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5/14 | 精選書摘
《下一個物種》:大自然偏好生物多樣性,那麼將會出現新的人種嗎?
物種形成,也就是所謂的種化(speciation),除了主要的異域種化(allopatric speciation)和同域種化(sympatric speciation)之外,還有邊域種化(peripatric speciation)及鄰域種化(parapatric speciation)兩種變化形式。
2019/05/13 | 精選書摘
《下一個物種》:大自然偏好生物多樣性,那麼,新的人種即將出現了嗎?
物種形成,也就是所謂的種化(speciation),除了主要的異域種化(allopatric speciation)和同域種化(sympatric speciation)之外,還有邊域種化(peripatric speciation)及鄰域種化(parapatric speciation)兩種變化形式。
2018/09/13 | 精選書摘
人類與昆蟲佔領地球的路徑
在穿越演化這個巨大迷宮的旅途中,智人是如何得到現在這樣獨特的地位?答案就在於人類的命運已經由遠祖的兩個生物特性所決定了,這兩個特性就是體型大與活動能力有限。
2018/09/12 | 精選書摘
《群的征服》:人類佔領地球的兩條路徑
在穿越演化這個巨大迷宮的旅途中,智人是如何得到現在這樣獨特的地位?答案就在於人類的命運已經由遠祖的兩個生物特性所決定了,這兩個特性就是體型大與活動能力有限。
2018/09/12 | 精選書摘
《群的征服》:即使喬姆斯基解開了密碼,人類語言之謎依然存在
現在有幾條或許能夠深入語言之謎的新路徑,讓語言學的研究不再是沉思於枯燥的圖表,而能夠朝著生物學的方向前進。
2018/08/05 | 周雪君
哈拉瑞《今日簡史》:「超人」一族將顛覆世界,人類正錯過規管AI的時機
哈拉瑞即將推出新書《今日簡史》,在接受泰晤士報訪問時談到人類在真工的大問題面前,總是失焦。他認為,國族問題、英國脫歐、貿易糾紛,全部都是令人轉移視線,並非至為關鍵的問題。
2018/05/24 | 精選書摘
露西作為化石,代表演化的暫停時刻
對化石來說,名字是一切:包括脈絡、陰謀、歷史、文化符號、科學。露西及其名字的故事在文化上層層相疊,透過各個脈絡被命名、更名、形塑、再形塑。
2018/05/24 | 精選書摘
如果滅絕的是智人,而非尼安德塔人
從意大利、直布羅陀、葡萄牙和西班牙的研究顯示,尼安德塔人是複雜的人類,具有複雜的行為能力,實際上,他們足以做出通常被認為是智人專有的行為。
2018/05/23 | 精選書摘
《七副骸骨》:露西做為一個化石,是演化史上的暫停時刻
對化石來說,名字是一切:包括脈絡、陰謀、歷史、文化符號、科學。露西及其名字的故事在文化上層層相疊,透過各個脈絡被命名、更名、形塑、再形塑。
2018/05/23 | 精選書摘
《七副骸骨》:如果滅絕的是人類,而非尼安德塔人
從義大利、直布羅陀、葡萄牙和西班牙的研究顯示,尼安德塔人是複雜的人類,具有複雜的行為能力,實際上,他們足以做出通常被認為是智人專有的行為。
2018/04/03 | 精選書摘
尼安德塔人曾經是個令西方人難以啟齒的親戚?
歐洲人普遍認為那些未開化的土著十分野蠻,所以自己有責任將這些地區納入殖民,將歐洲的文明與宗教傳給他們,提供他們向上發展的機會。而尼安德塔人用原始的工具捕捉動物、像動物一般咆哮、居住在幽暗的洞穴之中,因此他們在歐洲人的心目中與其說是人類,倒不如說他們更像兇猛的野獸。
擁有主宰世界兩項關鍵的「地表最強入侵種」──智人
地球上曾住著許多不同的人屬物種,但唯有我們智人能廣佈全球。以往認為複雜的大腦、精細的生活工具是大功臣,但新假說以宏觀的角度剖析,「夥伴」和「武器」才是關鍵。
擁有主宰世界兩項關鍵的「地表最強入侵種」──智人
地球上曾住著許多不同的人屬物種,但唯有我們智人能廣佈全球。以往認為複雜的大腦、精細的生活工具是大功臣,但新假說以宏觀的角度剖析,「夥伴」和「武器」才是關鍵。
2017/07/10 | 精選書摘
從138億年前宇宙大爆炸開始,講一個符合現代科學的創世故事(下)​​​​​​
隨著人類的出現,我們進入了人類歷史時期。正如我們即將看到的,人類的出現標誌著生物複雜性邁上了一個更高的臺階,這也是為何人類歷史和其他物種的歷史截然不同的原因。
2017/07/09 | 精選書摘
從138億年前宇宙大爆炸開始,講一個符合現代科學的創世故事(下)​​​​​​
隨著人類的出現,我們進入了人類歷史時期。正如我們即將看到的,人類的出現標誌著生物複雜性邁上了一個更高的臺階,這也是為何人類歷史和其他物種的歷史截然不同的原因。
2017/05/09 | 周雪君
《未來簡史》作者:別擔心人工智能搶去工作,虛擬世界將為我們提供「人生意義」
《人類大歷史》和《未來簡史》作者指出,所謂生命的意義從來都是人類創造出來的一個虛構故事,所以根本不用擔心後工作時代的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