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20/07/04 | 國際大風吹
【國際大風吹】從拳腳相向到玩弄規則:各國國會如何攻防?
國民黨佔領立院事件,讓人不禁好奇,世界各國的國會議員,都用了什麼樣的非常手段杯葛議案,或達成其他政治目的呢?
2020/06/20 | 林兆彬
《孤城淚》:當武力抗爭變得別無他選
比起警暴問題,《孤城淚》更想探討的是法國貧民區的貧窮、種族、階級等問題。
2020/06/17 | 精選書摘
《烏合之眾》:群體情感的暴力性,因「無須承擔責任」而變得誇大
不幸的是,群體所誇大的往往是一些不好的情感。那些是原始人所遺留下的本能,在孤立、有責任心的個體身上會因為害怕受到懲罰而有所顧忌。這就可以解釋,為什麼群體很容易做出最可怕的事情。
2020/06/05 | 張瀞仁 Jill
發生「佛洛伊德之死」的明尼蘇達州,其實是一個很「白」又熱愛捐獻的地方
明尼蘇達沒有滿坑滿谷金融家或科技新貴、很少名車華服的農業州,但也是全美國最願意捐獻的州。我無意探討種族、人權,我想分享的是我在明尼亞波利斯生活、工作的親身經驗,和那裏的非營利組織。
「我目睹我爸爸是怎麼被射殺的」人權觀察:菲律賓掃毒戰使兒童深陷創傷與貧窮
掃毒戰的陰影下,孩子承受著心理壓力,貧窮和創傷使得他們不再上學或開始工作。有些小孩也因為失去家庭成員在校面臨霸凌、汙名或被退學,有些孩子則被迫在離家在街頭生存。
只看到「靠北蘇睏」的性汙名,卻忽略了女人的性屈從,是相當可惜的事情
我同意李修慧「肯定性工作的美學勞動及情緒勞動」與「尊重性工作者」的主張,但更根本的問題是,我們也應該終結千百年來,所有女人的性屈從地位問題,讓「性」不再是男人用來宰制女人的手段。
2020/04/23 | 精選轉載
避風港成親情煉獄:「新冠壓力症候群」正在隔離全世界的心
這些在COVID-19疫情的「壓力鍋」炸出來的一切,我們專家學者現在叫「新冠壓力症候群」(COVID Stress Syndrome)。
2020/04/08 | Abby Huang
當封鎖和隔離變得「正常」,武漢肺炎給家暴者的一場「完美風暴」
武漢肺炎肆虐期間,世界各地家庭暴力的案件頻傳,從中國、日本到歐美都出現嚴重的家暴案件。而台灣雖然還不嚴重,但已出現可預見的部分跡象。
2020/03/31 | 精選書摘
《我們都是惡人》:若目標是打造群體向心力,就必須揚棄民主的原則
長期以來,無論是在人類社會或狒狒群中,若主要目標是打造群體向心力,就必須揚棄民主的原則。就連民主國家也支持軍隊的存在,而軍隊組織的基礎便是嚴謹的階級與絕對的服從。
2020/03/30 | 傅紀鋼
《從前,有個好萊塢》:一封感嘆的情書,卻少了更多可以解構好萊塢神話的批判性
羅曼斯基與莎朗蒂的金童玉女的結合,可能是昆丁塔倫提諾夢寐以求的一種生活樣貌。但他沒得到過。昆汀彷彿是透過失意演員跟沒名特技演員的平淡,試圖去凸顯現實的荒謬。
2020/03/28 | 蕭雲
陳祖為教授︰相信多元價值同溫和主張,但俾人踩到上心口都要自衛
陳祖為教授認為應該以溝通同游說為起點,但「中央嘅路線愈嚟愈強硬,我哋根本冇餘地用溝通去爭取」,又指自己看似變得「激進」,「其實係因為而家嘅政治形勢愈嚟愈君臨天下」。
2020/03/28 | Lo
【圖輯】毒梟之國:墨西哥政府有多令人失望,才會讓父母教孩子舉槍護家園
1月時,墨西哥格雷羅州的村民,向學齡兒童提供武器訓練的課程,舉國震驚,並成為世界關注的頭條新聞。當地媒體揭露年僅6歲兒童的持槍照片,並炫耀著自己有武器。
2020/03/26 | 法夢
說話者沒有煽動暴力的意圖,法律上不可能被定「煽動罪」
無論是根據「法例解讀必須與時並進」的原則而將「引起 … 憎恨或藐視」一詞解釋為必須包括煽動暴力,還是直接將《刑事罪行條例》第9條視為違反《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而予以修正,殖民時期嚴酷的法律規定已不可能再在香港適用。
2020/01/08 | 灰記客
濫權施暴卻要蒙面,充分顯示香港警察的虛怯
面對紀律蕩然的警察,市民當然害怕,但社會更瀰漫仇視、瞧不起警察的氛圍,這種與警察決裂的心態,也是「和勇不分」能走到現在的重要原因。
2019/12/23 | 法夢
解散警隊,刻不容緩:「曱甴論」作為尤其邪惡的紀律罪行
使用仇恨語言的警察,法律上必須被解僱或至少停職,無論如何不得再執行警務。但當整隊警隊都是所謂害群之馬時,公眾信心的全面崩潰已無法挽救,除了立即解散重組,恐怕別無他途。
如果身邊人患上創傷後遺症,該怎麼辦?
創傷後遺症是一種心理健康問題,通常因為體驗或見證了災難性的事件所觸發,症狀包括不時回想起那件事,發噩夢,出現嚴重焦慮的感覺,並對某些與事件相關的人和事物有強烈不安的感覺。
2019/12/02 | 讀者投書
政府失能下的香港(三):催淚之城下的黃花——勇武示威者為何持續激進化?輿論又是何方走向?
明明警察也有因示威者暴力而受傷,為什麼輿論皆清一色撻伐警暴?示威者暴力是否有同等被檢視?誰來為被攻擊的親中派或是支持港警的民眾伸張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