定,限制議員提出修訂案的次數、制訂終止拉布機制、甚至懲罰被逐離埸的議員在短期内不可以再出席會議等等。

2016/02/19 | 林兆彬

失去少數否決權的災難

一旦民建聯周浩鼎在新東補選中勝出,建制派便會配合政府,立即修改議事規則,限制議員議事和監察政府的權力。他們修改議事規則的方向,筆者估計是限制議員的發言次數和時間、限制點算法定人數規定,限制議員提出修訂案的次數、制訂終止拉布機制、甚至懲罰被逐離埸的議員在短期内不可以再出席會議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