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02/11 | 精選書摘
《民主會怎麼結束》:民主能夠撐住的理由,是因為還保留著否定的能力
民主仍然擅長於把最壞的情況往後拖。不斷在路上踢罐子是民主最拿手的。這也是為什麼它的路也許會被證明比我們以為的長。
2019/01/25 | 新公民議會
當「私刑正義」成為日常,人們還記得「轉型正義」的目的嗎?
蔣介石在台灣島過去的屠殺被視為「前人種樹」,而被殖民的現在被視為「後人乘涼」,就是轉型正義實踐未果的最佳寫照,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轉型正義」的原因,如果你不信任司法體制,你更該支持「轉型正義」。
鄭麗君遇襲不是偶然,是島內第五縱隊長時間的仇恨動員
鄭麗君遇襲事件,不是偶然。我的意思並不是說,這個巴掌是精心策劃的事件,然而攻擊者鄭惠中很快被起底,是統促黨關係者。這背後是有大規模、複數組織長時間進行仇恨動員,不斷累積醞釀而成的暴力事件。
2019/01/16 | 林艾德
私刑者的性質更像是兇手,不要再拿蝙蝠俠當藉口
家暴事件裡,真正的英雄是勇於揭發、對抗家暴的親人,是持續追蹤、關心的社工,是做出正確判決的法官,是在必要時刻出現保護受害者的執法人員,還有那些未來可能感化家暴者的矯正系統工作者。
2018/12/31 | 李秉芳
中國2019年新規定:公安執法「免負法律責任」
政法大學的國際法碩士賴建平批評,中共警察執法本身就不存在權威性,因為中國不是法治社會,警察只是中共迫害人民的工具。
2018/12/29 | 精選書摘
《漢娜・鄂蘭》:當代共和主義的旗手,20世紀最具原創性的思想家
我們不難看出鄂蘭對權力的解釋與其「政治」觀、「行動」觀、「自由」觀是一致的,真正的政治是罕見稀少的,公共領域只出現於平等公民相互聚集之時,而自由又是一種具體的實踐行為。所有這些觀念都把我們導向其權力概念,也就是權力是平等公民們的行動展現。
2018/12/02 | 李修慧
燒汽車、砸店家、丟煙霧彈,法國第3波「黃背心」抗議上百人受傷
對於暴力事件可能模糊焦點,和平抗議者認為:「透過暴力表達出來的憤怒,也是一種社會暴力造成的後果,有些人感覺自己受到羞辱、日子過得入不敷出、耶誕節沒錢送禮物給孩子們,這些也是暴力。」
2018/11/10 | 傅紀鋼
派遣工攻擊賴香伶事件:真正的暴力,是逼人走上絕路的體制
在中油前工讀生李明彥攻擊北市勞動局長的事件後,網友在相關新聞和臉書下的回應,大多都在譴責暴力,卻幾乎沒有人實際去討論派遣問題。但真正的暴力,就是逼死人、逼人走上絕路的體制──像是李明彥長期抗議的「假承攬真雇用」問題。
2018/11/06 | TIME
回顧1919年美國炸彈郵包攻擊,這可能是「點名」陰謀政客的方式
1919年的炸彈事件後,聯邦調查員試圖找出全美所有無政府主義者的所在地,並揭露他們的位置。在那個時期,被視為危險份子的嫌疑人會遭致殘酷而無情的對待,許多人遭到逮捕,而激進份子受到驅逐。
2018/10/27 | 精選書摘
《以動物為鏡》:那些迪士尼動畫和米老鼠(沒有)告訴我們的事
如何評價迪士尼動畫這個「動物王國」對真實動物的影響?有學者認為迪士尼影片能夠喚醒成人逐漸失去的、那種與萬物共感的能力。也有人指出,迪士尼動畫因為把動物刻畫得太討喜可愛,造成相關寵物市場興起,並衍生其他的問題。
2018/10/15 | 精選書摘
暴力的日常性:甘耀明小說鄉土敘事中的人與動物關係
本篇希望從過往較少被提出的人與動物關係切入,思考甘耀明小說中動物元素的使用除了製造某種魔幻效果之外,是否仍折射出台灣民間思維中的動物觀?又是否在小說的創造中,展現其他的可能性?
2018/10/10 | fanny
從《惡魔島》回望:好多好多的冤獄,一次又一次的脫逃
監獄電影歷久不衰,由查理漢納與雷米馬利克主演的《惡魔島》,改編自1969年法國囚犯亨利查理葉的自傳,是1973年史提夫麥坤與達斯汀霍夫曼主演、被讚譽為「影史上最偉大的逃獄電影」翻拍版。
不論家裡或學校,「暴力」都是馬達加斯加的教育方式
除了身體上的暴力之外,還存在有各種不同的暴力形式,這些都會阻礙兒童(在身心上)的發展。
2018/07/30 | 人權觀察
喀麥隆內戰雙方的暴行:只找到母親的頭顱和內臟,剩下的都被燒光了
喀麥隆政府軍和分離主義武裝團體雙方均在該國西部省分對平民施暴,自2017年12月迄今已導致逾18萬人流離失所。
2018/06/30 | 精選書摘
科倫拜兇手母親的自白:他是邪惡的嗎?我花了很多時間思索這個問題
發生如科倫拜高中、維吉尼亞理工大學、桑迪胡克小學等慘案時,大家總會先問:「為什麼?」或許我們都問錯了。一路走來,我逐漸相信我們應該問:「怎麼會這樣?」
2018/06/20 | 破土 New Bloom
華山草原分屍案後,藝術人士成為台灣沙文性暴力的代罪羔羊
媒體和公眾不但不檢討台灣社會中男性對女性的暴力,反而以草原自治區的群眾為目標。而且考慮到台灣社會道德的保守風氣,那些外表不同或行為不同的人,通常會被視為反社會人士,就像藝術家或那些選擇另類生活的年輕人一樣。
2018/06/03 | 法操FOLLAW
一定要被打到鼻青臉腫,才能聲請家暴令嗎?
家暴令依法分成三種,而依《家庭暴力防治法》明確規定,不只有婚姻關係或親屬關係,如果有同居關係或曾有同居關係、有家屬關係或曾有家屬關係者,也都可以聲請保護令!重要的是,不是等到被打到鼻青臉腫、驗得出傷才能聲請!
馬來西亞未曾被記錄的新語言Jedek,反映了男女平等、沒有暴力的文化
瑞典隆德大學的研究團隊,於馬來西亞東北部發現一個未曾被記錄的新語言Jedek。原本他們是在調查另一個已為學界所知的語言,但調查中發現有些人所使用的語言不同,深入調查後意外發現了Jedek語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