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認
  • .
2019/10/10 | 精選書摘
《紅樓心機》:「鳳辣子」王熙鳳,何以能呼風喚雨,喊水會結凍呢?
王熙鳳的厲害,在於她「夠勢利眼」,在勢利眼裡,她懂得判斷誰需要爭取,誰需要拉攏,並據此建立人際關係的聯盟。但,整體的盤算,仍在「一切以討賈母歡心」為核心前提。
2018/01/30 | 精選書摘
《三生三世紅樓夢》:賈元春點戲,預示賈府結局
我們具體地看一看賈元春點戲,如何跟賈府命運發生關聯,如何跟《紅樓夢》主要人物的命運發生關聯。
2018/01/30 | 精選書摘
《三生三世紅樓夢》:攻心計的豪門小姐薛寶釵
從寶釵撲蝶的例子可以看出,當「熱毒」發作,薛寶釵需要損人利己時,她做得多麼到位,多麼可怕,多麼老辣。
賈珍與薛蟠,兩個你可能沒認真思考過的《紅樓夢》人物,帶出人性複雜的另一面
不管是賈珍對秦可卿的「盡我所有」、薛蟠奮力作出女兒悲愁喜樂這四句詩,或是賈寶玉曾對林黛玉說過「我睡裡夢裡也忘不了妳」,在楊佳嫻看來,其實都是一種「癡」或「病」,在人世間不同程度的真情表現。
2017/11/05 | 精選書摘
《紅樓一夢》:晴雯之死,悲愴之外——寶玉愛晴雯嗎?
試看當寶玉心知晴雯即將死去,臨終一別時,其實只有悲痛而沒有恐懼,微妙地證明了他對晴雯並非真正的、失去不起的愛。
2017/11/05 | 精選書摘
《紅樓一夢》:迷宮與鏡子——賈寶玉的啟蒙與悟道
可以說,怡紅院中的這面大鏡終將於寶玉沉溺迷陷的極致後,如同風月寶鑑以「白骨觀」點化賈瑞的方式一般(第十二回),也促使寶玉超離「以假為真」的偏執耽迷,創造破迷解悟的契機,並完成超脫的智慧。
2017/11/04 | 精選書摘
《紅樓一夢》:晴雯之死,悲愴之外——寶玉愛晴雯嗎?
試看當寶玉心知晴雯即將死去,臨終一別時,其實只有悲痛而沒有恐懼,微妙地證明了他對晴雯並非真正的、失去不起的愛。
2017/11/04 | 精選書摘
《紅樓一夢》:迷宮與鏡子——賈寶玉的啟蒙與悟道
可以說,怡紅院中的這面大鏡終將於寶玉沉溺迷陷的極致後,如同風月寶鑑以「白骨觀」點化賈瑞的方式一般(第十二回),也促使寶玉超離「以假為真」的偏執耽迷,創造破迷解悟的契機,並完成超脫的智慧。
2017/08/30 | 精選書摘
一闋女性集體悲劇交響曲:《紅樓夢》人花互喻與象徵寓意
曹雪芹以兩種方式傳神寫照,加強各個人物的特點,促進了畫龍點睛的效果:其一是以具體的代表花給予美感造型與生命形象,甚至將人物的人生遭遇具象化,達到人、花合一的境界。其二則是以抽象的概念給予指引,透過一字定評傳示人物的心靈特質與精神核心,具有蓋棺論定的意味。
2017/08/29 | 精選書摘
一闋女性集體悲劇交響曲:《紅樓夢》中的人/花互喻與象徵寓意
曹雪芹以兩種方式傳神寫照,加強各個人物的特點,促進了畫龍點睛的效果:其一是以具體的代表花給予美感造型與生命形象,甚至將人物的人生遭遇具象化,達到人、花合一的境界。其二則是以抽象的概念給予指引,透過一字定評傳示人物的心靈特質與精神核心,具有蓋棺論定的意味。
2017/08/29 | 精選書摘
賈府丫鬟「比人家的小姐還強」,除優異稟賦還有賴於大觀園環境包容
從前文對十位金釵的具體分析,清楚地指向一個事實:自幼生長的家庭、主要的生活環境,是影響人物性格的更關鍵因素。特別的是,這些人物都是林黛玉的重像,而她們共同的特徵是:美麗絕倫、才華出眾、備受愛寵、口齒伶俐、個性鮮明、家世單薄的特徵。
2017/08/12 | 精選書摘
寫給所有人的45堂紅樓夢:曹雪芹寫史湘雲是第一等出神入化的超妙文字
史湘雲是在哪一回書中,又是怎麼樣出場的,你的讀後印象中可還清楚否?如果印象清楚,那真是了不起的細心而聰慧之人。如果並不清楚,倒也不必自恨心粗思鈍,因為在湘雲的身上,雪芹之筆法確與他寫釵黛等人完全不同,難怪看官一時弄它不清。
2017/08/12 | 精選書摘
寫給所有人的45堂紅樓夢:封建正統人士特別憎恨曹雪芹/賈寶玉
曹雪芹沿用傳統、正統標準價值觀念下的字眼,來暗寓一層他獨自創造的新涵義。他所用的那些詞語,是很「難聽」的貶辭,然而說的卻正是那時人們評價寶玉那個「叛逆者」的語意。封建正統人士正是因此而特別憎恨他。因為他處在特殊環境條件之下,為傳其真,卻只好要用「假語」。
2017/08/07 | 精選書摘
父之名背後的淫穢與至情:《紅樓夢》透露了曹雪芹的悼明之情與反滿之志?
學者廖咸浩將紅樓夢中「心學」與「理學」的對抗現象,還原為遺民情懷與清代籠絡政策的抗衡,展開關於本書題旨的鉤沉。這個重詮的過程主要以後設小說、國族寓言及精神分析理論貫穿。
2017/08/07 | 精選書摘
大觀園興衰反映了南明的命運,鄭氏統治下的台灣則暗藏曹雪芹的遺民情懷
諸多蛛絲馬跡顯示,《紅樓夢》不但對「情」有特殊的執著,還有一個與情交織糾結、但並不為論者所注意的政治面向──南方;所謂情其實幾乎可以理解為「南方之情」。南方的極限是什麼地方?「真」的極致在哪裡?本書指出是台灣。而我們必須回到大觀園來說明這個論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