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8/10/31 | 傅紀鋼
奧利佛史東《野蠻告白》:細膩的暴力美學,一反好萊塢式正義觀
一般美國電影不管藝術片或商業片,壞人最後遭受報應或正義獲得伸張,可以說是不變的價值。即使最後好人下場很慘,正確的價值也必然要伸張。但《野蠻告白》卻反其道而行,奧利佛・史東更透過本片傳達他個人對毒品的政治立場。
2015/11/15 | U-ACG
為什麼史匹柏會說:若電影人想要改變電影,就要去玩電玩?
電影與電玩兩者看似南轅北轍的概念,但史蒂芬史匹柏追求臨場感的創作企圖,正好契合電玩所呈現的視覺型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