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4 | 言士
判斷是非對錯之前,不妨先盡量放下情緒
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文宣擔當了道德思考的角色,在道德情緒過後進行思考,然後透過文字、藝術創作、連儂牆等將訊息傳出去。當訊息走到大眾,討論可以讓道德思考不會淪為只服務情緒的工具,連登在討論上就擔當了重要角色。
2019/10/07 | 蕭家怡
就算做不了文宣,我們也不能拖後腿
就算我們製作不了文宣,去令更多人明白「還擊」和「裝修」的用意,也不要因為一時之氣而令人對這兩件事有錯誤的觀感。
2019/10/03 | 區家麟
防暴警察自以為是正義之師,但其存在本身就惹人反感
撇除所有濫捕、濫打、亂開槍、情緒失控等「專業」行為,防暴警察應該要知道,他們本身能惹來反感憤怒,尤其在本來安靜的屋苑社區,或在本來平靜的地鐵大堂中。
《返校》呈現的是「紅色的恐怖」,但白色恐怖最恐怖的,卻是「白色」
從某個角度來看,雖然返校的劇情很衝擊、對黨國控制的比喻的手法很直白,但其實還美化了白色恐怖,也美化了當時的國民黨,因為當時國民黨的形象不是動不動就喊打的胖虎,而是黑化的王聰明,玩弄的是人性,是恐懼,從心理面讓你自己說服自己誠心折服。
2019/09/25 | 區家麟
從白色恐怖到血色恐怖
所謂一國兩制,發展到今天,展示了文明與野蠻的斷層、自由與專制之鴻溝。香港來到今天,不是勇武派的選擇、不是和理非的選擇,我們都沒有權力去選擇,這是林鄭月娥與其幕後黑手的選擇。
2019/09/24 | 德尼思化
由曱甴到Yellow Object:誰在養大「獅鳥」這頭巨獸?
然而當警方「非人化」、執法不公和攻擊市民的暴行漸多,成為常態,最終就像養成「港獨」、「本土思維」一樣,獅鳥這頭巨獸,也必吞噬對方。
2019/09/23 | 讀者投書
「不割席」是基於有共同想守護的事情,不是無底線默許暴力
當初出現「不割席」,我自覺是因為14年以來,大家有無盡的絕望感,伴隨住許多的不信任。這對於人類作為群體動物而言,完全是違反自然,也極其痛苦。在撕裂中,我們都渴望尋回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不割席」並非鐵板一樣的律令,而是基於我們都有共同的目標,共同想要守護的事情,是從心而發的祈許。但真正要如何體現?過程中,很多人都在思考、修正。
2019/09/20 | 譚蕙芸
9月15日,「個心唔舒服」的和理非中年和「開咗學都照出」的年輕人
相比8月,示威者人數未有增多,但攻擊和節奏都更明快,似乎大家都沒有時間去浪費。客觀上示威者的暴力升級了,但為和理非的遊行人士依然不割席,原因在於對示威者及警方武力的不同看法。
2019/09/16 | 精選轉載
反修例示威民調:民意沒有逆轉
政府的算盤本來是再拖下去市民會對暴力升級感到煩厭,便可迎來民意逆轉。
為何只譴責一方的暴力行為?主要原因有三個
那些不停說要譴責暴力行為的人士,你們有甚麼理據去不同時譴責警暴?你們有甚麼論點去說服黑幫無差別打人是不用追查的?誰打人都錯。可是,擁有絕對身體上優勢的那一方行使暴力,就更需要有機制去制衡。
2019/09/04 | Kayue
示威者沒有喬裝市民,但香港警察在「喬裝」警察
8月31日晚,警察闖進太子港鐵站及車廂內用警棍打乘客,事後警方回應指有示威者喬裝市民,更否認有打人。這種「喬裝論」否定示威者是市民,令前線警員放心使用暴力,非常危險。
家庭治療師:為了粒糖,輸了這個家?
在面子、權威、控制權爭奪戰中,「不可以縱容對方的行為」成為了雙方一個重要的心魔,生怕一旦暫停下來,被對方認為自己投降認輸,容讓對方得寸進尺。
2019/08/30 | Lo's Psychology
亂世之下必用重典?——談威嚇理論
「威嚇理論」透過預先宣告嚴峻的刑罰,從而威嚇公民,使其不敢做出越矩或犯罪行為。若有人已經犯下行為,則透過嚴懲來「殺雞儆猴」,以達到威嚇他人的作用。
2019/08/30 | 精選轉載
民意逆轉?齊來看看各項民調數字⋯⋯
近兩個月有不少重要的民調數字,探討市民對警民衝突的責任、雙方有否使用過份武力、堅持「和理非」原則等問題的意見,讓運動中人理解為何運動能維持至今和應該如何走下去,有很重要的啟示。
2019/08/29 | Kayue
林鄭月娥政府與警察引發的三重暴力
特首林鄭月娥至今堅拒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聲稱支持警隊執法、反對暴力,然而警察兩個多月來的暴力及不作為,已經不斷引發更多暴力事件。
如何回應反對示威者的7項常見質疑
坊間有很多批評示威者的聲音,例如認為抗爭是以民主為名的獨裁、批評示威者暴力、質疑為何示威者有事時要找警察等,以下是一些回應。
2019/08/19 | 湯米
【插畫】看到反抗者被懲罰,才能安慰被拴住的自己
看見反抗失敗的貓咪,狗狗們滿心喜悅,因為他們終於證明自己一輩子順從主人的行為,是明智的。
衝突現場「直播」越來越多,但真能幫助我們釐清真相嗎?
直播好像很貼近真實,但身歷其境之餘又有多少思考空間?是否真能透過鏡頭對現場深入了解?因為,至少鏡頭以外的看不到,更不用說對事件脈絡增加認識,直播最大的功能,反而是見證和監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