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嬌妻

《月薪嬌妻》(日語: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匈牙利語:Szégyen a futás, de hasznos)為海野綱彌創作的日本漫畫作品。 --來自 維基百科


  • 確認
  • .

2021/05/20 | 殷琦

結衣結婚了,新郎不是你——就讓他倆治癒彼此吧

星野源可謂屬於「僥倖生存勝利組」;這樣的人,私心相信他大概會非常珍惜他身邊的一切,包括他的太太星野結衣。

2021/05/20 | 芬多經

「國民老婆」結婚了!除了新垣結衣,日本娛樂圈還有哪些讓粉絲心碎的佳偶?

真正的粉絲應該要支持偶像的選擇,祝福偶像的婚姻才對。既然已經沒有機會跟偶像結婚了,那就一起盤點那些讓粉絲既心碎又衷心祝福的日本娛樂圈佳偶吧!

2017/11/05 | 林兆彬

《乒乓少女大逆襲》商業計算準確的勵志片

《乒乓少女大逆襲》的電影感不強,比較像一齣電視特備劇或連續劇的濃縮版。不過,對新垣結衣的粉絲和日劇迷來說,應該也很喜歡。

2017/10/10 | 眼底城事

從日劇窺探日本都市社區營造

日本擅長以電視連續劇反應社會現實。前陣子紅極一時的日劇「月薪嬌妻」,以詼諧浪漫手法,討論了日本這個亞洲高度現代化的經濟強國,自從1990年代泡沫經濟之後失落的20年,浮現的諸多社會結構問題。另一部日劇「無聲的貧困」,與「月薪嬌妻」的難以承受之輕相比,則直指了底層社會現象的沈重。

2017/10/10 | 眼底城事

從日劇窺探日本都市社區營造的脈絡

日本擅長以電視連續劇反應社會現實。前陣子紅極一時的日劇「月薪嬌妻」,以詼諧浪漫手法,討論了日本這個亞洲高度現代化的經濟強國,自從1990年代泡沫經濟之後失落的20年,浮現的諸多社會結構問題。另一部日劇「無聲的貧困」,與「月薪嬌妻」的難以承受之輕相比,則直指了底層社會現象的沈重。

2017/05/18 | 非常木蘭

簽訂婚姻契約當個「月薪嬌妻」,就能拒絕愛情的剝削嗎?

其實,婚姻契約只是形式,重點在於透過契約檢視雙方對婚姻的觀點與期待,這有助於建立健康的平等關係,讓兩人間不是愛情榨取,也不是透過家族或社會傳統的力量,勒索另一半無條件地當婚姻志工。

2017/04/16 | 非常木蘭

簽訂婚姻契約當個「月薪嬌妻」,就能拒絕愛情的剝削嗎?

其實,婚姻契約只是形式,重點在於透過契約檢視雙方對婚姻的觀點與期待,這有助於建立健康的平等關係,讓兩人間不是愛情榨取,也不是透過家族或社會傳統的力量,勒索另一半無條件地當婚姻志工。

2017/04/08 | 林兆彬

《四重奏》比《月薪嬌妻》好看幾倍

不論是劇本還是對白,《四重奏》都是今季最出色的。劇集成功引起了不少觀眾的共鳴,特別是30至40歲的觀眾群,看得十分心酸甚至淚水直下。

2017/04/07 | 林兆彬

《四重奏》比《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好看幾倍

不論是劇本還是對白,《四重奏》都是今季最出色的。劇集成功引起了不少觀眾的共鳴,特別是30至40歲的觀眾群,看得十分心酸甚至淚水直下。

2017/03/01 | 讀者投書

「母豬」與「魯男」:全球化下的性別箭靶

表面是性別和族群問題,但其實也關乎階級。貧富差距若能縮小、家內的壓力降低,再配合性別文化的努力,那麼「以族群和性別歧視來解決階級問題」的邪惡誘惑將被削弱。

2017/02/07 | 好青年荼毒室(哲學部)

除了新垣結衣,《逃恥》還有甚麼好看?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觸及了許多社會議題︰日本職場女性的難處、主婦社經地位與勞動貢獻不成正比、單身女性的負面標籤、同性戀、剝削勞力等等。

2017/02/06 | Kayue

一天上班7小時就會耗損精神健康,工時裡暗藏的性別不平等

一項研究發現,如果社會普遍工時過長,不但會影響勞工健康及權益,更可能會維持兩性不平等的現況。

2017/01/19 | 讀者投書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厭世地擁抱生命中的缺憾

這部劇能這麼紅的原因,除了可愛的新垣結衣和呆萌的星野源外,它輕輕地觸及每個人心中內心深處那個最不想面對的自己,那自我厭惡的詛咒,卻又溫柔地擁抱我們的缺憾。

2017/01/18 | 讀者投書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月薪嬌妻):厭世地擁抱生命中的缺憾

這部劇能這麼紅的原因,除了可愛的新垣結衣和呆萌的星野源外,它輕輕地觸及每個人心中內心深處那個最不想面對的自己,那自我厭惡的詛咒,卻又溫柔地擁抱我們的缺憾。

2017/01/03 | 長腿地瓜

【插畫】當男女互換標籤,你覺得奇怪嗎?

也許很多時候,我們總是不知不覺的,默默地被社會貼上了各種「定義」,甚至認為違背這些強加的「定義」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進而從被貼標籤者成為貼別人標籤的人,一直無限的循環下去。

2017/01/03 | 長腿地瓜

【插畫】當男女互換標籤,你覺得奇怪嗎?

也許很多時候,我們總是不知不覺的,默默地被社會貼上了各種「定義」,甚至認為違背這些強加的「定義」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進而從被貼標籤者成為貼別人標籤的人,一直無限的循環下去。