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6/08/13 | TJ
如果一個國家只講「相忍為國」,那就別問我「能為國家做什麼」
拿掉族群國共等等的情感因素後,政府提供給我們哪些東西,讓我們願意捍衛我們的國家?如果我們留在這裡的原因就只因為出生在這裡,當不了曹興誠、吳珈慶或是謝淑薇讓人捧著錢來轉籍,這樣子的「愛國情操」是很可悲的。
2014/10/17 | 法治時報
解嚴後全國最惡劣的官員──檢座
戒嚴時期與警察「聯手」擔任國家統治工具的重要打手─檢察官,卻完全沒有因為解嚴而卸下「戒嚴」的獨裁心態,反而披上「司法獨立」的假面具,扮演著更為可怕的「司法幽靈」,繼續無惡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